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骷髅头火化

实际上,胡亚茨之所以判死刑,并非控方后来提出新证据,也不是司法委员改变了判词,而是因为胡亚茨拒绝针对控方的表面证据答辩。

承审司法委员阿玛吉星只好遵循法律的规定,对他作出不利的推断:认为他畏罪,不敢上证人栏驳斥控方,避免在接受副检察司盘问时露出马脚。

有关案件之所以重新审讯,是因为副检察司上诉成功,说服了最高法院刑事三司上诉庭。结果三司同意,被告必须针对控方所提的表面证据答辩。

本案两度提审,都是由同一位司法委员承审,却前后作出截然不同的判决,是否审讯程序出现问题?

在法律上,我国的《证据法令》和《刑事诉讼法》等,对诉讼程序已有规定。承审法官的判决要是给上诉庭推翻,往往是因为法官对事实存有不同的见解引起的,跟审讯程序无关。

近年来,虽然有许多源自英国和印度的法律条文,已根据本地的需求,作了适当的修正。但一些基本原则,如“嫌犯在法庭未判罪之前是清白的”“控方必须尽举证责任”以及“疑点的利益归被告”等基本原则,至今仍然沿用。

1995年5月19日,胡亚茨在樟宜监狱正法,梁珊珊最终沉冤得雪。不过,可怜的梁珊珊,无头尸身早在1989年10月命案发生后,给家人领出火葬。

但是,她的骷髅头却一直保留到六年后,才得以火化。原因是这起命案错综复杂,当局须留下骷髅头,通过科学验证法,百分百确定其身分。

梁珊珊的家人在整起案子盖棺论定后,才获准认领了她的骷髅头,特别安排了小棺材和玻璃灵车,运往翡珑山火化。

骷髅头骨灰过后送到自度庵,跟六年前火化的无头尸骨灰,放在一起,让她的灵魂得到安息。

一个人死了,却出殡两次,这不但是此案的另一个奇特之处,也是史无前例了。

生死判决事件簿

1989年10月2日:17岁女生梁珊珊,乘校车上课后神秘失踪。梁父当晚报案,并在次日登报寻女。

1989年10月14日:义顺A工业区附近丛林,发现无头女腐尸,疑是梁珊珊。

1989年10月16日:34岁的已婚校车司机胡亚茨被捕。

1989年10月18日:胡亚茨被控谋杀梁姗姗。

1989年11月8日:胡亚茨被加控另一起谋杀案,指他在1982年在宏茂桥4道工地,杀害18岁的酒廊女招待贾哈雅。

1990年7月4日:两起谋杀案在法庭审讯,推事判胡亚茨谋杀梁珊珊的表面罪状成立,移交高庭审理。贾哈雅的命案则继续初审。

1992年8月17日:梁珊珊谋杀案在高庭开审。

1992年9月10日:由于无法确定梁珊珊的死因,司法委员判胡亚茨表面罪状不成立,无需答辩,无罪获释。不过,由于他涉及贾哈雅的谋杀案,还得关押在监狱等候另一轮审讯。

1994年3月22日:控方不服司法委员的判决,向最高法院上诉庭上诉。

1994年4月27日:原审司法委员重审此案,胡亚茨选择保持缄默,不要答辩。

1994年5月3日:原本无罪获释的胡亚茨,最终还是死罪难逃。

1995年5月19日:胡亚茨在樟宜监狱正法。

《生死判决》全文完结,明天起刊——《旅店浴血战》。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