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进行中

注定'玩皮'的大孩子
访皮革达人洪瑞良

26/12/2016 by 陈凯松
 对皮制品情有独钟的洪瑞良。(摄影/郑宇彤)

跟Jeremiah结缘,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当时,我为了找人制作手表带,千打听万打听,最后得知在牛车水人民剧场附近的一个僻静角落,有这么一位皮革师傅,可量身定做任何皮革产品。

发了简讯预约,在小店外等了半句钟,以为要见的皮革师傅,会是个有一定年纪的“资深工匠”,结果来开门的,却是一个衣着时髦,脸上带着些微稚气的“年轻人”,叫Jeremiah。

跟Jeremiah聊了一下,知道他对皮革很着迷,可惜碍于时间有限,没能多了解他爱皮革的个中原因。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一直告诉自己,要找机会找他多聊聊,窥探一下他的皮革世界。

时隔多时,再约Jeremiah,见面的地方,已从牛车水搬到如切。我按地址上门,发现那是一间传统的双层旧屋,单位找不到门牌号码,门前没有招牌,五脚基有不少枯枝枯叶,俨然是空屋的感觉。以为自己找错地方,我于是用手机联络Jeremiah,结果电话响没两声,老屋的木门已在“咯咯”声响中打开,从木门内侧,跟着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依旧是那张略带稚气的脸,依旧是一贯的亲切,这人正是Jeremiah。

木门一打开,皮革香扑鼻来

走进老屋的一瞬间,浓得化不开的皮革香马上扑鼻而来,里头的每一寸空间都被充分利用,各类皮革、千百种工具、制成或半制成品、一台台机器,从屋前摆到屋后。

短暂的嘘寒问暖之后,Jeremiah开始进入正题,娓娓谈起他“玩皮”的日子。

Jeremiah的中文名叫洪瑞良,32岁,妻子从事幼儿教育,已是两个孩子的爸。他的父亲,是本地知名画家洪亚弟,母亲则是退休裁缝师。

洪瑞良早期的专业是摄影师,专拍时尚产品,由于经常接触高档皮革产品,所以对皮革有一定的认识。但他说,自己在更早之前,就对手工制作的皮革产品产生浓厚兴趣,美国牛仔和印度安人身上的皮革品,最让他着迷。

因一条裤袋,走上‘玩皮’之路

洪瑞良说,他从小喜欢皮的味道,注定跟皮结下不解之缘,但真正开始“玩皮”,却是因为一条皮裤带。

当时,他想从美国进口一条皮裤带,上网查了查价格,竟然要卖两三百元。因为太想拥有该条皮裤带了,洪瑞良偶然得知朋友的父亲在芽笼开店卖皮革,他如获至宝,第一时间冲上门买皮料,准备亲手制作裤带。问题是,单有一张皮,没有工具也不行。于是,他开始省吃俭用,存钱买工具。

当初一头栽下去的冲动,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交了不少学费。他连工具的用途都分不清,就盲目买了一大堆,头一年买的工具,有些到了今天都还用不上。  

记得多年前第一次见面时,他曾说过,很多工具是他出国时偶然看到,就直接买下提回国的,这些工具在本地虽然买不到,但也未必用得着。

“很多工具看起来一样,其实不然,它们会有不同的效果。

洪瑞良说,这些年投入了相当可观的钱买工具,公司的镭射打印机、3D打印机、削皮机、制模机、木雕机床等都一应俱全,但未来还是机会继续添购机器,应付需求。

开始玩皮后,洪瑞良欲罢不能,投入的精力和时间也越来越多,渐渐地,他的摄影专业也得“靠边站”,成了业余性质,取而代之的专业,就是皮革产品的设计和制作。

成立了J. MYERS公司之后,洪瑞良所接的工作也越来越大,从最初的表带、纪念品和小饰物的制作,到近期替大公司设计制作纪念品,和替名车代理商制作枕垫等,接手的订单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

为了应付订单,洪瑞良开始请员工,买更多机器来辅助生产。

赶工再累不言倦

洪瑞良告诉我,有些顾客的订单来的仓促,必须在很短的时间把货赶出来,他因此必须做到“没日没夜”。“我曾试过连续两星期,每天做到凌晨两三点的恐怖经历,当时简直做到走火入魔。”

话刚说完,洪瑞良跟着重申,那段日子虽然很累,但他却很享受整个过程。他以坚定不移的口吻说:“皮革是很浪漫的产品,你必须去感受它。皮革也是我的生命,我太爱皮革了,而且是爱到一天不碰皮,就会感到浑身不自在的那种。” 

千里飞欧洲,只为寻好皮

投身皮革业,洪瑞良对这个行业是有期许的。他不满于现状,想挑战自己,做一些别人想都没想过的事:进军皮鞋市场。

他说,名牌鞋子,有他们专属的一个团队负责生产,他们有专业的制鞋工匠,顶级皮革的供应也不是问题,小公司没有大公司的条件,所以只能走远路。

为了确保皮革的品质,洪瑞良总会不辞劳苦,亲自到皮革的原产地走一趟,今年年头,他就去了一趟意大利,跟供应商见面。“或许你会觉得,现在网络发达,要买皮上网定就行,无需大老远跑到意大利。在我看来,面对面跟供应商见面,是一种诚意的表现,正所谓‘见面三分情’,有了这‘三分情’,对日后的合作是无往不利的。”洪瑞良很肯定地说,外头有很质地上乘的皮革,比起名牌鞋子使用的皮革,绝对不遑多让。然而,要自己进口皮革,你还是得证明动物是合法饲养的、不是濒临绝种的动物。

“我用过的皮有很多种,其中包括鳄鱼皮、山羊皮、牛皮、魟鱼皮和马皮。不同的皮,有不同的特性,就算同一名称的皮,如果来自不同的国家,它的质感和特性也是不同的。”

在众多种皮革当中,马皮最具韧性,最适合用来做鞋子。

开班授艺徒弟变合作伙伴

乐于传授技术,也无惧竞争,“大孩子”开班授艺,其中一名“徒弟”已成了公司合伙人。

在创业初期,洪瑞良可说“包山包海”,公司大小事务他都得自己打理。然而,已经忙翻天的他,只要一有机会,他还是主办课程,教一般人制作简单的皮革品。

他目前的生意伙伴Kenneth,就是从“学生”摇身一变,成为生意伙伴的。

他说:“Kenneth拥有硕士学位,本来在法国公司上班,他当时打电话询问开班事宜,我告诉他人数不足无法开班时,他马上把亲朋戚友找来,凑足人数要我开班。”

Kenneth后来在工作上遇到瓶颈,想转换工作环境,并因为也爱玩皮,所以向洪瑞良提出加入公司的主意。两人讨论之后,决定给彼此两三个月的试用期,Kenneth从零做起,一直合作到今天。

我问洪瑞良,把自己辛苦摸索出来的手艺,毫无条件的倾囊相授,难道不怕带来竞争?

听完我的问题,洪瑞良笑了。

他说,好的技艺,是应该传承下去的,对于手艺的传授,他始终是支持的。

“除了全职职员,我这里也有实习生来过,不管对象是谁,我都会尽全力去教。我从不担心手艺被人学会后会带来竞争,相反的,多点人做这行,才可以把手艺进一步提升,引起更多人注意。”

他也说,学习是永无止境的,皮革业也是如此,他教徒弟,自己也从中学习更多,大家都受益。 

漏夜为皇室打造金腰带

下至平民百姓,上至皇亲国戚,“大孩子”服务的对象多,曾临时接获订单,为已经发福的领袖赶制一条尺寸较长的金腰带。

入行这些年,洪瑞良服务的对象来自社会各阶层,有平民百姓,也有来自皇室的高官显要。

洪瑞良说,他最常接到的订单,是顾客为伴侣量身定制的生日礼物,这些礼物以手提包和裤带居多。当然,一些高官显要也会派人来下订单,他们要定制的产品,一般都比较特别。

前阵子,有一名国家元首就派人上门,要他用皮革制作三个望远镜套,送给到访的约旦亲王。还有一回,他临时接到一单生意,对方是某个皇室派来的。

“他拿着一匹用金线织成的布,要我在最短的时间里制作一条皮裤带,再把金布缝在裤带上。”

由于时间紧迫,洪瑞良马上投入工作,他事后才打听到,金腰带的订单之所以下得这么急,原来是领导人在出席官方活动前夕,突然发现自己发福了,旧金腰带穿不下,所以只好临时派人,十万火急拿了一匹金布上门要求打造一条更长的。

被刀削伤指关节仍抱伤赶工

工欲善其身,必先利其器,但有时工具太利,一不小心出意外,就会被割得皮破血直流。

洪瑞良的公司,大大小小的工具,摆到满桌都是,每一个工具都有不同的用途,但大部分工具都有一个共同点:(锐)利!

工具刀有多利,洪瑞良最清楚不过了。早阵子,他曾因为赶工,使用工具削皮时一个不小心,锋利无比的刀锋突然往左手滑过去,食指指关节瞬间露出白骨,鲜血直流。

他当时入院治疗,本应好好养伤的他,最后却因为必须赶工,自行取消病假,回公司跟同事一起打拼。

尽管伤到自己,洪瑞良对工具还是“呵护有加”的,注重工具保养的他,除了用一般砂纸磨刀之外,还特地找来光刻石(Lithography Stone)来磨刀。他说,光刻石不比花岗岩硬,又比云石来得平滑,最适合用来磨削皮工具了。

父传授视觉艺术母给一双巧手

访问进行时,洪瑞良告诉我,隔天他就要陪画家父亲洪亚弟(73岁)到日本取景作画。

还以为他跟父亲一样,也会作画,但他接着表示,陪父亲是因为他年事已高,放心不下老人家,才陪着出国作画。在更早之前,他也曾跟随父亲到过不丹,父亲全神贯注作画,他则全程为他打点一切。

“当然,我沿途也会去参观当地的皮革厂,照相当然少不了,毕竟这也是我的最爱之一。”说起画家父亲,洪瑞良还爆出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他说,父亲虽然是画家,但他在O水准考试中的美术科是不及格的,父亲也试过教儿子画画,结果儿子O水准的美术科同样不过关。

“艺术这种东西很难说,父亲经过后天的努力,在艺术界创出一片天,我虽然没朝画画这方面发展,但也受了他的熏陶,因为皮革产品的制作很依赖手工,也是一门艺术。”

洪瑞良说,父亲让他知道什么是视觉艺术,裁缝母亲则给了他一双巧手,两者的结合,让他在皮革行业的设计和制作上更加得心应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