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景祥:斯蚊败类

我真的怀疑过,我的血液里含有一种特殊物质,吸引蚊子偏爱追着我来叮。或许,这也算是另一种“天赋异禀”吧。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读小一的时候,那时英文老师讲课总爱让全班的学生到课室前席地而坐。有一次,她看到我那双被蚊子叮到“满目疮痍”的腿,吓了一跳,把我叫到前面来,当众问我这双腿是怎么一回事。我告诉她是蚊子咬的,她不信。

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