侯佩瑜

孝顺女为带老父看庆典<br />360字孝心文喜获国庆门票

七旬父亲从未出席过国庆庆典,母亲刚在三个月前过世,孝顺女工程师写了一封360字的信给本报,道出希望与父亲观看庆典的理由,获得国庆庆典门票,喜出望外。

配合今年的国庆庆典,本报举办了有奖问答游戏,让读者通过短文的方式写出他们对今年国庆的感想。

本报过后选出5份最佳作品,送给其作者各五对国庆庆典门票,当中包括一篇约360字的短文。

孝顺的女儿阮水细(48岁,工程师)使用简单的稿纸和文字,道出父亲的贡献,却让人感动。

她受访时告诉记者,79岁父亲阮海忠忙碌一生,把六名子女养育成人,自己在两年前患上心脏病。

她说:“母亲今年5月31日刚因癌症过世,父亲又从来没有到现场观看庆典,我们不想要他想太多,希望能带他去感染国庆气氛。”

她表示,之前担心自己的参赛作品没被《晚报》选中,她四处向亲友索票,从朋友手中拿到一对国庆预演门票。

“上周我的丈夫带他去看了表演,所以拿了了国庆庆典门票后,我们把票‘还’给了朋友。”

昨天的国庆庆典10年后重回“加冷人浪”发源地——国家体育场,5万5000多名观众在落日余晖中重现经典的加冷人浪。

每年的国庆庆典也少不了全民齐唱国歌的环节。今年,国家体育场内的观众虽不能抬头目睹巨型国旗飞越空中的情景,却可通过直播观赏国旗飞扬的一幕。

Tags (Categories): 

虫钻鼻掉饭菜<br />组屋闹'蠓患'居民叫苦

班丹花园三座组屋,上万只蠓虫一到晚上就全体出动,在走廊天花板甚至是住家“群蠓乱舞”,约300户居民近一个月几乎天天备受困扰,赶又赶不走,杀又杀不尽,不胜其烦。 

受影响的是班丹花园第411座、第409座以及第408座组屋的约300户居民。

因为这三座组屋临近的班丹蓄水池,近期蠓虫(midges,学名为Chironomide)暴增,才会对附近居民造成困扰。

蠓虫有时飞入居民的耳鼻,有时掉入饭菜里,居民出动杀虫剂也无济于事,让居民烦不胜烦。

两年前刚搬进第411座组屋的居民陈忠宝(50岁,殡葬业者)向本报申诉,“蠓患”已持续一个月了。

“白天蠓虫在走廊天花板飞来飞去,到了晚上7点过后,家里一开灯,就会吸引它们飞进屋内。”

为此,他家里一到晚上都不敢打开门窗,结果屋内闷得不行。

12楼居民翁丽珍(66岁,家庭主妇)也说,蠓虫窜来窜去,有时飞到脸上,让她觉得很不卫生。

“虽然它们不会咬人,但女儿带着孙子回来看我,都差点被吓哭了。”

过去五年,蠓虫问题每年都会发生一次,住了30多年的居民陈梅兰(86岁)虽然已经见怪不怪,但还是希望问题能早日解决。

记者走访组屋时发现,走廊遍地都是蠓虫的尸体,而且蠓虫多数出没在较高的楼层。

Tags (Categories): 

义顺咖啡店重新开张<br />今早人潮多两成

因欠租问题换承包摊主暂停营业21天,义顺第848座组屋咖啡店今早重新开张,15摊中有三摊换摊主。重新营业后,食客蜂涌而至,人潮比以往多两成。

本报上月19日报道,义顺81街第848座和武吉巴督11街第155座两间咖啡店,前一任承包经营者利顺集团被指拖欠四个月约68万元的租金,都在18日暂停营业。

过后咖啡店转由大路美食(Broadway)承包,相隔21天后,今天义顺咖啡店正式重新开张。

武吉巴督咖啡店则在本月2日已重新营业,前后暂停15天。

记者今早走访义顺咖啡店,只见摊位种类大同小异,咖啡店也重新装潢,除了加了电灯,换上新悬挂式风扇,咖啡店的招牌也打上“Broadway”的标志。

经营24小时鱼丸面摊的摊主张玮恩(26岁)说,今天第一天开张,人潮比平时多了两成左右。

“可能因为我们休息了很久,今天第一天重开,所以很多食客想念食物都特地来吃。”

住在义顺17年的黄女士(59岁,家庭主妇)听说咖啡店重新开业,特地到场支持。

“我特别喜欢吃这里的食物,他们暂停营业时,我们没办法只好到别家咖啡店吃。现在他们重新开张,非常高兴我喜欢吃的摊位都没换人做。”

张玮恩透露,咖啡店15个摊位中有三个换摊主,三间都是之前利顺集团自家经营的茶水摊、甜品摊和熟食摊。

Tags (Categories): 

失联20多年儿子疑欠债<br />老夫妇收到冥钞追债信

20多年来不常与儿子联络,七旬老夫妇突然接到冥钞追债信,写着儿子的联络号码,连楼下的邻居也收到,两户人家已报警。

住在直落布兰雅坡(Telok Blangah Rise)租赁组屋的老妇(76岁)上周四(28日)开信箱时发现一封来历不明的信,里头装有一张冥纸、一张冥钱以及一封追债的信件。

上面写着欠债人的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和住家地址,也附有还债的银行户头账号。

阿窿称:“欠债还钱,欠下1万2000元,最好就还钱,否者我的人会上门。”

老妇说,她记得信上的手机号码是属于二儿子,但他20多年前结婚后就搬出去,这么多年来不常与他联络,不知道他是否有财务问题。

“我知道他有孩子,也有工作,但不清楚他做哪个行业。”

老妇和同龄丈夫同住,两人担心安危,已报案处理。

她表示,她和丈夫无业,她患有糖尿病,除了靠援助金外,大儿子和小儿子也会给些家用。

“我们都没钱,即使阿窿上门,我们也没钱给。”

除了两夫妇外,住在楼下的吕先生(66岁,无业)也收到类似的冥钞追债信,他也因此报警。

楼下也收到  邻居报警

被殃及的邻居谴责阿窿,不应骚扰无辜者,给他人制造麻烦。

Tags (Categories): 

'政府刚给你钱'<br />钢锅推销员死缠80岁阿嫲

“政府刚给你钱,如果不够我先帮你出”,80岁阿嫲称被钢锅推销员缠上,两小时精神轰炸要她签下单据买钢锅,使出三招要阿嫲付钱,把老人家吓坏。阿嫲董女士(80岁)过去两三年,三次向这名女推销员购买了至少三个钢锅和一个电磁炉,花费超过4000元。

“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打电话来问钢锅的情况,接着就找借口上门推销其他钢锅,我每次都是这样被游说买下的。”

上周四阿嫲又再接到推销员的来电。“她说要上门帮我检查电磁炉是否有漏电,还说她就在我家附近,我当时再三告诉她不要再推销我产品了。”

阿嫲说,推销员很快就上门,随后检查了电磁炉说没问题,接着就查看她的钢锅,频频说锅面有黑的物质会致癌。

“接着她拿出一本商品目录,介绍我买钢锅,还说‘政府刚给你钱(消费税补助券)照顾你的身体,你可以用来投资你的健康’。”

阿嫲拒绝买后,推销员又说:“你还有800元积分在我这里,可以用作回扣,加上政府给你的钱,只需要500元就能买了。”

接着推销员拿出一张英文单据让阿嫲签名,阿嫲在对方的要求下付了50元的订金。

“我不懂英文,被她两小时的精神轰炸,我糊里糊涂就签了。”

Tags (Categories): 

加龙古尼嫂遗愿<br />给独子一间干净屋

13年前离婚后靠捡破烂养大儿子,“加龙古尼”嫂患胰腺癌去世,自知旧物堆满屋,死前最后一个愿望,是留下一间干净的屋子给儿子住。

“加龙古尼”嫂林女士(58岁)离婚后,就一直与儿子相依为命,靠当加冷古尼和兼职多份工作把孩子养大。

不料,她今年6月一病不起,送院后才发现患上末期胰腺癌,只剩几个礼拜寿命,于两天前离开人世,临终前的唯一要求是让儿子能够有干净的房子住。

死者儿子陈先生(25岁,现役军人)受访时沮丧不已,对母亲的离世感到心痛和内疚。

他说:“妈妈1月时其实已申诉腹痛,我陪她去综合诊疗所看了几次医生,但她为了省钱不肯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我当时应该逼她去医院检查。”

陈先生说,母亲生前省吃俭用,13年来不曾买过一件新衣,吃的穿的都是外面捡来的食物和二手货。“我们如果想吃得好一点,母亲就会去找别人吃剩的荤菜,来给家里添菜,从来都不肯花钱买。”

尽管家境贫寒,儿子强调母亲一直都很坚强,不求助于他人。

他说:“母亲有14个兄弟姐妹,不过从来都是有苦自己承担,不麻烦亲戚朋友。”

儿子说,他唯一的遗憾是没能在母亲离开前,让母亲住在一间干净的房子里。

难申请假期儿自责

Tags (Categories): 

锡安河畔美食中心纠纷延烧<br />老板娘被指拿托盘要打人

锡安河畔美食中心鸭饭粿汁摊纠纷延烧,再度惊动警方到场。“文通记”老板娘被指抛饭盒,还拿托盘要打人,但她反驳说并没打人,是“利利”老板云添福用手机拍她,所以她用饭盒和托盘挡脸。

本报上周六报道,世界城对面锡安河畔美食中心的两摊位,因招牌“闹双胞”起纠纷,还惊动警方到场调查。

一摊是曾获新加坡美食图出版公司颁发厨艺优等奖状的“文通记”,另一摊是约三个月前开始营业的“利利”,两个摊位都卖鸭饭和粿汁,之间隔着一个饮料摊。

新闻出街后,两摊位当天下午4时多又再起纠纷,导火索是“文通记”老板娘杨月菊(55岁),不满“利利”老板云添福(55岁)向本报声称,她没还4000元的订金。

云添福出示视频,指杨月菊当时怒气冲冲跑过来大骂,还抛饭盒打中他妻子胸口,导致妻子闪躲时手被一旁的锅烫伤,杨月菊也想用托盘打他。

事件再度惊动警方到场,云添福妻子申诉胸口和右手臂疼痛,呼吸困难,被送往中央医院接受治疗。

云添福也承认,杨月菊确实已还了4000元订金,但他之前没跟本报记者说清楚,结果造成误会。“她因此生气我能理解,但她不应该动手打人。”

记者再向杨月菊询问,她表示,因不满云添福诋毁她没还订金而找对方理论,但并没有打人,而是对方一直用手机拍她。

Tags (Categories): 

芽笼命案被告押回现场<br />揭露吵架后去超市买刀

芽笼谋杀案的被告,今早被押回命案现场搬演事发经过,全程封巷一小时,街坊纷围观。本月9日早在芽笼23巷发生的骇人命案中,涉嫌刺死绰号“牛头”吴英添(52岁),匿藏15天才被捕的卓泄源(64岁),在刑事侦查局干探的押送下回返现场,解释整件事情发生的经过。

卓泄源身穿红色有领汗衫、蓝色半长裤和透明人字拖鞋,手脚铐上镣带。留短发,胡须眉毛宾白的他,一下车就引起附近公众的注意,警方为了方便查案,更把整条小巷封锁,不让任何车子开进巷子。

据记者现场所见,被告首先被押到案发前发生争执的麻将馆楼下,跟着走到死者卧尸地点,死者一度还举指向羽毛球馆,相信就是他干案后逃走的方向。

被告所经之处,查案人员就会放置牌子做记号,并拍照存证。

一行人顶着大太阳,在23巷来回走了三四趟,被告一脸严肃,但相当配合,全程用福建话跟查案人员解释经过,好几回还担心查案人员听不清楚,而把说过的话重复说一遍。

在芽笼23巷呆了大约半小时之后,被告被查案人员押上车,开到距离案发现400米外的一间超市。

据记者现场所见,被告带领查案人员进入超市,先后走到摆放刀子和拖鞋的架子处,跟着向查案人员说了一番话。

Tags (Categories): 

前中华女中女教师<br />97岁刘一珠过世

丈夫上世纪70年代,不慎遭铁片打中后脑勺昏迷过世,意外事件轰动一时,前中华女中女教师三天前细菌感染过世,享年97岁。

  生前曾在中华女中任教,是马来语与数学教师,享年97岁的刘一珠在本月18日早上10时46分过世。

  刘一珠的二媳妇符海铃在灵堂受访时说,家婆是因爆血管和细菌感染过世。

  她透露,家婆生前脑筋灵活,从教育界退休后,也活跃于股票投资。不过,自从三年前跌倒后,她就四肢瘫痪,卧病在床,无法说话,失去自我表达能力。

  “过去三年,家婆多次因心脏病和细菌感染进出医院。2014年,医生就曾以为家婆会因心脏病复发过世,但她生命力很顽强,撑了下去。”

  1970年代丧夫的刘一珠,当时也展现了坚强的一面。

  五年前,刘一珠投函本报《光阴的故事》系列,绘述丈夫薛雍源在裕廊五喜糖果厂当厂长时的致命意外。

  事发时,薛雍源正检查一部旧机器,但因蒸汽机突然爆裂,一块铁片冲上天花板后反弹,打中他后脑勺,导致他昏迷,过后医生宣告不治,消息传开后,轰动一时。  

  符海铃说,家翁过世后,家婆一度无法接受打击,变得抑郁,但为了三个子女,她还是熬了下来。

Tags (Categories): 

组屋走廊种葡萄<br />烘焙师:最近收成30串

烘焙师成功在家门口走廊种出葡萄,吃到土生土长的新加坡葡萄。种出葡萄的烘焙师名叫黄友源(46岁)。他九年前开始在位于义顺的三房式组屋门口走廊种植,七年前在住家附近的花圃看到葡萄剪枝,因此决定买回家试种。

起初,他以为葡萄会很难种,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只用了一年就实验成功,结出的果实味道和市场上的葡萄不相上下。

“葡萄剪枝只要有阳光和充足的水分就能生长。我已经试过种植本地市场上多个品种的剪枝,并从网上买了日本和澳洲的剪枝,都没遇上太大问题。”

黄友源说:“葡萄一般上要三个月才成熟,我每天花两小时照料它,给它浇水,每次收成有约20串葡萄。最近的一次收成最好,有大约30串。”

“我刚开始以为葡萄很难种,还会拿塑料袋包住他们,怕它们被乌鸦吃掉。现在发现原来种起来并不难,就也不去在意乌鸦了。”

黄友源表示,他的葡萄事迹已掀起小小的“葡萄热”,不少邻居和朋友都上门跟他讨教。

“本地花圃卖的葡萄剪枝平均一枝6元,网上买的大约要一枝10元,大家也可去试试,尝尝自己亲手种出来的葡萄。”

找回甘榜情怀

怀念儿时甘榜生活,黄友源决定在家门前种植,来找回那挥不去的甘榜情怀。

Tags (Categorie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