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果粉、米粉到花粉

从果粉、米粉到花粉

  手机品牌各领风骚,各花入各眼。我从“果粉”“米粉”到“花粉”的过程中,稍微领略到,明确的品牌定位如何吸引目标受众(target audience)。
  “果粉”指苹果手机的粉丝,“米粉”形容小米的拥护者,“花粉”则是华为用户的昵称。
  当然,有喜就有恶。有精打细算的粉丝、盲目追捧的“脑残粉”,也有专门踢馆吐槽的“黑粉”,包括唱衰苹果的“果黑”、扛上小米的“米黑”、抨击华为的“花黑”。 
 
挑刚过时的‘次好’款式
 
  其实我对科技潮流慢三拍,对手机要求也不高,只要能拨电、上网、拍照功能好又便宜,也就满意了。
  像我这样的粉丝,谈不上忠诚度,每逢新手机推出、可续约时,总会专挑刚过时(outdated)的“次好”款式,往往能免费获得新手机。
  以慢三拍的方式,也跟着潮流走了这些年,回首时仿佛看到时代痕迹,见证抢占市场先机的业者,如何瞄准当代人的需要,甚至先创造需要,再满足需要。
  刚当记者时,我还在用传呼机(pager)。一年后买了全球大卖1亿6000万台的诺基亚3210,过后16年,每逢两年合约期满,我都准时换机提升“次好”手机,前后换了九台,包括诺基亚、索尼爱立信、苹果、三星、小米和华为。  
  我很满意诺基亚的电池续航能力,索尼爱立信的拍照功能,但随后智能手机风行,当我收到当年最红火的苹果iPhone 4生日礼物后,终于“沦陷”,成了果粉,为它的人性化设计和超前科技折服。
  用了两代苹果手机后,我试用三星Note,但发现高价耗电的手机让我用得很有压力,遂转投“性价比”更高的小米手机。
  就这样,我成了“米粉”,认定“该有的都有”、价格不到苹果或三星旗舰产品三分一的手机,用得最舒服自在。
 
中国手机料攀世界之巅
 
  用了两代小米后,最近又到“换机时分”,看了好些网上评测后,我发现原本锁定的一款小米手机遇到劲敌——价位相当、拥有四个摄像头和全面屏、号称不输iPhone X太多、誉为“国民手机”的另一款华为手机,无签线400多元,普通用量合约可免费换机,我不禁动摇了。
  考虑几天后,我成了“花粉”。
  才不过几年前,提到中国手机,许多人第一个反应是“山寨手机”,在忍受嘲讽揶揄“卧薪尝胆”后,中国手机已融会贯通,博采百家之长,有了高端旗舰机,也细致产出各款功能全备的大众化手机。
  我读了好些报道,感受到业者正大力投入科技研发、精致设计、品牌营销策略(包括粉丝经营、消费人心理),在质量继续提速下,我预见中国手机随时攀上世界之巅。
  这场割喉竞争还未结束,包括诺基亚、小米在内的各品牌,这些年沉潜后“知耻近乎勇”,已蓄势待发陆续推出亮眼新产品。
  下一次换手机,我依然可能在详细比较后,从“花粉”再变“米粉”“果粉”或“XX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