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佩瑜

新车未拿到 旧车被转名<br />称付万五订金 单亲母报警

  单亲妈妈1万5000元订金,折旧换新车,指车行还未交新车,却擅自把旧车转名到车行名下,还拿去抵押借钱,愤而报警。

张女士(42岁)今年4月21日付1万5000元订金,向一家车行购买一辆全新的本田Vezel型号轿车,原定6月底或7月初交车,而在交车当天,她将通过车行将本田旧车折旧换新。

因旧车是在前夫的名下,她要求车行先将旧车转名到她名下。她的前夫在5月收到汽车已经转名的通知,但她7月通过另外一家车行为旧车估价时,才发现汽车竟然转名给车行,还被抵押借钱。

她说,车行过后坦承周转不灵,所以用她的旧车抵押,向金融机构借约两万元。

“但对方否认擅自把旧车转名,还说是遵照我的指示,我怎么可能还未拿到新车,就答应转名?”

她说,同天购买同款轿车的两个朋友,虽然也面对逾期交车的问题,但相继在9月和10月拿到车,唯独她过了大半年还未拿到车。

她担心拿不到新车,旧车又不在自己的名下,随时会被拖走。

她已经就此事报警,警方也证实报案。

车业公会第一副会长:车行或是周转不灵

车行表示当事人会拿到新车,并指很多车商都面对汽车延期送货的问题,他们也不例外。

至于转名之事,车行则不愿多谈。

Tags (Categories): 

实里达高速公路和伦多道<br />一小时5车祸

今天清晨下雨,实里达高速公路和伦多道,一小时内发生五起车祸。

第一起车祸发生在清晨6时,地点是实里达高速公路(SLE)朝武吉知马高速公路(BKE),靠近淡滨尼高速公路(TPE)出口处。

一辆白色罗厘和一辆白色轿车不知何故相撞。事故导致罗厘侧翻在路中央,而轿车则“铲”上中央分路堤的草坪,车头严重损坏。

第二起车祸,今早6时34分发生在靠近伦多道出口处。一辆罗厘疑打滑侧翻,31岁司机受伤送院。

第三起车祸,在半小时后,发生在靠近淡滨尼高速公路(TPE)出口处,一辆红色电单车疑失控打滑,24岁女乘客受伤,送进邱德拔医院;而24岁男骑士疑是酒后驾驶而遭逮捕。

第四及第五起车祸,今早6时19分同发生在伦多道往义顺方向。

目击者罗先生告诉本报,今早看到一辆三菱轿车失控中央分路堤,而另一辆徳士则卡在旁边的排水渠道。

他说:“当时的路面相当滑,车祸有可能因此发生。”

据了解,这两起车祸并无关联,都无人受伤。

Tags (Categories): 

盗用护照来新非法打工<br />越南女监14个月

曾在本地夜店当过歌手,越南女要到狮城非法打工,担心入境被拒,向朋友借来护照成功入境。不料,她回国时被识破盗用他人护照,结果换来14个月的监禁。

被告是越南籍女子阮氏玉湾(34岁),她被控抵触两项护照法令以及一项移民法令。控方以一项护照法令提控,其余交由法官下判时考虑。

根据判词,去年1月15日被告首次来新,当时她获得工作准证在本地夜店当表演艺人,被告后来在准证过期后的六天才离开狮城。

同年9月11日被告再次来新,可是在通关检查时被移民局官员查问一番后,才成功入境。

她回国后告知朋友她的经历,获知有不少越南女子曾被拒入境。

之后,被告打算来狮城非法打工,担心可能在通关时会有问题,加上曾在本地夜店当歌手,可能会被拒绝入境。

  她因此决定借用朋友的护照入境,还在入境卡上谎称没用过别的护照入境,而在今年4月8日顺利入境,获得30天的社交访问准证。

被告在同年5月5日持着朋友的护照出境时,被机警的移民局官员识破,护照并不属于被告。被告随后被逮捕。

被告求情时表示感到后悔,希望可以早日回国照顾父母,在家乡还有一笔债需要偿还。

法官表示,被告有预谋并精心策划干案,被判坐牢14个月。(人名译音)

Tags (Categories): 

到公寓住家做整容<br />女郎险毁容 索赔闹风波

有人在公寓住家做整容,44岁女销售员被便宜1000多元的价格吸引,花2000元做微整形手术,申诉打了Botox和蛋白线两周后仍红肿,差点毁容。

当美容保健产品推销员的刘小姐(44岁)说,她找无牌“整容师”索赔两万元,对方不肯,还扬言大可告她,反正她不是没坐过牢。

  刘小姐说,因工作需要保持年轻形象,她两周前到小印度一带的公寓单位做微整形手术。

她说:“之前也在她的住家做过下巴,她的手艺还不错,就再次光顾。”

这次她再花2000元,给嘴唇打肉毒杆菌(Botox)以及给脸颊打蛋白线提升肌肤和瘦脸。据她了解,到诊所同样手术的市价超过3000元。

  据她之前的经验,做完微整形手术一般会红肿两周。

已过两周 红肿未消

这次已过两周,她红肿未消,嘴巴痛得不能讲话,左嘴角旁出现一条凸起的不明线状,右嘴角则有一个小洞,里头有腐烂征状。

她声称,看了正式注册的医生后,被告知需要做手术去除,而且要等三个月到半年才能完全康复。

她过后上门讨公道,希望对方可赔她两万元,让她进行修复。

她说,“对方不肯赔钱,说把事情曝光给媒体也不会加重刑罚,并说我大可告她,说反正不是没坐过牢。”

Tags (Categories): 

吃肉串吃到铁丝<br />男子喉破咳血

有网民称吃日本餐时,不幸在肉串中吃到金属丝,喉部被刺伤,甚至咳出血入院急救。餐厅老板受访时表示,或许是在清洗烧烤架时,金属刷上金属丝脱落造成。老板已向该顾客道歉,并愿意赔偿。

网民uni belle在个人面簿上申诉,说前晚(6日)7时左右,与男友到唐城坊一家日本餐厅用餐时,点了烧肉串来吃,但吃着吃着,男友突然感到喉咙被尖锐的不明物刺到。

  她形容,男友当时感到轻微的呼吸困难,立即把食物吐出来,而发现里头还带有血,他们决定立即求医。

网民离开餐馆前,向老板反映此事,并表示会先付餐费,但若这起事件与食物有关,将会追讨餐费和药费。

她不满地说,老板当时的回答是“不知道并表示会咨询律师”。

两人过后到了附近的诊所求医,最后在医生的建议下,前往医院急诊室接受治疗。

医生最后在男友的喉咙取出一条金属丝。过后还告知说,“如果把金属丝吞下去,就要开刀”。

网民表示,已通知国家环境局这起事件。而男友目前正在吃药,已无大碍。

来自日本的男老板受访时说,相信因双方的语言障碍,导致当中有所误会。

如今知道责任在店里,老板已向顾客道歉,并愿意承担医药费。

老板解释说,基本上每烧烤一道菜式,就会用金属刷刷洗烧烤架,金属丝可能在过程中脱落在架子上,然后黏到食物里。

Tags (Categories): 

花拉公园站路酒店施工失火<br />200客工急疏散

花拉公园站路酒店施工时发生火患,200名客工被紧急疏散,所幸没人受伤。

这起意外发生在昨晚7时左右,地点是花拉公园站路正在修建中的综合项目花拉广场(Farrer Square)的17楼房间。

本报接获热心读者通报后,赶到现场时,民防部队已经在场救火,警方也在场维持秩序。

约200名客工从工地疏散后,坐在事发地点对面的草坪,附近有上百名公众驻足围观,现场气氛紧张。

在附近工作的旅行社老板扎科(Jakir,32岁)受访时说,事发不久后,工地有人鸣起喇叭,通知在工地工作的客工紧急疏散。

他说:“大家反应都很快,不到几分钟,就有上百个客工被疏散。”

根据扎科所拍的视频显示,17楼房间起火,民防人员冲向火场灌救,几名客工则从花拉广场跑出来,一名警员正大声指示客工们远离火场。

民防部队受询时说,他们昨晚7时29分接获通报,指花拉公园站路一栋修建中的建筑的17楼房间起火,着火的是部分木制物品。现场的工人在民防部队到达前已经自行疏散,没有人在事故中受伤。起火原因还在调查当中。

Tags (Categories): 

女工掏刀欲捅前男友<br />刺伤劝架同事监12周

屠宰场女工与前男友起冲突,女工掏出9.7公分长的刀要捅对方,混乱中却刺伤劝架的同事,被判坐牢12周。

  来自中国的被告胡海燕(译音,39岁)被控一项鲁莽行事造成他人受伤。

  事发在今年10月11日晚上11时55分,地点是圣诺哥弯(Senoko Crescent)32号的鲜鸡屠宰场。

  被告和47岁的前男友都在鲜鸡屠宰场工作,负责食物加工。

  两人早前已因分手而闹得很不愉快,在事发时再次因工作而吵了起来。

  后来两人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继续工作,但被告怒气未消,她拿起一把原本用作切鸡和去鸡皮的的刀走向前男友。双方开始扭打起来。

  好心男同事(47岁)见状,上前尝试分开两人,被告却在混乱中刺伤了同事的左腿。

  同事过后被送往陈笃生医院接受治疗,两公分的伤口需要缝针,也需拿三天病假休养。

  被告求情时表示,事发时一时冲动惹祸,希望能尽快回国和家人团聚,重新生活。

  法官判她坐牢12个星期,从她10月13日入狱算起。

Tags (Categories): 

大士关卡今早车祸<br />电单车罗厘相撞 1死2伤

大士关卡今晨发生车祸,两辆电单车和一辆罗厘不知何故相撞,造成一死两伤。因正值交通流量繁忙时段,事故导致交通大阻塞三个半小时,进入本地工作的客工受困车龙,叫苦连天。

  致命车祸发生在今天清晨5时左右,地点是新马第二通道(Second Link)往大士关卡方向。

  一名51岁的华族电单车骑士不知何故,遭马国注册罗厘撞上,当场丧命。

  而事故中另一辆电单车也被波及,33岁的印族男骑士以及32岁女乘客在清醒状态下送往廷芳综合医院接受治疗。事故中死伤三人都是马国公民。

  警方事后封锁了巴士和罗厘车道进行调查。网民Tiny Koh就说,因三条车道剩下两条,造成大塞车,她就受困在车龙两个小时。

   这起意外因发生今早的尖峰时段,严重影响了关卡抵境交通,一度导致交通大堵塞。

  据交通摄像机画面,早上7点10分左右,可见关卡前排起长长的车龙,现场至少有三辆警车,还可以看到一个蓝色帐篷。

  根据读者提供的现场照片,不少车主和乘客耐不住等待,直接走出车外透气,或立即拨打电话通知老板会迟到。

  网名李先生留言说,“塞了两个小时,完全不能动,平时只需半小时就能过境,今早却用了多七倍的时间。”

Tags (Categories): 

扔水壶烫伤人<br />火爆叔监3周

不满被指霸位,58岁火爆叔向女服务生先扔热咖啡杯,再扔烫水壶,却不幸烫伤无辜顾客,被判坐牢三周。

  男被告廖金瑞面对两项鲁莽行事以危害他人安全以及一项鲁莽行事造成他人受伤,控方以其中两项提控,另一项交由法官下判时考虑。

  被告案发时是白沙购物中心新旺香港茶餐厅的洗碗工。

  事发在去年11月21日下午3时30分左右,被告当时到东福坊(Eastpoint Mall)的新旺香港茶餐厅找朋友聊天。

  抵达餐厅后,他点了一杯咖啡后坐下,接着到厨房找当厨师的朋友,两人过后坐到另一张桌子聊天。

  越南籍的女服务员(22岁)向前问被告是否还要留在第一张桌子上的咖啡,说如果要就拿到自己的桌子,因餐厅里不够位坐。

  被告听了很生气,认为服务员对他很无礼。

  被告过后拿起装有咖啡的陶瓷杯走向服务员,并大骂对方对他不礼貌。

  即使服务员向他解释这么做只是为了帮顾客找位置,被告也不理,直接把杯子扔向服务员。

  所幸服务员躲避过,杯子打碎在地。

  被告紧接着拿起装有热咖啡的热水壶再次扔向服务员,里头的咖啡洒出,烫伤一旁的顾客。

  被告求情时表示,案发时一时冲动才会做出如此蠢事。

Tags (Categories): 

为车资与Uber司机起争执<br />两女连家当'弃'20公里外

明明应用程序显示只需两角四分特价,就能坐Uber召车搬家,抵达目的地后却被告知车资是六元两角,两名女郎没钱付,指遭司机载到20公里外的警察局,丢下两人和五个行李。

原住义顺环路第327座组屋孙小姐(29岁,超市员工)和同姓室友(文员,30岁),在上周三晚上(11月30日)搬家,到附近的第512座组屋。

因近日Uber召车服务搞促销,若以原价搭UberX种类的车程,接下来五趟,每趟都减五元,于是两人决定乘坐UberX搬家。

指App显示只需两角四分

当晚10时左右,两人开始搬家,只花五角钱,搭了第一趟UberX。

过后两人继续乘坐第二趟UberX,Uber的手机应用程序(App)显示只需两角四分。

两人一向都用现金付款,当时带着几角钱,拖着两个行李箱和三大袋家当,就上车了。

然而到了目的地,司机却出示Uber的应用软件,告诉两人车费是6元2角。

她申诉,因搞不懂状况,不知道谁的App出现故障,当下立即联络Uber公司,却联络不上。

两人当时身上没现金,也没信用卡,也无法支付车资。

“司机当时载我们继续往前走,边开车边埋怨App,讲着讲着却开始生气,最后竟然载我们到乌美一带的警察局。”

Tags (Categorie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