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佩瑜

万蜂伏卧像窗帘<br />吓坏实龙岗居民

远看像是一片窗帘,仔细一看却是成千上万的蜜蜂伏卧在组屋窗口,密密麻麻挡在窗前,吓坏实龙岗居民。

近来,在实龙岗和后港一带频频出现蜂群,网友纷纷向STOMP申诉自己的遭遇。

其中网友Rein前天透露,她住在后港4道一带的组屋,晚上突然听到姐姐传来惊呼声,跟着走进厨房看到有好几只蜜蜂飞了进来。

由于家里有小孩,所以丈夫赶紧弄死闯进家里的蜜蜂,但还有一些在窗外徘徊。据知附近居民都遇到类似情况。

另外,网友Elliot传来数张蜜蜂照片,许多看过的网友声称是“梦魇”,照片里成群的蜜蜂让人毛骨悚然。

住在实龙岗中路第418座组屋12楼单位的她说,昨天傍晚看出窗外,看见由蜜蜂组成的“窗帘”,它们就“泊”在窗外。

她说,庆幸当时窗口是关上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她透露,一些蜜蜂还钻进冷气机的通风口,灭虫专家指这是他看过最大的蜜蜂群之一。

本报两个月前也曾报道,2000多只蜜蜂钻进红山巷第81座组屋8楼的冷气槽,在里面建7大片蜂巢,冷气槽变“蜂箱”。

专家灭蜂居民关窗

灭虫专家杀蜂,市镇会和警方逐层通知居民关窗。

也是住在12楼,不愿透露名字的黄太太说,是她邻居的房间窗口爬满蜜蜂。

Tags (Categories): 

老巴刹重开首日<br />食客蜂拥位子难找

2000人涌入翻新后首日重开的老巴刹,食客赞通风凉爽,食物起价还能接受,纷说以后会常光顾。

本报昨日报道,原定去年11月完成翻新工程的老巴刹,工期从2个月延至9个月,今日才正式开门迎客,食物也随设备更新、摊位租金调高而加价。

记者今日走访现场,8成以上摊位已在营业,午餐时段超过2000位食客纷至沓来,人头攒动,翻新后增至2500个座位的老巴刹,依然一位难求。

业者为增460个座位,将原有90个摊位减至54个。高峰时段,每个摊位前都大排长龙。

大部分人在老巴刹中央位置就座。他们表示翻新后老巴刹通风系统改进不少。

老食客李先生说:“过去老巴刹比较热,座位也窄。现在通风好,坐着又宽敞又凉爽。”

点心店经理邹文仁也表示,摊位厨房空气流通,从早工作到现在都不流汗。

本报昨日报道提到,食物价格普遍上升5角到7角,今早也有摊主说租金从2400元增加到4000元,鱼汤一碗从4元5角涨到5元5角。

受访顾客普遍认为,若考虑美食卡的10%折扣,对涨幅还能接受。

附近居民赖承荣(71岁)说:“老巴刹食物价格和周围食阁差不多,可以接受。而且全新的老巴刹干净,位子多,以后还会来。”

Tags (Categories): 

抗病逾半世纪<br />商人活上百岁

5病缠身却积极求医,100岁人瑞多活半世纪,昨天安详去世。

他40多岁后,陆续患上初期胃癌、胆结石、心脏病、肺炎和带状疱疹(俗称“生蛇”)。

人瑞李一纯的长子李清(62岁)今早在加文纳路公寓的灵堂受访说:“爸爸当年确诊患病后,还在1975年到台湾做体检和治疗,无论身体出现任何小病痛,都会马上看医生。”

他说,父亲之前饮食偏向重口味,喜欢吃小吃和肉骨茶,但患病后吃得很清淡。

“他患病后早餐喝粥、午餐吃云吞面,不再吃油腻食物。”

家住加文纳路公寓的李一纯,1982年创立投资公司李一纯父子私人有限公司,他坚强抗病超过半个世纪,昨天在家中病逝,享年100岁。

李清说,家族有长寿基因。“大伯终年90岁,二伯去年过世时也是100岁。”

李一纯育有2子1女,另有4名孙子和4名曾孙。

他将在下周四出殡,送往万礼火化场火化,丧事以基督教仪式进行。

坚持出院陪爱妻

深情人瑞自知不久人世,最后一年拒绝住院,坚持多在家陪86岁爱妻。

李清说,父亲很爱母亲,多次表示不放心她,担心自己走后没人照顾她。

“母亲也曾说,如果父亲走了,她也会随他而去,没想到他听了后,更坚定要活下去。”

Tags (Categories): 

熟食中心抽风机<br />坏7星期未修理

熟食中心抽风机坏了7星期未修理,摊主无奈自备风扇抽风机“驱”热,申诉摊位热得像“蒸笼”。4月尾,裕廊西大牌505熟食中心4个摊位的中央抽风机突然发生故障无法操作,受影响的4摊位分别售卖咖喱饭、饮品、炒米粉和云吞面。

狮城温度炎热,5月以来室外平均最高温度达摄氏31.6度,如今抽风机坏了无法排烟排气,让摊主员工热上加热。

记者走访时,即使坐在摊位外,10分钟不到就就开始冒汗。

炒米粉摊位摊主陈春发(43岁)说,摊位本来就很小,只能同时容纳两人,空气流通不好,现在抽风机坏后,每次炒米粉时汗流浃背。”

“简直就像是三温暖,胸口闷得不行,呼吸也困难。现在只希望天天下雨,就没有那么热了。”

他说,摊位的帮手甚至告诉他热得无法工作,若没改善就要辞职。

咖喱饭摊位摊主俞炜敏(48岁)说,没有抽风机后,在摊位里炸食材,热得像“焗炉”,摊位帮手一个月内连连生病请了4次假,就连平时不生病的太太也中招。

为了“赶走”热气,他还自掏腰包200元买了一台小风扇和一台小抽风机。他表示:“但是作用都不大,目前希望市鎮理事能尽快修理抽风机。”

云吞面摊位摊主孔庆发(58岁)表示,热到一家大小喉咙痛,无法像平时呆在摊里超过两小时,4人要轮流进摊位煮面,一次顶多呆上一小时就换人。

Tags (Categories): 

建屋局新组屋<br />每层楼增设环保垃圾槽

每层楼增设“环保垃圾槽”,每月收集的再循环物品就多出4倍!由于反应良好,建屋局自今年1月推出的新组屋,每层楼多设“环保垃圾槽”。建屋发展局2006年首次在蔡厝港297C座装置中央再循环物垃圾槽,让丢弃再循环垃圾更方便。这项计划过后推展到榜鹅的绿馨苑(Treelodge)和盛港Fernvale Vista组屋区。

以榜鹅绿馨苑7座组屋为例,每层楼垃圾槽“成双”,一个给居民丢普通垃圾,另一个则丢旧衣服、塑料、玻璃、纸板等再循环垃圾。

建屋局提供给本报的最新数据显示,绿馨苑每座组屋每月回收的再循环垃圾平均400公斤,比一般组屋多4倍。其他不设“环保垃圾槽”的组屋,得靠工人每两周上门沿家挨户收集,效率明显较低。

建屋局2011年的调查显示,“环保垃圾槽”自2010年推行后,获得绿馨苑97%居民支持,许多人都习惯主动分类垃圾。

由于居民反应良好,建屋局将“环保垃圾槽”计划推广全国,所有从今年1月起推出的新组屋,每层楼都有“环保垃圾槽”。

目前,已有34个预购组屋项目的194座组屋,设计蓝图包含“环保垃圾槽”,其中绿馨苑和Fernvale Vista已竣工,其他的仍在建造中。

开门就能教孩子垃圾分类

Tags (Categories): 

顶下'天记'神秘人现身<br />杂货店变身复古咖啡厅

砸重金顶下55年历史杂货店“天记公司”店面和招牌,“神秘人”终于现身,他们是夫妻档,4天前在原址将杂货店变身为浓浓甘榜风情的复古咖啡厅,让人重温童年回忆。这里有杂货店装零钱的美禄罐,免费送顾客山楂饼和柠檬糖,还有复古的投币游乐机。本报去年10月报道,坐落在加冷一带达哥打弯第12座组屋底层,有如地标的老牌杂货店“天记公司”,在经营54年后,因店主林天亶(85岁)年迈且无力承担昂贵租金,决定结束营业。

新闻刊登后掀起国人怀旧热,纷纷前去参观、拍照,买饼干,买古董作纪念,还有神秘人买下“天记公司”标志性蓝色招牌,顶下店面。

星期二(17日),杂货店已改造成写意风格的咖啡厅。

保留‘古董’摆设

记者接获消息走访,37岁店主符气诰正忙着给顾客端上咖啡,妻子林浿仪(38岁)在旁帮忙,夫唱妇随。

符气诰当过设计师和公务员,也从事一些投资,妻子2年前辞去电视台节目监制工作待产,儿子已1岁多,目前再度怀孕。

符气诰说,为买“天记“招牌和重新装修店铺,花了不少钱,但他不愿公开具体数额。

“为了打造心目中的甘榜情怀咖啡馆,我们两年间跑遍了全岛,直到去年某天经过这里,古早宁静氛围深深吸引我,得知林先生打算结束营业,我们24小时内就拍板敲定顶让协议。”

Tags (Categories): 

女生失踪10天<br />七旬阿嫲担心

说要去机场快餐店找兼职工,却一去不回,中三生失踪10天,七旬老阿嫲感担心,行动不便仍想出门找孙女。警方正在寻找一名14岁中三女生纳碧拉(Nur Nabila Buzainey)的下落。

根据警方文告,少女身高1.55米,身材微胖,蓄长发,失踪前身穿浅绿色衬衫和牛仔裤。

她在本月9日上午11时30分,离开宏茂桥3道第585座组屋2楼的祖母家。

本报昨晚走访时,不愿具名的78岁阿嫲应门说,孙女就读尚育中学(Changkat Changi Secondary School)中三。

她说,目前是学校假期,孙女当天说要去樟宜机场的快餐店找兼职工,却没再回来。

她怀疑孙女可能到朋友家,但一直没拨电报平安,让她很担忧。

“我想要出门找她,却不知道怎么去找。我也行动不便,儿子(孙女的叔叔)不让我出门找。”

她说,孙女小时父母离异,原本与父亲同住。父亲再婚后,约5年前搬来和她和叔叔同住。

警方呼吁知情者拨热线1800-2550000,或上网www.spf.gov.sg/CrimeStopper。,提供线索。

Tags (Categories): 

跑车货车相撞<br />货车司机乘客轻伤

跑车疑违规从最左边车道右转,被货车撞上后,司机一度困车内,货车女司机与女乘客受轻伤,直呼:“吓得全身发抖!”车祸昨晚7时10分左右,在实龙岗路和明远路(Beng Wan Road)路口发生。

本报接到读者通知,赶往现场采访。涉及车祸的是橙色跑车和黑色货车。

记者观察,跑车右门撞凹,但看似30来岁的男司机不愿置评。

货车女司机邓米奇(34岁,道具公司老板)则告诉记者,她车上有两名女乘客,“我们刚下班,准备到后港一带吃晚餐”。

“实龙岗路有三条车道,跑车原本行驶在最左边车道,我行驶在最右边车道,跑车突然快速从最左边车道切入中间车道,准备右转入明远路,导致两车相撞。”

她说,撞车后,她的胸口隐隐作痛,另一乘客背部也有些疼痛,“我们吓得全身发抖,但也担心跑车司机的状况,急忙下车去查看。他困在车里,民防人员抵达后才被救出来”。

邓米奇也说:“还好我所载的道具没损坏。至于身体疼痛,我打算晚上再去医院检查。”

她叹气道:“我打算去欧洲三周,希望不会影响行程。”

Tags (Categories): 

买10元中3000元<br />幸运男现身:不是第一次

投注10元中3000元的幸运男现身受访,声称自己小赌怡情,只下一注见好就收!

男子同时透露,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发生,4年前的世杯赛测中德国以4比0击溃阿根廷、以区区30元赢得4500元的球迷,同样也是他!

本报日前报道,社交媒体网络SGAG疯狂流传一张下注票根,显示一名测球神准的男球迷,测中荷兰以5比1大败西班牙的准确比数,结果以区区10元为自己赢了3000元,让网民大为羡慕,全城热议。

本报事后追查多日,终于在昨晚9点50分,于裕廊坊职总霸级超市的投注站逮到这名幸运男佘清煌(29岁,销售员)。他当时正好陪妹妹去投注站下注,未婚妻张捷韵(27岁,会计师)也在身旁。看到记者之初,佘清煌一脸惊讶,但他很快恢复过来,回答记者的问题。

佘清煌说,虽看好荷兰,但今天凌晨的赛事并没有“趁胜追击”。

谈到荷兰大胜西班牙的赛事时,佘清煌说,“该场是最具看头的赛事之一,上届冠亚军小组碰头,我看准荷兰,所以小赌10元,让观看赛事时更刺激,更精彩。”

他说,“这是我在这届世界杯第一次下注,没想到如此幸运!我告诉别人,都没人相信我!”

未婚妻张捷韵说:“当天凌晨5点赛事过后,他致电告诉我说他中了3000元,我还叫他别骗我,直到后来在面簿上看到票根,我才肯相信他,真的太有运气了。”

Tags (Categories): 

女大生熬夜追球<br />敷面膜救肤

女大学生夜夜追球,皮肤干燥,敷面膜恶补。世界杯球迷各施妙计,避免凌晨看球而精神不济,影响生活作息。

佘燕虹(21岁,大学生)说,现在是学校假期,隔天不用早起上学,所以几乎每晚追看球赛,从凌晨12点追到4点,感觉皮肤超干燥。”

“因为晚睡,隔天下午3点才起床,生活作息一团糟,为不让自己看起来太憔悴,每天敷面膜补救!”

学生文昇(16岁)说,为看球赛,连续几天5点睡,3点起,精神无法振作,所以打算挑着看,只看所支持的球队,如巴西和葡萄牙。”

助理监工饶天龙(39岁)则说,他很想观看赛事,但因工地的工作需要打起精神,所以没法夜夜追球。幸亏现在资讯发达,隔天再看体育新闻、网上评论或精彩赛事回放,也可以感受气氛。

车胎维修员蒋金峰(31岁)说,为不影响第二天上班的精神状况,只看第一场赛事,忍痛割爱其他场,“看球赛还是要看整场的,这样才刺激”。

佘清煌(29岁,销售员)则说,会等到周末再看赛事,若在周一到周五遇到所支持球队有比赛,就请年假观看,“世界杯四年才一次,可让自己放松一点”。

球迷建议新电信灵活收费

世杯赛下星期迈进次圈,读者建议新电信灵活收费,让球迷以70元收看下半段赛事。

Tags (Categorie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