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希5人今服刑<br />黄玉音剪发痛哭入狱

眼看只差几步就抵达法庭,双眼已泛红的黄玉音转过身,抱住身边的丈夫,哭得泣不成声,场面难舍难分。

今早的黄玉音,与长达145天的审讯与聆讯期间的她不一样。

一头长发剪成了利落的短发,她也换下了亮丽的裙装和高跟鞋,改穿一套黑色休闲裤装,脸上的墨镜遮不住她严肃的神情。

她和往常一样牵着丈夫的手,步入国家法院。

根据安排,黄玉音与另外四名被告必须在今早9时到国家法院的一号庭室报到,等候入狱;一号庭室也是本案举行审讯的庭室。

电梯抵达国家法院大厦七楼,黄玉音一走出电梯,就冲入庭室外的厕所,留下丈夫站在厕所门口外,面对大批媒体记者与支持者。

黄玉音今早心情如何?昨晚是和家人度过吗?记者们发问连串问题,丈夫沉默不语,只勉强露出笑容。

几分钟后,黄玉音再次出现,双眼红肿,显然哭过。她走出厕所后,抱住丈夫,哭倒在他的怀里。这时候的黄玉音,与审讯期间显得冷静的她,反差很大。

两人没有多说话,黄玉音擦拭眼泪后,转身快步走入庭室,与其他被告坐在被告栏里。

上午9时20分,被告们被带离一号庭室,走“秘密通道”前往拘留室,等候乘坐囚车前往樟宜监狱。

等妻子被押走后,黄玉音的丈夫在庭外告诉本报,事情来到这个阶段,他不想多说什么,“(已经)七年了,是应该有一个结束了。”

尽管五名被告已入狱,但这起“长命案”仍可出现变数,包括控方向最高法院上诉庭提出刑事参考,上诉庭接受控方的立场,恢复被告们原本比较长的刑期。

今早五名入狱的被告与周英汉共谋挪用失信教会5060万元公款,以打造何耀珊的歌唱事业。

他们在2012年中被控,案件于隔年5月开审,横跨两年半的时间,加上五天的高庭上诉聆讯,本案断断续续审理了145天。

经上诉后,六人一律获得减罪和减刑,个别刑期从原本的21个月至八年,减至七个月至三年半。

5人服刑不见往日笑容

同一条走往国家法院的路,城市丰收失信案的其中五名被告却以不同的心情,走向入狱的命运。

五年前,教会创办人康希与他的副手们前来法院面控时,场外被大批支持者挤得水泄不通,康希等人个个显得淡定,笑着面对媒体镜头。

今早的法院外下着滂沱大雨,前来“报到”等候入狱的康希、陈一平、黄玉音、林岭恒与陈绍云,换下平日的盛装和西装外套,改穿球鞋、牛仔裤等休闲装,不见过往的自信笑容。

近50名支持者则一早守候在法院一号庭室外,准备送别他们的教会领袖。

被告们陆续出现后,庭室外上演一场“迷你送别会”,支持者纷纷上前与被告拥抱握手,人群中可听见哭泣声,和看见掏出纸巾拭泪的支持者。

时间到了,8时59分,一号庭室打开大门,康希首先走入庭室,其他被告跟随在后。

无法进入庭室的支持者继续守在门外,通过小窗口默默等望着被告们,直至他们从庭室的另一个出口被押走,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之外。

Tags (Categories):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ngplg@sph.com.sg,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