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贝盈:隔而不‘离’的五天

动笔前一天的中午12时,我在酒店禁足五天的日子宣告结束。

事缘某个晚上,居家办公的我突然接到消息,说一个多星期前因为工作出席的一场活动,有人在活动之后出现症状并确诊感染冠病。

从我与病患接触那天算起,我只须禁足五天。公司为安全起见让我自己待在房间里,我因为住宿上安排不来,公司就马上替我找好酒店。

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