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做慈善<br />‘卖力’洗刷筹款

炎炎夏日鼎着大太阳抹车、洗地、打扫,大学生周末齐出动“卖”劳力,筹款做慈善。

5月底一个炎热的星期天下午,五名青年手领着水桶、拖把,在实龙岗花园的私人住宅区沿家挨户敲门,问屋主是否要清洗服务?

他们不是钟点清洁工,而是南洋理工大学的在籍大学生,是南大社会福利与志愿服务社(Welfare Service Club,简称WSC)的义工。

南大社会福利与志愿服务社旗下有不同的服务团队,负责帮助不同需要的群体,独居老人、残疾人士,甚至到海外做义工。

为了举办新生夏令营(Ignite Change Camp)吸引更多成员加入他们的行列,当天约180名学生分成不同小组,通过劳动筹经费。

其中一名屋主,将这群学生当“清洁工”的照片,上载至松鹤的《好人好事好米》面簿,获得网友们的“赞”。

计划负责人张维(24岁,大四生)说,当天他们从早上9时到下午5时,每组约三到五人,一天为10户家庭打扫,平均筹得300元。

他坦言:“当天天气很热,我们当中有人都没有做过家务,但大家都没有怨言,一起刷地板、抹车窗,个个都汗流浃背,但心情很愉快。”

张维说:“很多朋友问我,有时间为什么不出去玩?对我而言,做义工不是浪费时间,是我回馈社会的方式。”

常熬夜策划义工活动

大学生活忙碌,每天时间被排得满满,却仍熬夜策划义工活动。

WSC前任主席马彬圣(25岁)坦言,大学四年要兼顾学业考试,同时要“分心”策划公益活动,从召集人手、联系相关机构甚至找赞助,样样自己来,相当劳心劳力。“单单举办一个活动,我们需要半年以上来策划和筹备,所以我经常熬夜赶通宵。虽然会累,但我很享受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共同完成一个目标的过程。”

WSC前副主席文幸爾(24岁)则说,当义工让她有机会接触社会上有需要的弱势团体,例如残疾人士、边缘青年和独居老人,让她获益良多。

“很多身体有残疾的人都很坚强、独立,至于独居老人,他们的要求也很简单,也许只是希望有人陪。从他们身上,我学到如何与人沟通。毕业之后,我会继续当义工,关怀身边的人。”

慈光福利协会获捐赠

南大社会福利与志愿服务社社员被表扬,松鹤将以他们的名义捐出500公斤的松鹤香米和60公升的芥花籽油,给他们指定的慈善机构。

他们选择慈光福利协会(Metta Welfare Association),它主要照顾轻微智障儿童和帮助低收入家庭。

在忙碌的生活中,你是否忽略身边发生的好人好事?一个微笑、一声谢谢、一句“没关系”,都能温暖人心。由松鹤香米与《联合晚报》联合推出的《好人好事好米》系列,将道出读者分享的好事,介绍事件中的好人,再捐出松鹤赞助的好米。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liaoht@sph.com.sg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Free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