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合法枪杀

1981年2月9日,阿德误杀罪名成立,蔡福海法官判他入狱八年。

他在1980年因刺伤园丁布旺和警员莫哈默已经判监五年,法官特准两次刑期同时执行。

佘长年在案发当年,还未“换心”,他当时是《新加坡箴言报》内定总编辑。

1981年6月8日,案件提上验尸庭研审时,他上庭供证说,1979年9月13日,他还是《海峡时报》国际新闻组主任。

那天下午2时,他和一名黄姓的编辑在竹园酒楼吃午餐,突传来吵闹之声,桌椅翻倒,有人尖叫:“有枪,有人拿枪!”

他望向窗外,但见三名华族青年挟持一个马来族老园丁。

当中一匪紧掐园丁的脖子,两名警员则步步进逼三匪。

他目击此情况后,马上拨打电话向报馆汇报。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几声枪响。

他连忙趋向餐馆门口,见到一匪挥刀猛刺园丁的腹部。园丁发出凄厉的叫声,使劲挣脱了歹徒后,双手按腹,摇摇晃晃,走到附近一处梯级坐下,跟着不支倒地。

在混乱之中,他见到两名警员分别开枪,打中了两个歹徒。

他说,整个过程前后不到10秒钟。

验尸官辛广文这时问他:“为何不马上先报警?”

佘长年笑答:“这是新闻工作者自然的反应!”

辛广文聆毕证人的供证后,裁决警员是逼于无奈,开枪自卫,星仔则是死于合法枪杀。

在这起一死四伤的枪击案发生八年后,经营了30年的慕令西大旅店走入了历史,卖给了发展商,如今已经建了豪华公寓。

旅店浴血战事件簿

1979年9月13日:三名警员截查三名青少年,之后在慕令西旅店内发生挟持人质和警匪对峙开枪的事件,造成一死四伤。

1979年9月14日:警方证实死于警员枪下的是17岁的星仔,他在五天前涉及谋杀案,被列为通缉要犯。他的两名同伙阿德和小黄在同一天被控,面对企图谋杀人质的控状。

1979年9月18日:小黄被加控谋杀锡克族人,阿德也在医院被控同样的罪状。涉及谋杀的还有另一名18岁散工亚泉。

1980年12月9日:控方修改控状。阿德三罪俱发,判监五年,因为他腰部中枪导致下半身瘫痪,免受鞭刑。小黄则判入狱两年半鞭六下。

1980年2月1日:阿德、小黄和亚泉涉及的谋杀案,被判表面罪名成立。

1980年9月22日:谋杀案移交高庭审理,阿德的谋杀控状改为误杀,小黄和亚泉则修改为非法拥有凶器,两人认罪后判入狱两年半打鞭六下。法官拒绝阿德的认罪。

1981年2月9日:阿德误杀罪名成立,判坐牢八年,之前,他因刺伤人质判监五年,法官特准两次刑期同时执行。

1981年6月8日:案件提上验尸庭研审,裁决警员是逼于无奈,开枪自卫,星仔则是死于合法枪杀。

旅店浴血战

  一起警匪浴血战,三名被警员穷追的歹徒逃入旅店内,挟持园丁当人质,跟警员展开生死搏斗。在混战中,一匪当场中枪身亡,两匪被捕归案。年龄只有18岁到21岁的三匪,原来不是小混混,他们还涉及了什么案件呢?

 《旅店浴血战》全文完结,明天起刊——《飞车战狡匪》。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