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招募入走私集团

她的名字叫楚楚,楚楚可怜的楚楚。她有一个楚楚可怜的身世。楚楚在破碎的家庭出世,3岁时丧母,留下她跟外祖父母相依为命。外祖父母将她养育到10岁,她只念了两三年的书,辍学后没人管教,我行我素。父亲续弦后,将她带回家。

后母对她不理不睬,缺乏家庭温暖的她,15岁时,重回外祖父母身边。

13岁那年,她懵懵懂懂的闯入五花八门的社会,当起童工来。外祖父母在她二十岁之前就已先后去世,她顿失依靠,唯有靠打散工和杂工,赚些仅够糊口的微薄薪金,自己养活自己。

1975年,她25岁,邂逅了第一个男友。初恋的热火,烧得她迷迷糊糊,爱上的竟然是个有妇之夫,而且还有个女儿。

两年后,在得知她有了四个月的身孕后,那男的不愿意负起责任,不告而别,将她抛弃。

遇人不淑的她,后来替那负心汉生下了儿子。

为了母子俩的生活,身无一技之长的她,唯有凭青春的脸孔,年轻的本钱,在夜总会下海当舞女。夜总会大班见她诚实可靠,还将充当地下赌馆的住家,交由她协助看管。

1978年,她又遇上了一个已婚的林姓男子,对方是个校车司机,已经有两个孩子。她在1980年为他生了个儿子。

在夜总会和地下赌馆混久了,近墨者黑,不但沾上了赌瘾,还当上了卜基,经营非法外围赌马。

可是,她缺乏经验,手段也不够高明,终因经营不当,加上嗜赌,倒欠大耳窿5万元。

对一个没受过什么教育,也没特别技能的她来说,面对大笔债务,加上大耳窿的百般威胁,唯一能够清还债务的方法,便是透过走捷径赚快钱。在环境所逼之下,她通过友人认识了阿海和罗纳。

阿海和罗纳最先以私运钻石到欧洲的3万元酬劳为饵,将她招募入走私集团。

两人后来才告诉她,集团走私的其实是毒品,运送的目的地是美国。

转机被拦 搜出海洛英

1985年4月26日下午1时35分,樟宜国际机场第32号闸门,35岁的楚楚,办好了手续,戴了副墨镜,战战兢兢准备登机时,两名便衣壮汉,一左一右,拦阻了她的去路。

楚楚当时是要乘搭客机到香港转飞夏威夷和洛杉矶。

“我们是中央肃毒局的肃毒员,请配合我们调查,到机场办公室去。”

她不知所措,进了办公室接受查问后,肃毒员从她身上搜出了10包4号海洛英。

这些海洛英纯度高达90%以上,黑市价格估计总值500万元。

4号海洛英一般不在新马一带“销售”,主要是提供给欧美的毒贩。

押返中央肃毒局,经过密集的盘问后,她供出了两个同谋:30岁的罗纳和31岁的阿海。

罗纳姓陈,是个无业汉,阿海姓林,是个建筑承包商。

前言:两位总统,将她从死神手中“抢救”了过来,可是,她最终还是难逃病魔的魔掌。

  她是本地第二个获总统特赦死刑的女毒贩,在改判终身监禁时不幸患癌,又获另一位总统特赦她提早出狱医病,谁知终究还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