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佩瑜

投资虚拟货币 <br /> 60人称遭骗160万

约60人投诉,投资虚拟货币超过160万元,发现落入金字塔骗局,事隔近两年找追债公司求助,其中20人集体到商业事务局报案。

至少60人声称,听取“UFUN STORE PTE LTD”一年内的可赚取20倍可观利润后,购买虚拟货币,投资共超过160万元,但却迟迟无法回本。

协助受害者的追债公司昨天在记者会上表示,这些受害者是从2015年5月起分别向警方报案,当中有希望养老金增值的退休人士、也有要为孩子赚大学学费的家庭主妇。

由于时隔已近两年,回本依然没着落,因此当中20人昨天集体向商业事务局再次报案。

投资者购买虚拟货币后,有两个方式能让虚拟货币增值。第一,靠Ufun的东南亚房地产等大型投资项目赚取利润。第二,介绍更多新会员,从中抽佣金。

其中投资者张秋香(52岁,美容治疗师)在2014年8月投资了4万元,只拿回利润4000元,血本无归。

她申诉,到了2015年就没再收取任何利润,公司诸多借口解释,一时说系统被冻结,需要另开平台,游说大家投资另外一个平台;一时又游说大家介绍更多新会员,从中抽佣金。

受害者声称,他们每次购买虚拟货币,都是将现金或转账支付给“上线”,而“上线”就会把钱交给一名姓李的新加坡负责人,交易过程中并没给予收据。

Tags (Categories): 

天天吃蒜爬7层楼<br />女人瑞活到105岁

女人瑞天天生吃蒜头,爬七层楼梯到103岁,无痛无病活到105岁。

出生于福建的女人瑞陈振,本周一(6日)凌晨2时在陈笃生医院百年归老,享年105岁。

她育有四男三女和两个干儿子,丈夫早在52年前过世,二儿子也离开人世。

她的三儿子金细(70岁,塑胶模型工厂兼职工)在宏茂桥5道的灵堂受访时说,母亲独立自主,生活完全能自理,在103岁以前都是自己洗澡、洗衣,完全不需要靠别人。

他说,记得两年前医生为母亲做身体检查,还说她的身体很健康,没有任何老人病。

不过,他表示,这两年母亲的视力、脚力都逐渐退化,大年初四(上周二)开始喘气,吃不下。

谈到母亲的养生之道,他说,母亲以前在罗弄泉的甘榜种田养猪,每天赤脚踏土,体内没湿气,底子本来就好。

后来母亲搬到组屋居住,一直不敢坐电梯,这些年来天天上下七层楼的楼梯,来回家人在三楼和十楼的两个单位,也成了每日强身健体的好运动。

此外,他说:“母亲爱吃蒜头,生的熟的都吃,特别喜欢把生蒜头搅碎涂薄饼或者直接包着几颗吃,可能也起了杀菌的作用。”

陈振的遗体停柩在宏茂桥五道第522座组屋,将在星期天(12日)下午2时出殡。

挚友相伴78年

Tags (Categories): 

送货员被爆用公司车<br />每天‘偷赚’上百元外快

网购火热,连带对送货服务需求也飙高,兼职送货员更是供不应求。有送货员被爆出有正职,却在工作时间利用公司货车送货“偷赚”,送一家赚3元5角,每天可赚上百元外快。

  不愿具名的受访者,本身也是送货员。他表示,上周二(24日)下午,有同行看他太空闲,盛邀他帮忙送货。

  他声称,当时以为是义务帮忙,就跟着到淡滨尼路一带的代购公司的货仓看看。

   他说,到了才发现,不少公司的送货员偷赚外快,在上班或下班时间,用公司货车替代购公司送货。

  “每送一个地址就有3元5角的酬劳,轻轻松松就能至少跑30个地址,日赚百元。”

  他表示,虽然外快相当吸引他,但不想违背良心,当场拒绝同流合污。

  据他描述,货车来自各行各业,有的是灭虫公司,有的是食品公司。

  他认为,若使用灭虫公司的货车送食品快递,不太卫生。

  记者也联系上隶属代购公司的送货员,他透露公司刚成立不久,就开始聘请兼职送货员,他们都是相互介绍加入,如今车队越来越庞大,是全职人数的五倍。

  “这些货车来自各大公司,司机有本地的,也有持工作准证的。”

  他说,若熟识路线,有兼职员工花三个半小时,一天就能跑80到90个地址。

Tags (Categories): 

养25猫熏恶臭<br />建屋局告猫主

裕廊西组屋变猫屋,一家三口与25只猫住同一屋檐下,臭气熏天邻居大叹受不了,三政府部门先后找上门,猫屋一家依旧我行我素,谁也拿这家人没辙。

猫屋位于裕廊西71街第716座组屋的八楼,一间四房式单位里头养了25只猫。

建屋局已采取法律行动,起诉猫主。

据了解,单位住着一家三口,夫妇均为40多岁,有稳定工作。

猫只是属于爱猫的女主人,但她却不爱清洁猫粪,导致恶臭弥漫到屋外,让左邻右舍饱受臭气困扰一年多。

主要受影响的五户家庭,住在七楼至10楼,九楼居民黄先生(57岁,退休老师)说,前年6月窗外突然飘来一阵阵“腐尸味”,吓得连忙通知有关单位,后来才发现是楼下邻居不负责任,没清理猫只的粪便所导致。

住了27年的他说,为此这一年多来都不敢打开门窗,嗅不到新鲜空气,开冷气解热又令电费猛涨,苦恼不堪。

八楼邻居苏女士(70岁)感同身受,她说,除了臭味难忍以外,也招来了很多苍蝇,家里需要准备好苍蝇拍和苍蝇贴,随时派上用场。

“有一次没把食物盖好,食物被苍蝇污染了,搞到我又吐又拉。”

傅先生(59岁)也说,家里的窗口都要时刻关上,需要打开大门透气时,就把风扇对准门外,把臭气吹回出去。

Tags (Categories): 

壮男租床位嫌闷热<br />'借'商场吃住近4年

嫌自己租的房子又闷又热,男子在裕廊坊找到更好的“居住”环境,有免费水电、冷气还有wifi,在那里吃喝拉撒睡,一住就将近四年。

有读者来电通知本报,裕廊坊(Jurong Point)有流浪汉长期“借宿”,还利用那里商场的电源。

记者到场采访时,才发现原来所谓的“流浪汉”陈金福(35岁)并不是无家可归。

陈金福受访时声称,自己以250元租下了旧文礼一带组屋的床位,但单位住宿条件不好,又闷又热,而且与房客相处不来,因而他宁愿到裕廊坊借宿。

他说自己只有一两天回住所洗澡,其余时间不是在上班,就是呆在外头,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近四年。

但他却不承认自己是“流浪汉”,他说,自己不是在流浪,只不过是另一种生活方式。

记者采访他时,他正坐在商场外的地上,喝着豆奶,吃着面包,沉浸在平板电脑的连续剧里。

他乐在其中地告诉记者说,那里除了空气比较清爽,又有免费无线网络(wifi),手机没电了还能“借用”商场的插座充电。

陈金福在裕廊坊并没有固定的“地盘”,商场外、楼梯口或一些走道,都是他借宿的地方。由于商场里有24小时的超市,即便到了深夜,商场还是开放着。

他称,露宿期间不曾被赶,而且偶尔还会看到其他“天涯沦落人”。

Tags (Categories): 

牛车水一小贩摊位<br />有人出万元标得

  小贩摊位租金被标至五位数天价。竟有人以每月1万元的价格竞标牛车水珍珠坊小贩中心摊位,相比之下,第二高的标价只有510元,此天价让珍珠坊小贩中心的摊位一跃成为新加坡最贵小贩档。   珍珠坊小贩中心一个5.84平方米的摊位,最近引来纷纷议论,有人竟以1万元的高价标下该摊位。同一个小贩中心第二高的标价只有510元,两者之间的标价差距之大令人咋舌。这也是政府取消租金底价四年多来,第一次有小贩中心摊位标价达到五位数。   根据国家环境局的网站资料,这个01-1002A的摊位是在去年10月13日至26日公开招标,共有五方人马出手竞标,其中Lian Yew Chung出手阔绰,以1万元竞标,其余四位竞标者出价都低于510元。除了这个摊位,Lian Yew Chung也以3000元竞标隔壁的01-1002B摊位,这两个摊位规定只能售卖获回教食品认证的熟食。
Tags (Categories): 

求婚戒找到了<br />浪漫男圆求婚梦

悄悄把求婚戒指放进刚买的香奈儿手提包,想要给女朋友惊喜,谁知装着限量版包包和求婚戒指的行李箱竟在樟宜机场不翼而飞,求婚男想要制造浪漫,却换来一次痛彻心扉的经历。所幸三天后行李箱失而复得,旅程和爱情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蓝炳翔(27岁,发型师)本月2日和女友乘搭马印航空(Malindo Air)从吉隆坡飞回新加坡。

他告诉本报,当天因为机场人很多,飞机抵达40分钟后两人才成功出境,前去领取行李。谁知去到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的指定行李运输带时,只找到其中一个行李箱,另一个却不见踪影。

蓝炳翔指不见的行李箱里有一双Onitsuka Tiger的新鞋子、名牌化妆品以及价值4819元的限量版香奈儿(Chanel)手提包,更心疼的是,手提包里藏有准备用来求婚的戒指,全部总值超过8000元。

蓝炳翔当时已向吉隆坡机场以及马印航空证实行李箱已经上了飞机,所以一度怀疑行李箱被人拿走了。

他说,之前为了索取税务退款(Tax Refund),还在吉隆坡机场打开行李箱,拿出香奈儿手提包让工作人员检查,怀疑当时可能“露财”了,所以才会被人瞄上。

他说:“这趟是即兴旅行,一开始从新加坡坐巴士到马六甲,过后才决定到吉隆坡,然后飞回新加坡,回来当天才买机票,以为一个小时直飞回国不会有事发生,所以没买旅游保险。”

Tags (Categories): 

破产狮城商<br />马国沦为人蛇刚遣返又撞车

狮城破产商人流落马国当九年人蛇,两周前被遣送回国,身上只剩六元,幸好遇见两名好心青年出钱让他住旅舍,但祸不单行隔天被汽车撞入院,处境甚凉。

昨天是冬至团圆日,72岁的吕金木却孤零零地坐在病床上吃着医院餐,向记者娓娓道来他的处境。

单身的吕金木与家人近40年没联系,这些年来独自一人打拼。

九年前他的贸易生意失败,欠下供应商大笔债,就连轿车也变卖,最后只能申请破产。

他坦承说,当时为了逃避债务,希望有新生活,选择逃到马国。

他知道逾期逗留是犯法,过去九年他在马国多处,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五年前他住在新山,开了小档口卖炒面,以为能安稳地过完这辈子。

上个月他在新山遇到警方临检,却被查出非法逗留,一度被关在拘留所,本月8日被遣送回新加坡。当时,他身上只有20令吉(约六新元)。

  他到位于建安大厦(Peace Centre)的旧家,希望能找到亲人,但发现人事已非,家人都已搬走。无家可归的他,在街头感叹晚年落魄时不禁黯然泪下。

他说,所幸两名年轻华族好心人知道他的遭遇后,花了79元让他暂住旅舍一晚。

然而屋漏又逢连夜雨,隔天他到公积金局查询户头剩下多少钱时,离开时在路上却遇车祸。

他说,他当场昏迷,再次被好心人送院。

Tags (Categories): 

电梯维修门半开<br />女童险坠电梯井

电梯门在地面层半开,维修人员在里头为电梯进行例常维修时,电梯门前却没设置警告牌,5岁女童跑向电梯要按钮,差点踩空摔落电梯井。

这起事故发生在昨天下午2时左右,地点在淡滨尼83街第886A组组屋的电梯。

不愿具名的父亲,当时要把五岁女儿送到四楼父母住家,让父母帮忙顾女儿。

他告诉Stomp网站,女儿一如往常地走在前头,接近电梯时就要加快脚步冲上前按钮。

庆幸的是,他当时正好望向电梯,发现电梯门是半开着的,于是赶紧拉住女儿,阻止她继续往前跑。

他过后上前了解情况,发现有电梯维修人员正在电梯井里进行例常维修。

这名父亲表示,女儿冲上前按钮,随时可能跑过头摔进电梯井,女儿也可能会因一时好奇往里头看,失足摔下去。

无警告标志无围栏无监工

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安全疏漏。

“没有摆放警告标志、没有围栏、主管或监工也没有在场提醒居民,任何一个好奇的孩子都可能掉进去。”

小女孩的祖父受访时说,儿子对这起事故感到很不满,所幸孙女没事。

他说,维修工作昨天傍晚完成后,电梯便恢复使用。

Tags (Categories): 

10神秘客乘5车<br />黑夜弃棺公路旁

双溪登雅农场外,10来名大汉,半夜分乘五车来弃棺。

  人烟稀少的双溪登雅(Sungei Tengah),前天晚上10点30分左右发生一起让人毛骨悚然的弃棺事故。一群来历不明、为数大约10人的神秘男子,在夜深人静之刻,分别乘坐五辆汽车出现。

  众人下车后四处张望,确定没人之后,开始从车上搬下副棺木,丢在路旁,跟着上车扬长而去。

  这群神秘男子,以为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弃棺,殊不知附近一间宿舍的工人,已经目睹了整个过程。

  该不愿具名的工人告诉本报,案发地点每到夜里就会变得很安静,所以汽车出现时,他们一般都会知道。

  “半夜丢棺材,单是听了就叫人毛骨悚然!当时太恐怖了,我吓得赶紧跑回宿舍,过后就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

  隔天(20日)早上10时30分左右,他发现棺木还在,担心下就马上报警。

  本报事后也接获读者通报,到场了解情况。

  据现场所见,半夜被丢弃的是一副浅棕色棺木,相当新,已经裂开成三片,里头还绑着塑胶花和垫有白布。

  记者采访时,乌鸦还不时飞停到棺木上,让人感觉气氛诡异。

  警方证实接到报案,环境局人员也在昨午2时30分左右到场把棺木移走。

Tags (Categorie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