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方上诉翻案

不过,由于他还涉及贾哈雅的谋杀案,他并未真正获得“自由身”,还得关押在监狱内,等候另一轮的审讯。

珍妮花副检察司指承审法官没有传召被告答辩,便判他无罪获释是错误的裁决。

她说,只要控方证明被告跟此案有关连,提呈的证据又是合情合理的,被告理应答辩。

以本案为例,表面证据显示,被告是最后一个见到梁珊珊的人,要是被告认为他是无辜的,那他为什么要说谎呢?

辩方律师则认为,控方既然无法确定梁珊珊的死因,便无法肯定她是遭人谋杀的。律师认为法官的判决正确无误。

控方不服所判,在1994年3月22日向最高法院上诉庭上诉。

1994年4月27日,原审司法委员阿玛吉星重新开审此案时,被告胡亚茨仍然选择保持缄默,不要答辩。

控辩双方在第二天就控方证人的证词总结陈词。胡亚茨这一回,是否还会像上一回那样幸运,逃过死罪,或是罪责难逃,则有待司法委员酌情定夺了。

在一般刑事审讯中,控方会先传召控方所有证人上庭供证。法官然后根据控方证人的供证,裁决控方表面证供成立,进而判被告表面罪状成立后,通常会下令被告答辩。

法官同时会通知被告抗辩或不抗辩的选择,并且告诉他不抗辩的后果。所谓抗辩,就是被告得上证人栏为自己辩护,把对自己有利的事实道出。

所谓不抗辩,就是保持缄默;简单来说,等于放弃了自我辩护的机会。

辩方律师通常会向被告解释,如果被告认为本身的口供书、控方证人的供证、辩方即将传召的其他证人的答辩词,以及呈堂的证件,都已替他做出有利的辩护,他是可以不抗辩的。

不过,要是被告一旦选择了不抗辩,法官在缺乏被告证词的情况下,详加考虑控方是否提出了令人信服的证据后,会作出必要的推断(inference),这包括了对被告不利的推断,也就是裁决被告有罪。

最终仍死罪难逃

一般案件,控方若能提出充分证据指证被告,尤其能够前后一致、毫无疑点证明被告的罪行,那被告在表面罪状成立后,通常都会答辩。

可是,要是被告觉得,控方无法充分的、或是无法毫无疑点的指证他的罪行,那他没必要上庭抗辩,因为举证的责任是在于控方,而不是辩方。

这起案件在高庭审讯,几经波折,在1994年5月3日有了裁决。胡亚茨最终仍然死罪难逃。

由于他已经因谋杀梁珊珊一案判了死刑,有关他杀害贾哈雅的案件则获得撤销,因为,一个被告不可能被判绞刑两次!

阿玛吉星司法委员在下判时指出,此案缺乏直接证据,但控方提出的多项有力的旁证,显示了被告企图捏造案发时不在现场的假证据。被告不愿答辩,始终未对控方的指控做出解释。

因此,司法委员认为,法庭有权就这些旁证,做出对被告不利的推断,加上法医的证词,控方已经证明了被告谋杀的罪名。

生死判决⑤

17岁女生神秘失踪,发现时已变成无头腐尸。

凶手两天后落网,他在被控时,出现戏剧性变化,在不须答辩下无罪释放。

控方上诉,命案重审期间,奇峰突起,案情曲折,被告命运如何?他的生死判决,当年轰动一时。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