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责赌害了她

在养病期间,楚楚最珍惜的是跟两个儿子短暂共聚天伦的时间,长子20岁,不幸染上毒瘾,在戒毒所戒毒。小儿子15岁,还在念中三。

  在牢里前后10年,让她跟外界脱了节,朋友载她四处逛时,她好奇地东张西望,总算看清楚这个花花世界。

  不过,夜里独自躺在病床上,想起自己不幸的遭遇,尤其是死神随时都会夺走她的性命时,她悲痛欲绝,珠泪暗弹。

  午夜梦回,她更是不断自责,为什么自己会去贩毒?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因为生长在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缺乏家的温暖与亲人的关爱,才会付出这么沉痛的代价?

  是自己的无知?错的是自己?

  不!是赌害了她!

  她之所以铤而走险,为人带毒,全是因为烂赌,全是因为赌债高筑所造成!

  她之所以烂赌,前债未清,新债又继,皆因给两个男人抛弃,想搏一搏运气,赚快钱养育两个儿子!

  就这样,她深陷赌海,再也无法回头了,她非但赢不了钱,最终连性命也赔上了!

  走投无路之下,她只有任由贩毒集团利用和操纵,她像是行尸走肉,迷失了自己。

  她恨,恨自己,恨命运,恨老天对她太无情,给了她一次希望,转眼却又给她一个绝望!

  她原定在1995年3月19日动手术,这是她最后的一丝希望,但就在动手术的前三天,她的病况忽然急转直下。医生不得不把手术延迟,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她都在加护病房留医。

  直到3月30日凌晨3时,她在鹰阁医院含恨而终,死时45岁。

  她也是第一个因为患上不治之症,获得总统宽赦提早出狱的囚犯。

毒女遗恨事件簿

1985年4月26日:35岁的楚楚在樟宜国际机登机时被捕,肃毒员从她身上搜出了总值500万元的4号海洛英。

  1985年4月27日:楚楚的同伙,即30岁的罗纳和31岁的阿海落网。阿海是国际贩毒集团的要员,罗纳是他的得力助手。

  1985年4月28日:三人被控,控状指楚楚运送1.37公斤重的海洛英到樟宜国际机场。罗纳和阿海则被指唆使楚楚贩毒。三人都不认罪。

  1988年7月29日:三名被告被判贩毒罪名成立,全都判处死刑。

  1989年3月19日:三名被告以控方所提呈的证据和控状不符,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不过,上诉最终被驳回。

  1991年3月19日:楚楚获得当时的黄金辉总统开恩,赦免一死,改判终身监禁。

  1992年2月:罗纳和阿海双双上绞台正法。

  1993年6月:楚楚在女子监狱病倒。

  1994年8月4日:楚楚送院检验,确诊患上子宫癌,医生估计她仅剩几个月的性命。她哀求代表律师向总统提出特赦,时任总统是王鼎昌。

  1995年2月16日:楚楚获得王鼎昌总统格外开恩赦免,准她提早出狱。楚楚接受切除癌肿瘤的手术,可惜为时已晚。

  1995年3月30日:楚楚在鹰阁医院含恨而终,死时45岁。

[本篇完,敬请期待新奇案推出】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