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循彦的黑白人生<br />——访创中途之家前囚犯

  黄循彦是一个“黑白分明”的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他的人生,也是黑白分明。他的前半生是黑的,混黑道、打架、赌博、吸毒等,监狱成为他的家。他的后半生是白的,洗心革面后,以过来人的身份在本地和国外的监狱帮助前囚犯,以及在人生边缘徘徊的迷途人。

  他的人生,离不开监狱……

黄循彦(Don Wong)是一个“黑社会老大”,手下有35名为他打拼的弟兄。他们的大本营就在惹兰乌美,一栋四层楼高的前校舍。

弟兄们的背景不简单,有毒贩、窃贼、大耳窿、跑腿等。他们都在牢房里蹲过,从六个月到五年,有些进出监狱好几次。

这群别人眼中的“坏人”,一踏出监狱,就马上找上Don,要求加入他的“组织”,而Don看中的正是他们“够坏”。

Don为他们提供住宿,包吃包住,还有钱拿。条件是,他们必须跟随他九个月,严守条例。

这里的生活作息都有条规要遵守,不能行差踏错。

他们早上6时起身;7时吃早餐;8时到礼堂团契;9时45分开始工作;下午5时30分吃晚餐,晚上10时睡觉。

弟兄们都知道,他们到这里的目的,是接受改造。他们要让外面的人,特别是他们的家人,对他们另眼相看,因为他们加入的不是一个普通的组织。

这个组织,就是已经成立10年的新颂恩宣道(The New Charis Mission),旨在协助前囚犯重返社会,Don是创办人和执行董事。

今年56岁的Don,从16岁到33岁,曾经进出监狱九次。以前他的生活离不开监狱,现在他的生活也离不开监狱的弟兄们。

他说:“他们走过的路,我曾经走过。他们的痛苦和挣扎,我曾经经历过。他们的软弱,我曾经有过。”

喜宴前被捕

Don的经历,是一个很典型乖仔变坏的故事。他的家境不错,有四个兄弟姐妹,在家排行老二。13岁那年,他受到坏朋友的影响,不爱读书,加入黑社会,打架闹事是家常便饭。放学后不回家与同学玩纸牌、打麻将,成绩一团糟。

14岁他开始吸白粉,中二那年干脆辍学,当起卜基的跑腿。他第一次被捉,是在16岁。他跟敌党火并,被警察逮捕,必须接受两年的缓刑。结果,他缓刑期间又吸毒,被判入狱六个月。

他告诉父母:“我会改”,爸妈相信他。

出狱当天,他下午1时获释,下午3时就吸毒。不到三个月,他又再被关进去。他再承诺“我会改”。

Don谈起他17年的监狱生涯,像是在背历史考题一样,每个年份、每个事件都记得清清楚楚。一直到他提到1983年,他第五次入狱时,原本侃侃而谈的他,突然静了下来,停顿一会说:“那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

那年,他23岁,是个准新郎,喜帖已经发出去了,未来的妻子也怀了他的骨肉。不料摆酒前,他又因吸白粉,被捕入狱两年。

“我知道家人对我很失望,他们原本以为我要结婚,快当爸爸了,会变得比较懂事,有责任感,但我又让他们失望。”

他的儿子,在他服刑时出世了。他出狱时,儿子已经一岁。接下来的八年,他进出监狱四次。

1993年,他第九次入狱,也在同年与妻子离婚。当时,他的儿子10岁。

正当大多数人放弃他的时候,奇迹出现了。他接触到宗教,在33岁那年,他的生命得到了翻转。

35岁那年,他成为宗教团体的员工,也踏上改造前囚犯之路。

别判自己死刑

他获得重生,深信监狱里的弟兄们,也能获得重生,而他愿意拉他们一把。

“最重要的是,不要判自己死刑,否则你永远都走不出黑暗,看不到曙光,机会是要靠自己把握的。”

新颂恩宣道是前囚犯及吸毒者的避风港,2006年成立,10年来已经帮了不少人。Don没有去算拉了多少人一把。对他来说,数字并不重要。

一些弟兄,没有让他失望。一个弟兄,靠诚意修复与妻子的关系,给三个孩子一个圆满的家。另一个弟兄,找到了真爱,还发奋图强进修,通过函授课程考获大学文凭。

但不是每个弟兄,都有完美的结局。当中也有人走回旧路。

曾经有一个前嗜毒者,接受他的辅导八个多月。正当他有信心对方能摆脱毒品,怎知有一天接到警署的电话,说他吸毒被捕。

“说不失望、不伤心难过是假的,但这就是人生。我告诉自己,不能放弃。不管他们跌倒多少次,都要把他们扶起来。这次扶不起,就下一次,终有一天,一定能将他们扶起。”这是他的坚持。

先改变一个人的心

要改变一个人,就要先改变他的心,让他学会用心去关怀别人,找到人生的意义。

要改变一个人,就要对他们有信心,相信他们一定能办得到,一定能从社会的渣滓,变成有用的人。这是Don的信念。

除了本地的监狱外,每隔三个月,Don都会带领兄弟到到印度尼西亚的峇淡岛监狱,探访当地的囚犯。每年他们也到台湾和菲律宾的监狱,进行探访。

“兄弟们到国外的监狱探访,看到囚犯的情况,会更珍惜自己目前所拥有的。除了当地的囚犯,我们也探访囚犯的家人。一些人的生活情况,不是你我所能想象的。一些弟兄感到震惊之余,也发现自己面对的问题,跟这些人比起来,其实是微不足道的。”

Don通过监狱探访,透过分享,让弟兄学习关怀,不再以自我为中心。

弟兄们从囚犯的身上,看到以前的自己。囚犯从弟兄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他们把希望带给绝望的一群,他们在帮助他人的当儿,也在帮自己,找到人生的目标。”

除了囚犯,他们也将关爱的触角伸展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弟兄受邀到学校演讲,参与边缘少年援助计划。他们也走进社区,替老人家清理屋子,为贫苦家庭装修房子等。

从坏仔变‘老大’

从一个被人鄙视的坏仔,到今天大家尊敬的“老大”,Don的人生起落,充满戏剧性。

他常常提醒自己,把握当下往前看,不要往后看。

“时间是不能倒流的,后悔无济于事。我已经浪费17年,没有另外的17年再给我浪费。”

Don现在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45岁的妻子潘惜惜是他最好的“战友”,无论逆境或顺境,都不离不弃守在他身旁。

18岁的女儿黄惠雯和16岁的儿子黄良凯,在学业上不用他操心,与他关系亲密、

“每周我都轮流各别与女儿和儿子单独外出用餐,与他们谈心,谈学校的生活、谈他们的朋友、谈他们的问题,甚至谈他们对父母的看法。若我和妻子真的有错,没有顾及他们的感受,我们会道歉。”

Don坚信,没有什么比家更重要。若不能把家打理好,又怎么能够去帮助别人?

“到头来,当你生命走到尽头时,你想到的不会是你银行户头里的钱,或者是你的资产。你想到的,是你的家人。”

问与答

亏欠母亲太多了

问:你伤害最深的人是谁?

答:是我的母亲。我从19岁到33岁,入狱九次,不管天晴或下雨,她每两周都到监狱探监。起初,她每次见到我都哭,渐渐地她不哭了,泪水已经哭干了。我看着她的黑发慢慢变成白发,心里很内疚。每次探监,她来回监狱都花上老半天。但她没有怨言,为的就是要见我,哪怕只是短短的20分钟。她不仅一次苦口婆心对我说:“你几时才会改过?不要等到我死了,你都还没有改。”我曾经是伤透她的心的坏儿子,但今天她跟我说,我是带给她最多喜悦的儿子。虽如此,我还是觉得自己亏欠母亲太多了。

遗憾花17年才觉悟

问:你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答:最大遗憾,是我花了17年才真正觉悟。要是我能早点醒过来,或许我现在能帮的人更多。要帮忙一个人戒毒,不再走回旧路,关键在于让他们改变他们的想法,让他们找到人生的目的,并相信自己只要有决心,什么事情都做得到。

惊恐中度过年轻岁月

问:你是否曾经感到害怕和绝望?

答:有,虽然我表面上什么都不怕,但其实我年轻时,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惊恐中度过,只是没有把内心的恐惧表露出来。那时打架是家常便饭,在刀光血影中,我不知道哪一天,那个被砍死的人会是我。我跟毒贩混在一起,吸毒、贩毒样样来,晚上不能好好睡觉,只要听到敲门声,就如惊弓之鸟,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害怕警察上门来捉我。

33年前,我因毒品第五次入狱。当时,我很绝望,觉得自己无药可救,想结束自己的生命。那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

‘庆幸黑暗没毁掉我’

问:你怎么形容自己的人生?

答: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虽然我坐过牢,浪费了人生的17年,但这段更黑暗的过去,并没有毁掉我。因为我很幸运,有一个从来没有放弃我的妈妈。那段黑暗的过去,反而变成我今天的资产,让我能影响周遭在人生边缘徘徊的迷途羔羊,鼓励他们。我的经历就是最好的证明,没有问题是不能解决的,没有人是不能改过的。有人说,一个嗜毒者,永远都是一个嗜毒者。我已证明给他们看,一个嗜毒者不但可以改过,还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回馈社会。

我也很幸运,能找到一个能干、信任我,愿意与我长相厮守的终身伴侣,她就是我现在的妻子。

龙文身:重生的见证

问:你的背部有一条龙的文身,你可否想过要去除?

答:没有,从来没有想过。我是在19岁的时候,为了显示自己很“威水”,瞒着家人偷偷去文身。不知不觉,这条龙已经陪了我37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将它去掉,因为它是生命获得翻转的见证。每当我与青少年谈论毒品的害处时,他们都当成我在说教,直到我脱掉上衣,让他们看看我背部的这条龙,他们才知道我讲的都是真的,是我真实的经历。这条龙让周围的人,看到我的改变、我的重生。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Free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