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特写

年轻人'旧'是喜欢
自创品牌找回小时候

01/12/2014 by 林心惠
 旧巴士车票和牛奶包装在陈俐伶的精心设计下,变成一个个可爱的靠垫。(晚报摄影)

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许多地区不仅变得快,也变得越来越相似,当麦当劳和星巴克成为许多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当地往往也萌生一股力量,寻找本土身份认同,捍卫本土文化。

近年来,一群在这个大环境中成长的年轻国人,开始利用新加坡的历史、美食和独特语言环境,制作富有本土风味的创意商品。

这条创业与试验的道路是他们个人的探索,同时也是他们与顾客共同创造的集体经验。本期大特写带你走入本地文化创意的世界,了解这群坚持制作本地风味创意商品的年轻国人。 

今年28岁的陈俐伶从小就喜欢画画和制作手工艺品。性格沉静的她也有一个特别的兴趣:她喜欢活在过去。平时除了睡觉和吃饭,每天大多数时间都花在面对一些已被时代淘汰,或处于淘汰边缘的东西。

像那五颜六色的旧巴士车票,在公共巴士还有剪票员的年代,他们负责在车票上打洞,计算车资。但这种全凭人力的收费制度,在她出世前早就被淘汰了。还有她小时候爱玩的白色小弹丸,只要狠狠地往地上摔,清澈的一声“啪!”炸得特别过瘾,但后来因为危险,在本地被禁止售卖了。

陈俐伶现在不是违法买了小炸弹。她只是利用网上找到的小弹丸包装和车票的照片,制成小胸针。她把图案印在一块块的小布料上,然后拿起针线缝制,再往里塞棉花,变成一个袖珍型枕头。在背面缝上扣针,大约15分钟的时间,就把胸针做好了。

除了这些,她还用饭粿和九层糕等本地传统小吃,以及小时候用过的作业簿和游戏图案,设计靠垫、首饰和背包等物件,设立网站放到网上卖。顾客订购多少,她就做多少。

“这当中有很多东西都是我小时候吃的或用的,有的我没有经历,所以都是上网看照片、问妈妈,或听别人说的。”

“小时候”这三个字总能唤起许多美好的情感与回忆,所以许多人都喜欢回忆自己的“小时候”。这正是怀旧商品的作用,也是她之所以把自创品牌叫做“小时候”的原因。

喜欢探索过去的不止她一人。近年来,越来越多年轻国人对新加坡本土文化、历史和美食等元素感兴趣。往回看、往里看,让许多像陈俐伶这样富有创意的年轻人从环境中汲取灵感,创作富有本地独特风味的创意商品。

‘红龟粿女孩’的诞生

“文化创意”是结合既有文化特色和创意手法的再创造。这个概念在台湾和香港等地区已蔚然成风,也成为彰显当地文化特色的有效途径。虽然这股风近年来才吹到新加坡,但不少年轻国人已建立独特的风格,诠释和展现新加坡的特色。

38岁的王士佳看准国人爱吃的习惯,利用红龟粿创造形象可爱的卡通人物“红龟粿女孩”。她头上戴着的小红帽印有红龟粿的花纹,身上的绿色连衣裙则取自红龟粿的香蕉叶片,和许多国人一样,她也穿着一双人字拖鞋走天下。

设计人物的过程中,王士佳也坚持在细节里遵循传统。小孩满月时人们吃的红龟粿,按婴儿性别分为两种。如果是女孩,就吃有花纹的红龟粿,如果是男孩,红龟粿的表面则是光滑的。王士佳创造“红龟粿男孩”时,就遵循传统习俗,不在他身上加上花纹。

bo tak cek穿身上

24岁的威萨坎(Visakan Veerasamy)和蔡俊文(26岁)则选择制作衬衫,让人们把“bo tak cek”(没读书)和“bojio”(没约)等口头禅与街上常见的告示牌穿在身上。

仔细体会生活,是创作的根本。蔡俊文去年除夕夜吃团圆饭时,就突发奇想“吃”出一个独特的设计。他以国人熟悉的白底红字“危险,请避开”告示牌设计和字型为基础,把文字改成“大家一路发!”原来的告示牌用四大官方语言书写,为求设计逼真,他还找来马来和印族朋友帮忙翻译,后来这款衬衫成为了他们的Statement(宣言)网站上销量最好的款式之一。

谈到当时的设计概念,他说:“农历新年不应该只是个华人庆祝的节日,我希望透过这个设计让节日更有包容性,跟其他族群的朋友也能产生共鸣。”

威萨坎指出,许多人喜欢把衣服送给要出国读书的朋友,或者即将离开新加坡的海外交换生,简单的衣服,竟成了情感与文化货币。

许多顾客在他们的创意中找到心灵寄托,也纷纷敞开心房,分享人生故事,记叙小时候吃过的事物,玩过的游戏,还有他们见证的变化。这些小故事成为认识彼此的共同话题,也化成了供这群年轻国人构思新设计的养份。

陈俐伶说:“其实我的很多灵感来自于顾客们。听他们的故事,都可以学到很多关于新加坡的知识。”

除了国人,就连外籍顾客也喜欢“插一脚”。陈俐伶表示,有个日本顾客曾经告诉她,以前的牛奶都装在金字塔型的塑料包装。她后来上网查,果然找到了以前的照片,就按它的样貌设计一个牛奶包装靠枕。

网络上流行称为“群众外包”(crowdsource)的行为,指的是利用网民的力量集思广益提供更多信息。虽然网站所卖的多款设计出自顾客和网民的建议,但威萨坎和蔡俊文说,他们不喜欢“群众外包”一词。“我们觉得这更像是我们在一起创造一些东西的过程。”

把过去 画回来

26岁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系学生李欣立就喜欢通过画笔,还原已消失的国家剧场和大世界等场所。他在写实中,融入漫画的绘画风格,同时把新旧事物放在同一幅画中,展现强烈的对比与新加坡的变迁。

在其中一个作品中,他画出已被淘汰的电车穿梭于丹戎巴葛的街道,背景则是50层楼高的达士岭政府组屋。他说:“我喜欢幻想如果这些消失的东西还在,它们并存会是怎样的风景,而我能通过绘画展现这样的场面。”

从小善于绘画的李欣立从去年开始,用漫画手法画出实里达、德光岛等对他而言富有特别意义的地点,然后将作品放上网。有一次,他画了一幅本地传统粿集锦的海报,结果迅速在网上热传,还被本地创意商品网站naiise.com看中,主动提出通过网站代售他的作品。

他的画也引起空军和新加坡旅游局的注意,纷纷邀请他作画。今年的国庆庆典礼包里,也能找到李欣立设计的徽章。

在本地掀起的怀旧热潮中,这批参与创作的年轻人可说是站在了浪尖上。误打误撞打响了名堂的李欣立比别人更敏感、更清晰看到怀旧与销量佳背后的意义。

“所谓的怀旧只是一种表面,底下其实隐藏了别的东西。新加坡的环境变得太快了,有时甚至产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新加坡的感觉。环境变了,但粿还是一样的,让人觉得安心。怀旧反映的是人们一起寻找新加坡身份的心理。”

那么,这个身份认同找到了吗?“还没。”他只如此简单答道。

打造新加坡吉蒂猫

往内看,其实是为了走下去、走出去。王士佳要把红龟粿女孩打造成“新加坡版吉蒂猫”。

除了零散的顾客,不少政府机构和企业也开始支持本地文创品牌。红龟粿女孩不仅曾出现在幼儿培育署的海报上,王士佳创造的花占饼宝宝,也将在明年的SG50金禧新生儿礼包中亮相。

此外,有的企业在本地召开国际会议时,也喜欢把这些代表新加坡独特文化的商品送给海外宾客。

王士佳说,创造“红龟粿女孩”是为了找一个可以代表新加坡的人物,但最终目标是走向国际化。“我想要让红龟粿女孩走出新加坡,把她打造成新加坡的吉蒂猫,让外国人都认识红龟粿女孩,认识新加坡。”

陈俐伶、王士佳、威萨坎、蔡俊文和李欣立在创作过程中都取得了不错的商业成功。搭上大环境里弥漫的怀旧情怀浪潮是文创产业成功的一大关键,国大商学院市场营销系副教授陈素娟指出,怀旧风格在既有的文化基础上进行创意创作,给予它们新生命,而不是从零开始。而他们的成功,也离不开网络与社交媒体平台的盛行。

她说:“互联网也让他们以更低的成本创业,创作的商品如果新鲜有趣,就能够很快在网上传播开来。”

对于年轻国人投入文创产业,她也表示高兴。“这是一个积极的现象,也是让人们重新探索自己的文化与历史的好方式。我们的历史虽短,但非常丰富。”

妈妈是好帮手

陈俐伶的许多小饰品都是纯手工制作的,自然是人手越多越好。她52岁的母亲郭祥兰成为了她最忠实的帮手,每天坐在女儿身边,又车又缝的。

许多父母不大跟儿女谈自己的童年回忆,即使说了,时代离他们太遥远,估计他们也听不明白。但女儿对过去感兴趣,使两代人的频率对上了,帮女儿应付逐渐增加的订单的当儿,郭祥兰也利用这段时间,和女儿闲聊往事,还充当“军师”,教女儿在五石子里装绿豆,建议她制作旧巴士车票。

全力以赴帮忙,一开始仅处于母亲对女儿固有的支持,她心里其实根本没把握。“老实讲,开始做时我会想,真的会有人欣赏吗?这些巴士车票什么的,只有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才接触过,年轻人怎么会欣赏?”

当了几十年全职家庭主妇的她,每天忙着带孩子、煮饭洗衣,为生活忙碌后已没有多少精力去回味往事。陈俐伶开始搞怀旧文创,反倒勾起郭祥兰不少回忆,滔滔不绝地分享小时候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游戏的情形。

“现在我们之间的话题比较多了。看到她喜欢以前的东西,自己也很开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