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佩瑜

'代跑'筹钱助妻人工孕<br />工程师代考IPPT监4月

声称妻子无法受孕,工程师砸钱让她接受人工受孕,但花了两三万元后妻子仍未受孕,他称为筹钱以求助私人医院,于是代考IPPT骗国防部奖金赚快钱,结果拿到400元后就被揭发,坐牢4个月。

工程师的男亲友昨晚受访时说,被告不喜欢与人谈私事,只知道他们在接受人工受孕,若知道他们缺钱,一定会相助。

本报日前报道,“飞毛腿”行销员林俊祺(37岁)为赚快钱,当起“代跑”和“中介”,自己出马代替他人考IPPT,不能代跑时就请人帮忙,东窗事发后被判坐牢18个月。

昨天,一名他请来代跑的陈坤星(Nicholas Tan Kin Sung,37岁)也被治罪,被判坐牢四个月,至此,三名涉个人体测(Individual Physical Proficiency Test,简称IPPT)代考案的被告都已被治罪。陈坤星被控三项欺骗罪,指他于2014年11月24日、12月1日和2015年6月23日,代考IPPT欺骗国防部。控方以其中两项加以提控,最后一项则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

根据案情,被告是工程师,他和主谋林俊祺于2011年回营受训时认识,2014年,林俊祺联络被告请他代跑以换取国防部的奖金,被告同意后一连冒名顶替三人前往代跑,其中两次他都成功考获金奖,国防部发出800元奖金,林俊祺分给他400元。最后一次,国防部并未发出奖金。

Tags (Categories): 

别出心裁游艇注册仪式<br />对着大海喊‘我愿意’

夕阳下,大海前,浪漫说我愿意!年轻新人结婚追求与众不同,本地业者看准商机,推出游艇上举行注册仪式服务。

以往大多新人会在酒店或者婚姻注册局举行注册仪式,或者是在摆酒时一同举行。

但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人追求别出心裁的注册仪式,不久前刚兴起在咖啡餐厅举行,如今更有商家推出游艇上举行的服务。

豪华游艇租赁公司The Yacht Club昨天举行婚礼展,吸引了20多对准新人登上游艇亲身体验。

最低价配套650元

公司的运营总裁林海翔(38岁)说,公司一向来主要提供游艇出租服务,一年多前筹备开拓在游艇上举办注册仪式的新业务,他相信该公司是本地唯一提供此类服务。

目前,公司提供16艘不同类型的游艇租借,可容纳8到50个人。

他透露,很多人认为游艇举行婚礼很昂贵,但其实公司最低价的配套为650元。

这个配套下,游艇可容纳15个人,出海四小时,欣赏日落,沿着城市的天际线来巡游到访我国南部的岛屿,如拉扎鲁斯岛(Lazarus)、圣约翰岛、龟屿岛等,并停靠玩水上活动。

游艇上有专业的船长及船员,也有防晕药,也可使用游艇上的任何设施,例如卡拉OK系统、客房等。

Tags (Categories): 

怪大叔榜鹅地铁站<br />录粗话满街播

六旬大叔录脏话,满街播,当歌唱!

榜鹅地铁站与巴士总换站外,过去2年多来,出现这么一个怪大叔,他每次到提款机前提款时,经过他身旁的人,总会不经意地方向他投几眼。

大叔之所以“吸睛”,无关大叔外型,而是因为他手中袋子里的播音机所播放的内容,让人听了目瞪口呆。

在附近工作的王女士(54岁,店员),本周三(22日)与大叔不期而遇。根据她的形容,播音机播出来的录音内容,让人听了难堪不已,它不是流行或怀旧歌曲,而是一句句的方言粗话,其中包括“干XX”以及“臭XX”等。

觉得自己受辱,王女士于是拍下视频,转发给本报。

王女士说,大叔不时会在地铁站外出现,每次都随身携带一个装有播音机的塑料袋。他会站到提款机前,假装提钱,播音机就会全程播放带有福建话粗话的字语,每次播放两到三分钟才离开。

她说,安置了提款机的走廊地点较为空旷,加上大叔刻意把音量调大,所以附近的人都能清楚听到。

大叔则会在吸引到大家注意之后关闭录音,王女士就是在目睹大叔关播音机的行为之后,才确认是他在播音的。

去年10月,她曾上前劝阻大叔,结果被大叔狠狠瞪了一眼。

Tags (Categories): 

女儿误喝滴露病倒<br />母不追究 网民大赞

小女生若无恙,母亲不打算追究责任,网友赞她宽宏大量,以德报怨,是女儿的好榜样。

本报连日报道,一名九岁男生在本周三(22日)为替心仪女同学出头,把滴露洗手液倒进另一名女同学的水壶里,导致后者喝下肚后,发烧呕吐急送院。

男生的母亲(27岁)隔天也在班级主任和训导主任的陪同下,带着儿子到医院道歉赔罪。

小女生目前已住院五天,还是发烧不退,喉咙痛,以及不停打喷嚏和流鼻水,而医疗报告还没有出炉。

小女生母亲过后受访坦言,原本不想原谅对方,但了解了小男生复杂的家庭背景后,很同情他,只要女儿健康无碍,她考虑不再追究责任,不过,将依照对方的能力索医药费用捐作慈善,好让他们自己的错负责。

  新闻出街后,引起网民热议,纷纷赞扬母亲豁达大度,超过500人按赞,上百人分享以及近百人留言。

网民刘浩仁就说,虽然女儿被陷害,但母亲却能以一个心胸宽大的心态来处理这起事件,值得大家学习。

网友陈美也赞扬小女生的母亲说;“以德报怨 ,宽宏大量的母亲,是儿女效仿的典范……”

此外,网民托尼也说,谢谢女童的母亲给小男孩改过自新的机会,让他有机会学会认错及反省。小朋友可能是无法理解和判断事故的严重性才会犯下如此的行为,他也应该被辅导及教育,这样才是真正的解决的方案。

Tags (Categories): 

幼童骑踏板车过马路被撞飞<br />家人抱了走 没召救护车

小男童疑踏着踏板车闯过马路,虽然右边车道驶过来的汽车赶紧刹车停下,但另一方向驶来的德士却刹车不及,将男童撞飞。

这起车祸发生在上周五傍晚6时多,地点在埃奇菲尔坪(Edgefield Plains)与榜鹅通道的交界处,靠近榜鹅的绿洲小学一带。

网友曾文辉(译音)当时在上述地点的交通灯前停车,他车上的行车记录器将小男童被德士撞到的一幕拍下。

他过后将视频放上面簿,并留言表示,希望小男童安然无恙,他也促请为人父母者要当心,尤其在孩子过马路的时候。

根据视频,小男童过马路时,车辆的交通灯已经转绿,右边车道的深色车子赶紧停下,差一点就撞倒男童。

不过,一辆从对面驶来的德士相信没看见男童,直到男童冲到车前时,德士才紧急刹车,但那时已经迟了,男童被德士撞飞。

曾文辉上载的另一个视频显示,男童过后被一名相信是家人的男子抱起,对方拎着踏板车,带着男童离开现场。

视频放上网后被网友疯传,大家都关心男童的伤势。

但据本报了解,警方和民防并没有被呼叫到现场。孩子的情况还有待进一步确认。

Tags (Categories): 

旧物堆走廊变卖<br />租赁组屋变环保厂

荷兰路租赁组屋变“环保厂”,大叔把旧货搬上楼“分类”后出售,旧物堆满走廊。大叔坦言,自己有病无法工作,捡些电器分类,靠劳力赚得三餐温饱。

  这间“环保厂”就在荷兰弄(Holland Close)第一座租赁组屋四楼。那里也是加龙古尼刘宝成(55岁)的住家。

  该座组屋的走廊设计较为特别,走廊在刘宝成的家门口往外延伸,腾出一块相等于约两个单位的地方,刘宝成的旧物,就从他的单位,一路排列到走廊上。

  据记者现场所见,刘宝成的单位堆积不少旧货,整间屋子就只剩下一个小地方,让他入夜后打开折叠式小床睡觉。

  刘宝成当了30年漆工,七年前患上“纤维肌痛”综合症,双手开始麻痹,连握油刷都成问题,后来更因全身肌肉疼痛而无法工作。

  无法工作的他,虽然每月领取350元的政府补助金,但他还是在一年多前,通过朋友介绍开始收集旧货。

  他说,收旧货的收入不多,幸运时能卖50元,日赚20、30元不是问题。“靠自己劳力赚得三餐温饱,日子过得更有尊严。”

  刘宝成说,现在只要身体撑得住,他就会到附近走走,把别人不要、有经济价值的旧货拿回家分门别类,变卖。

Tags (Categories): 

两户争用走廊翻脸<br />互指放药杀花砸盆栽

买下组屋单位,窗口外的走廊也一并拥有?盛港组屋上演邻里纠纷,两户人家为了在组屋走廊上晾衣服撕破脸,一个被指砸盆栽,另一个被指放药杀花。

这起闹剧在盛港东大道第323B座组屋上演,该走廊共有三户人家,其中一户较少用到走廊,因此没卷入纷争,反倒是另外两户,时不时为了争夺公共走廊的使用权起纠纷,闹到街坊感情决裂。

住在走廊单位的陈宝玉(49岁,甜品店助手)向记者申诉,两家人之间的争吵始于两三年前。

“隔壁角头单位的邻居(李女士)开始种花,花盆橱柜摆到我们家窗前的走廊上。”

她说:“对方把花盆放到我家窗前的走廊,根本就是‘越界’,这是不对的。”

她找对方理论时,可是对方不理不睬,两人还吵了起来。

邻居李女士(40岁,销售员)则告诉记者,隔壁邻居很霸道,公共走廊明明就是大家共用的,她却把它当成自己的地方来用。

“这段走廊有三个单位,两个在角头,一个面向走廊。两个角头单位前的走廊大概只有一公尺,她(陈宝玉)一家就霸占近二十公尺的走廊,太贪心了吧。”

为了此事,市镇会曾多次介入协调,劝请李女士能够在相同位置摆花盆,但不能摆橱柜。

尽管如此,两人之间的争吵没有结束,两人互指对方小动作频频,陈宝玉指李女士砸烂她家盆栽,李女士则指对方用药水杀死她的花。

Tags (Categories): 

工作12小时突头痛欲裂 <br /> 打金老板不治

日做12小时,昨晚还带金饰回家做,41岁打金工厂股东突然头痛欲裂,进房休息后半小时,被发现面朝下倒卧床上,吐出晚餐,送院后宣告不治。

死者是新加坡永久居民蔡锦生(41岁),生前与家人同住在菜市道第40座组屋。

妻子余如玉(35岁)透露,丈夫是打金师傅,1年多前,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富足的生活,与人合股创立了一家打金工厂。

“可是,工厂的生意不太好,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即便他是股东,也没有领到什么薪水。”

余如玉表示,工厂规模小,只有三名股东和三名员工,包括她跟丈夫。

“因为这样,我们凡事都要亲力亲为,经常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8点,周末也得回工厂。有时遇到需要赶货,我们也会把金饰带回家继续做。”

昨天两夫妻也带了一些金链回家,一一扣起来。

余如玉透露,丈夫近日经常申诉工作压力大、身心疲惫,但由于他很少生病、身体状况也不错,家人因此没有太在意。

岂料,昨天放工后,丈夫开始申诉头痛欲裂,晚上约10时20分,吃了班纳杜(Panadol)后就回房休息。

约半小时后,余如玉进房却惊见丈夫面朝下倒卧床上。

“我帮他翻身,发现他把晚餐都吐了出来、下身也有粪便。我摸不到心跳,就立刻打电话叫救护车。”

Tags (Categories): 

阿叔公然收注<br />记录簿藏信箱

六旬中年汉被踢爆当卜基20年,在惹兰红山小贩中心非法收赌注,每早游走摊位忙收注,还将记录交易的证据收藏在组屋底层的信箱里。

  不愿具名的知情者告诉本报,几乎每早光顾惹兰红山ABC小贩中心时,他都目睹同一名60多岁的中年汉,向摊贩和他所熟悉的食客,收取万字票和多多的非法赌注。

  “他每天早上7点就出现,在小贩中心里走来走去,到处跟人家收注,一直到早上10点半。他相当公开,收注收钱毫不掩饰,相当明目张胆。”

  知情者说,中年汉从事卜基工作已有20年,八年前还曾被捕入狱,但出狱后不久便又操回老本行。

  “他那时入狱四个月,还被罚款,但出来后还是做回老本行,好像捉不怕似的。”

  知情者说,他暗中观察中年汉,发现他除了收钱,也会有小本子记录所有“交易”,而这些小本子都会存放在附近政府组屋的一个信箱里。

  另外,中年汉也被指会利用另一个身份掩人耳目。“平时他没在收赌注时,就会到朋友的档口当助手,让人以为他在档口工作,但很多人都知道,那根本不是他的工作。”

  知情者还说,中年汉非法收注多年,间中曾传出有人中奖,但他却否认对方下注,拒绝赔钱的事。

Tags (Categories): 

女公关不见钱包<br />母子‘三次’登门归还

资深女公关不见钱包,好心母子从巴西立到裕廊东,一天三次登门总算物归原主。女公关受宠若惊,频频道谢却忘了要对方联络,她过后上网叙述此事,希望母子联络她,让她好好请母子吃顿饭表示感激。

卓丽玲(38岁,资深公关)上周日(19日)和丈夫到嘉龙威购物广场(Kallang Wave Mall)星巴克喝饮料,走的时候把钱包落在咖啡座里。

她说,当天一直没花钱,没用到钱包,所以连丢失了钱包都不知,直到捡到钱包的两母子找上门,她才猛然发现。

根据卓丽玲的描述,好心的母子,母亲年约50,儿子相当年轻。两人归还钱包时,里头500元现款、个人身份证和信用卡都原封不动。

她后来得知,母子是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从巴西立一路找到她位于裕廊东的住家。

“更难得的是,他们在傍晚五点首次上门,找不到我,两人之后第二次上门,结果还是扑空。”

为了亲自送还钱包,母子于是又到裕廊一带闲逛,前后走了三小时,终于在第三次(约晚上八时)登门时找到人。

对方说,担心钱包交给其他人,物品会丢失,所以决定亲自走一趟。

她说,“他们也很贴心,担心我被丈夫责怪,还说丈夫问起时,就说母子俩是上门卖维他精(Vitagen)的。”

Tags (Categorie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