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持死刑原判

  两位总统,将她从死神手中“抢救”了过来,可是,她最终还是难逃病魔的魔掌。

  她是本地第二个获总统特赦死刑的女毒贩,在改判终身监禁时不幸患癌,又获另一位总统特赦她提早出狱医病,谁知终究还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另一个理由则是,联审法官在下判时,并没有在书面判词中提到:“控方毫无疑问已充分证明三名被告的罪状。”这句话。

当时的副检察司陈成安说,虽然控方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楚楚从丽嘉酒店携带毒品到机场,但控方具备充分的旁证,推断她确实罪有应得。

副检察司在援引证据法令第30节时指出,控方在草拟控状所犯的错误是微不足道的,这种错误并不足以构成被告无罪释放。

就书面判词一事,副检察司说,其实,联审法官在下判时,已经在口头上,说出了那句关键性的话。

由杨邦孝大法官,邓立平法官和陈锡强法官组成的三司,聆听了三被告的代表律师和副检察司的陈词后,驳回上诉,维持三被告死刑原判。

罗纳和阿海在1992年2月上绞台正法。他们是在1975年开始实施的滥用毒品法令下,被判死刑正法的第36及37个毒犯。

只有楚楚较为幸运,其代表律师巴拉克里斯南在1991年写给总统的特赦陈情书中,揭露了楚楚坎坷凄凉的身世。

巴拉克里斯南律师在陈情书中说,楚楚现在悔恨交加,她之所以会坠入贩毒集团的阴谋是因为她经济有问题。罗纳和阿海两人捉住了她的这个致命的弱点,轻而易举,将她拖了下水。

陈情书长达14页,并且附上救世军社会工作者约翰的求情信。信中特别提到楚楚的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是她跟两个不同的有妇之夫生下的。

约翰透露,1990年,楚楚的长子去了加拿大,被一个救世军的家庭领养。可是,由于他的行为出了问题,那年年底他回返新加坡,结果,没人照顾他,也没有一个家庭愿意收留他。

约翰说:“楚楚若判死刑,长子的生命中将马上失去一个可以给他正面影响的至亲。因为,楚楚的不幸经历,正是儿子的最好反面教材。”

1991年3月19日,楚楚最终获得当时的黄金辉总统开恩,赦免一死,改判终身监禁。

这是黄金辉总统首次行使总统的权力,在内阁的推荐下赦免被判死刑的囚犯。

总统宽恕她是因为怜悯她的悲惨遭遇,她从未受过教育,先后跟两个男人同居,替他们生儿育女却被抛弃。后来,她沉迷赌博,欠了满身债。为了赚钱养活本身和儿子,她答应铤而走险,走私毒品换取3万元代价还债。

第四个获总统特赦死囚

在楚楚之前的33年来,她是第四个获总统特赦的死囚,当中两个逃出鬼门关的男囚犯都涉及谋杀案。

第一起谋杀案发生在1975年,被告的姐夫和女秘书有外遇。为了替姐姐出头,被告杀死了姐夫。第二起则是被告在酗酒之后,以铁条打死好友。

楚楚是第二个获赦的毒贩,第一个获特赦的也是女毒贩。

这名“毒女”丝蒂阿美娜,是在1977年5月6日,跟情夫安华阿里,在一家酒店被捕。她当时只有18岁,情夫24岁,育有一个儿子。为了生活,她当了吧女,同时染上了毒瘾。

经过19天审讯,她和情夫都被判死刑。丝蒂被捕时,拥有44克海洛英,远远超过法律规定的15克。她当时成为新加坡第一个因贩卖毒品判处死刑的女子。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