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过死刑却患癌

丝蒂对死刑提出上诉后,1981年的圣诞节前夕,伦敦枢密院司法委员会驳回了她的上诉。她转向新加坡总统蒂凡那请求特赦,1983年终于获赦,改为终身监禁。

在七折八扣之后,她在监狱关了13年8个月,在1991年获得自由。

丝蒂的案子一度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造成轰动。澳大利亚一名商人甚至为她发起签名请愿运动,结果获得5000人签名支持。设在英国的国际特赦组织也以她是为情势所逼的受害者为由,向蒂凡那总统求情。

谁知丝蒂却不知悔改,重蹈覆辙。2001年11月12日,已经42岁的她,竟然又出现在法庭上。这一回,她被控吸毒。之前,她也多次跟毒品扯上关系,一而再,再而三触犯滥用毒品法令,进出戒毒所多次。

连法官当时在翻阅她的档案记录时,也禁不住在庭上问她:“你不是已经在1977年判了死刑吗?怎么还出现在这里?”

至于楚楚,命运之神,似乎再三“考验”和“拨弄”她。

万万没想到,她逃过了死刑,却逃不过癌症的魔掌。

在改判终身监禁之前,她已关押在死囚监狱内,坐了将近7年的牢,要是行为良好,还剩下8年,即可恢复自由,重见天日。

她从死囚监狱转送至女子监狱后,跟12个囚犯关在一起。她对一些年轻的女囚特别关爱,好几个都认了她做干妈。

1993年6月,她忽然发现内裤染血,她开始担心,但监狱内的护士告诉她,那是月经。

她同居的校车司机男友,每两个星期会来探监一次。监狱看诊并不容易,得先过护士一关,她痛得难以忍受,哀求护士让她见医生,她甚至跪求医生送她到医院。好几次,止痛药对她已失效,她痛不欲生,彻夜难眠,哀号呻吟之声,在漆黑的牢里传出,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1994年8月4日,她终于忍受不了。监狱人员连忙将她送入竹脚妇幼医院检验,确诊她患上了子宫癌。

她最初拒绝接受辐射治疗,结果体重从59公斤降剩37公斤。医生估计她只剩下几个月的性命。

这时,她感到彷徨无助,生命快走到尽头,她心里不禁惧怕万分,同时,她和外界隔绝已久,对两个儿子的日夜思念,令她内心受到百般的折磨。

剩不到一年命

楚楚哀求代表律师第二次向总统提出特赦,当时的总统已经换成了王鼎昌。律师以她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性命,希望早日获释,在有限的短暂日子里,可以跟两个儿子一起度过余生。

1995年2月16日,楚楚获得王鼎昌总统格外开恩赦免,准她提早出狱后,马上住进一家由佛教团体兴办的慈善医药中心,并且送入鹰阁医院接受切除癌肿瘤的手术。

不过,由于癌细胞已经在她体内扩散,因此,医生只能动手术减轻她的痛苦,无法让她痊愈。

楚楚深知活在世上的日子不多了,可是,尽管家人,监狱负责人多方规劝,她仍然不愿意跟亲生父亲见面。原因并非父女有何隔夜仇,而是她自认罪孽深重,对不起父亲,无颜面对老父,因此,忍痛拒绝让父亲来探望。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