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校

华校60年 饮水思情义

1956年,政府开办第一所华校“新加坡政府华文中学”,即立化中学前身,同一年,德明政府华文中学、华义政府中学及圣公会中学也陆续开办。

在巅峰时期,本地共有349所华校,但都在独立后教育导向转到英文教育时逐渐没落,最后一所华校在1986年停办。

当年的华校,有的转型为特选中学,如德明政府中学及圣公会中学,其他如华义中学,也只能保留悠久华校背景。

“华校”虽不再,但据记者走访观察,“华校精神”依然鲜活有热力。

正值这几所传统华校庆祝60周年之际,本期《大特写》,记者与德明政府中学、华义中学及圣公会中学多名校友对谈,深入体会经过一甲子的华校情义,如何在一代代的饮水思源中,继续传承下去。

德明校长符传丰:一杯水见证我与母校43年感情

德明政府中学校长符传丰(56岁)坐在学校食堂,手握一杯“卖水安哥”给他的饮料,感性地说:“这杯水,见证我与德明和华校43年的感情。”

他也常对学生们说:“其实我跟你们是喝同一杯水长大的。”

Tags (Categories): 

全校仅6班8教师

为了向过去百年为新加坡培育人才的华校致敬,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最近举办了“2014年华校校史展:消失的华校”,还出版了一本集合无数珍贵记忆的特刊。

本报摘录了部分校友的真情回忆,与读者分享。

增志学校是一所很小的华文小学,仅有六班,即小一至小六各开一班。学校师资,除了一位校长,还有八位老师。学校座落在万礼路12英里的史蒂芬李路(Stephen Lee Road)。这所小学是一所典型的乡村学校,校舍由一间旧教堂改建,在上世纪30年代初由该区的天主教会开办,直到70年代底因为居民多迁至政府组屋居住而停办。

我在1962年入学,1967年小六毕业。在这六年,我经历了早期新加坡历史的演变。小一至小四,即1962年至1965年,新加坡与马来亚合并;1965年8月9日新加坡独立,这是一段政治动荡不安的时期。虽然当时年纪小,不太能理解时事,但从偶尔学校突然停课,父母亲吩咐不能出门,略知社会的不安宁。庆幸的是,自从新加坡独立,国家逐步进入正常状态,学校再也不会有突然停课的困扰,能够专心及顺利地完成接下来小四下半年至小六毕业的课程。

Tags (Categories): 

为闽南年轻苦力办的夜校

为了向过去百年为新加坡培育人才的华校致敬,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最近举办了“2014年华校校史展:消失的华校”,还出版了一本集合无数珍贵记忆的特刊。本报摘录了部分校友的真情回忆,与读者分享。

“南洋工商补习学校”据说是当时一些讲福建闽南语的华侨殷商,为来自中国家乡年轻人创办的。他们看到这些年轻人,到新加坡来当苦力讨生活,白天辛勤工作,晚上无所事事,或谈天或聚赌消遣,浪费时间很可惜。于是决定创建一所夜校,让有志气的大好青少年去进修学识,这就是创建南洋工商补习学校的由来。

至于学校是何年创办?由谁带头创办?原来的校址在哪里?何时搬迁到中峇鲁附近的欧南路小山丘上?庄日昆先生都不清楚。

说到学校的校园面貌,他介绍说:“进入校门后,沿着山丘地势由低地一路往上,有一条很长的有盖走廊,石阶到半途的左边是礼堂,音乐课、舞蹈及学校的庆典都在这里举行……从篮球场走过去不远有个小小的动物园,笼子里养着一两只猴子、兔子及数只鸡鸭鹅。

Tags (Categories): 

黄埔中学校风严谨没人作弊

  为了向过去百年为新加坡培育人才的华校致敬,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最近举办了“2014年华校校史展:消失的华校”,还出版了一本集合无数珍贵记忆的特刊。本报摘录了部分校友的真情回忆,与读者分享。

受60年代印度尼西亚排华影响,吴学光先生的父亲在1967年带着全家从印尼来到新加坡,成为新加坡首批“投资移民”。

学光先生是家中的老大,下面有两个妹妹和5个弟弟。当时正是上中学的年纪。在选择学校的考量,他回忆说:“我们家境比较好,父亲因此非常在意我学习的环境,他要我从底层去认识新加坡社会,选校首先排除了‘贵族学校’;他同时要我在一个比较安静的环境学习,这也排除了热心参与政治活动的学校,最后选择了黄埔中学。黄埔果然给了我一个非常朴实的学习环境,让我受益良多。到今天为止,我们的同学,还是走得很勤,大家的关系很好。这样的经历很重要。当日我如果去了贵族学校,可能就成了高高在上的人,和社会脱节。现在我很好,我们黄埔同学去的地方是不一样的,吃饭的地方也是不一样的,我们没有人会去酒楼吃饭,我们都在路口的咖啡店吃饭。这让我看到大多数国人是怎样生活,这也让我在上世纪80年代到中国去的时候,很容易适应中国社会的状态。”

Tags (Categories): 

身负重任念华校

    耶亚华先生出生于德光岛,是家中的长子,有12个弟妹,家里世代以捕鱼为生。虽然父亲没有受过教育,但非常有远见,早在60年前,就决意把刚从马来小学毕业的长子亚华送进华校。

    “当我小学五年级毕业之际,父亲问我是否要像他一样,捕鱼为生,终生穷困。如果不要,就要去读华校。父亲告诉我,华人从中国来的时候,两手空空,衣不蔽体,却有办法在几年后,拥有自己的事业,如开杂货店、买地建楼,这可能跟华人的书里面有什么秘诀有关。父亲期望身为长子的我能够到华校读书,并把学到的华人技能,教给12个弟妹。所以,当年我报读德光岛上公立爱华学校的时候,是身负重任的。”

当年德光岛上有5所华校:爱华学校、中华学校、中和学校、正光学校和英华学校,还有一所以客家话作为教学媒介语的益华学校。

Tags (Categories): 

南大华裔馆将保存<br /> ‘消失的华校’展出品

南洋理工大学的华裔馆将保存“消失的华校:国家永远的资产”展出的数百件华校文物,供日后展出。

本报日前报道,配合明年建国50周年,华校校友会联合会在华侨中学举办2014年华校校史展“消失的华校:国家永远的资产”,展出的数百件华校文物。

150名华校校友为此热心翻箱倒柜,找出1000多件珍贵文物,包括旧照片、毕业证书、奖状、成绩册、特刊和校徽等。其中七成由校友捐赠,其余由校友借出。

由校友捐赠的700多件展品,将在展会今天结束后,交由南洋理工大学的华裔馆保存,以供日后展出

华裔馆馆长周敏教授告诉《联合早报》:“这些华校文物是珍贵的历史遗产,也是新加坡历史的重要一环。华裔馆的宗旨是传承华族文化遗产,有义务支持这类展览,保存与推广华校的遗产。”

周敏教授计划两三个月内在华裔馆举办华校展览,但基于空间有限,他们会选出部分具代表性的实物展出。

她说,一些展品如教科书等可将之电子化复制,也可利用资料制作成视频供访客欣赏。

华裔馆的所在地是前南洋大学的行政楼,目前的展览包括南大图片展。南洋大学的创办与华校息息相关,周敏教授也计划把华校校友联合会所收集的华校照片融入图片展。

Tags (Categories): 

本地早年华校回忆录<br />学生上课淋雨臭虫咬

学生上课淋雨、被板凳的臭虫咬,更有学校甚至猪只大闹课室,已消失的本地早年华校走过怎样的路?300人展开“抢救记忆工程”,收集口述历史和文物,向华教前辈致敬,也让后辈感恩。

我国华校在1950年代全盛期有349所,华校生6万7856人,占学生总数11万7286人的57.9%。然而华校过后逐渐消失,1979年以后,政府陆续把一些华校转型为中英并重的特选学校,中学有11所,小学有15所。

配合明年的新加坡建国50周年,华校校友会联合会将于7月13日至20日,在华侨中学举办2014年华校校史展,主题是“消失的华校:国家永远的资产”。

展会筹委会主席潘国驹说,将展示当时的教育工作者如何在店屋、仓库、戏台、树下,没有电灯电扇的困顿环境中,坚持教学生艰苦学习并勤恳待人。

副主席潘星华说:“150名华校校友获知举办展会后,热心地在家翻箱倒柜,找出读书时代的宝贝,如照片、毕业证书、奖状、成绩册、特刊、校徽等,让我们收集了超过1000份珍贵文物。”

Tags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