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咬舌自尽

楚楚供出,海洛英是阿海给她的,由罗纳协助将这批毒品以布条包扎,绑在她的腋下、腰际和大腿上。

在掌握了更多的线报之后,肃毒局干员马上展开闪电的逮捕行动,将罗纳和阿海逮捕归案。

罗纳和阿海在肃毒局的盘问室内,先后接受调查。阿海曾在逃跑不遂后,试图咬舌自杀,还一头撞地,要自我了断,但被肃毒员及时阻止。阿海当时表示,宁可马上了断,好过经历长时间审讯,让法庭判处绞刑。

三人在落网后的第三天,即1985年4月28日被控,控状指楚楚在26日上午11时30分到中午12时25分之间,从克雷摩道的丽嘉酒店运送1.37公斤重的海洛英到樟宜国际机场。罗纳和阿海则被指唆使楚楚贩毒。

依据我国法律,贩卖或运送海洛英超过15克,罪名一旦成立,便会判处死刑。教唆他人贩毒,最高的刑罚也是死刑。

中央肃毒局进一步调查所得,阿海原来是国际贩毒集团的重要成员。这个集团在新马泰、澳大利亚以及美国都有联络网。罗纳是他的得力助手。

三人最初被控时都不认罪。这起贩毒案一直拖到1988年7月,才移交高庭审讯。案件由李兴立副检察司主控,巴拉克里斯南律师、陈年思律师和李亚丰律师受高庭委派,分别代表三名被告。

三名被告反对控方将他们许下的口供书呈堂列为证据。楚楚指肃毒官用减轻罪名的手段诱使她录下口供,两名男被告则指在录口供时被殴打。

罗纳还指首席肃毒官张和平“诱使”他合作,称说可以把他列为贩毒案的“中间人”,最多只是坐几年牢。

后来升至中央肃毒局助理局长的张和平说,当年他也负责投诉事件,他从未接获这三名被告,以及他们的家人和代表律师的任何投诉。他也否认罗纳对他的指称。

主控官在庭上透露,楚楚是在1985年被“招募”入贩毒集团的。当天,罗纳和阿海安排她贩运毒品到美国,阿海带她到嘉丽大酒店内,罗纳则将10包毒品绑在她的身上。

过后,罗纳和楚楚在中午时分乘搭德士离开酒店,车抵樟宜机场后,楚楚先下车,罗纳乘原车离开。

他们没想到,中央肃毒局那时已经接获情报,暗中监视他们的行动。

三被告保持缄默

主控官也揭露了这个国际贩毒集团交易的内幕。

楚楚被令在见到“买家”时,拿出一张10元面额的港元当作是“记号”,然后要对方出示一张10港元的钞票。双方的钞票对比,列号要是连续的,对方便是真正的“买家”。

联审的高庭法官黎嘉才和司法委员格林伯聆听双方对录供的举证后,裁决三名被告的口供书可列为控方的证据。三名被告都表示保持缄默,不对控状答辩。

1988年7月29日,三被告被判贩毒罪名成立,全都判处死刑。

三被告曾经在1989年3月19日,以控方所提呈的证据和控状不符,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他们的辩护律师所持的理由是:楚楚最多是触犯拥有毒品的罪名,而罗纳和阿海则只是唆使拥毒罪,因为,三被告之中,只有楚楚身上藏有毒品。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