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景祥:有备无患患不备

不知道究竟是谁那么残忍,发明了“后备”这么一个悲剧的角色。永远在忍受等候的煎熬,还有被矛盾拉扯撕裂的痛苦。

无论在运动场上或竞技擂台,甚至是爱情游戏里,大概不会有任何人喜欢担任后备的角色。

得在幕后默默守候,等待可能一辈子不会到来的机会就罢了;最令人难受的还是内心阴暗面不由自主地浮现,还要假装大方献上祝福。

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