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佣(续篇)

我的女佣(续篇)

我的缅甸女佣——玛瑙终于约满回国了。自从她表示不续约后到她飞回国的那几个月,我心里总有一丝丝的不舍。

自两年前她来到我们家,家中大小事她都打点得井井有条,最重要的是她为人诚恳老实,我从不须要特地收藏起一份“敏感”文件或任何现钞零钱,因为我有绝对的信心她不会起异心。因此,想到将来女佣的表现如果没有她现在“设下”的高水准,我会怎样地抓狂

发挥才能进行交接   

幸亏在这期间,曾为我工作五年的印度尼西亚女佣“美香”,在回国八年后突然通过短信告诉我,她想回来工作。这一来,“接班人”问题解决,让我安心不少,便立刻着手安排她做护照和办理来新的手续。

时间飞快,几个月过去,美香终于从峇淡岛乘船来到新加坡,我到港湾渡轮中心接她。回国八年,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为了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和教育,她再次远渡重洋到他乡工作,虽然非常想念孩子,但她表现坚强不掉一滴泪。

回到家,在玛瑙的带动下,两人虽沟通有些障碍,但却一见如故,不一会,“竟”手牵手一起到路口去等候校车,带我女儿回家。接下来的三天,玛瑙发挥了她的“领导才能”,进行有条有理的“交棒计划”。她从早到晚,把美香带进带出,巨细靡遗地把家务交代清楚;美香虽然原本就很称职,见识了她的进取精神,也更积极起来。在这几周前,玛瑙的父亲病倒了,急需一笔医药费,孝顺的玛瑙把她前阵子买的一枚戒指以原价卖给了我的岳父,并把款项寄回缅甸。我们知道之后,特地向我岳父“赎回”戒指,并附加了一些现款送她,希望她不至于空手而回。

向我们下跪三叩拜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在飞回国的前一晚,玛瑙拉了我的一对儿女拍照留念,还亲热地揽着我女儿的腰。由于第二天清晨5点我太太就会载她去机场,她腼腆地问我能不能够隔天早点起来,见“最后一面”;我当然欣然答应,毕竟主仆一场,而且未来能否再见也是未知啊。至于行李,她还主动地叫我们“检查”,但我们告诉她不必了,相信她深深感受到我们对她的信任

隔天一早起来,她已经准备就绪,就快出发时,她拉了两张椅子,要我和太太坐下后——竟然向我们下跪三叩拜,以表谢意;这礼,太重了吧,害我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合什回礼。

玛瑙走后,我泡茶准备吃早餐,“锵”的一声不小心打翻茶杯,茶水流了满桌一地,平时耳边此刻一定会响起玛瑙的声音:“Sir, what?(先生,什么事?)”但这一次没有,我愣了几秒,默默地拿起桌布收拾干净。   

自从玛瑙走后,早上起来再也听不到她爱哼的调子。想起不久前家里进行粉刷时,油漆师傅告诉我,他看过很多人家的女佣见到雇主就害怕得不得了,不像我家玛瑙,经常哼着轻快的歌曲,认为她能够在我家工作是她的幸运。殊不知,有这样一个好女佣在家打理一切,让我们无后顾之忧,我们才是更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