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没有直接证据

主控官说,一个人的身亡,不外是自然死亡、意外、自杀或是遭人杀害。以梁珊珊的案件来说,没有证据显示她是自然死亡、自杀,或是意外身亡的。

主控官也说,梁珊珊身上有七道明显的伤痕,法医证实她的下颚骨断裂是硬物重击造成的,她在遇害后弃尸郊野,衣服被撕破,种种迹象显示,她是遭人杀害的。

梁珊珊既然遭人杀害,即使没有直接证据,以旁证同样可以指证被告胡亚茨的罪行。甚至是找不到尸体,也可以判胡亚茨谋杀罪名成立。

主控官跟着举出30多年前轰动一时的洪山尼骗取巨额保险金,将女友沉尸姐妹岛海底的案子为例说,虽然洪山尼女友的尸体始终无法寻获,但控方以旁证指证了洪山尼的谋杀罪行,最终还是成功的将他送上绞台。

她说,既然找不到尸首都可判被告有罪,那么尸首因高度腐烂无法确定死因,未尝不能判被告谋杀罪成立。

此外,主控官说,胡亚茨后来在高庭下令他答辩时,他选择不要答辩,结果,法庭作出了对他不利的推断。

她说,也有证据显示,案发前,胡亚茨好几次跟梁珊珊的同学夸赞她的身材姣好。

案发那天,胡亚茨是最后一个与梁珊珊在一起的人。

主控官说,假定胡亚茨是无辜的,对于这些有力的证据,他应该一一提出辩驳,不应该沉默不答辩。

胡亚茨的代表律师拉米沙比莱在陈词时说,控方完全依赖旁证来提控胡亚茨,却无法提出直接证据证明胡亚茨杀人,法医也无法确定梁珊珊的死因。

虽然,法医证实梁珊珊的下颚骨断裂,但也无法证实是否是致命伤。

律师说,这起案件的真相和梁珊珊遭杀的动机完全不明。单单以旁证来推断被告杀人是不妥的作法。控方的证据不但不足,而且很脆弱。因此,法庭不能单靠推断和猜测来判被告有罪。

不过,主控的副检察司认为,以环境证据而言,其实已经足以证明被告胡亚茨的罪行。

辩方律师则反驳说,要证明胡亚茨触犯了谋杀罪,控方首先得证明梁珊珊是死于暴力。可是,控方却已说明那些伤痕不足以夺走梁珊珊的性命。

律师说,被告胡亚茨宣称,他不是在自愿的情况下给警方口供,他称说他是被警方“屈打成招”的。控方由于无法证明口供并未存有疑点,法官也没接受这份口供。

表面罪状不成立

除此,辩护律师指胡亚茨在短短的四天内,接受了最少52个小时的盘问,而且关押在牢里前后六天,身心疲惫,精神受到严重创伤。

胡亚茨后来获准看医生,医药报告显示,他的脖子和胸部有瘀伤,医生排除是他自残弄伤的,却也无法排除是由“武力”造成的。

承审司法委员阿玛吉星指控方依据的是“按情况发展”的证据,并没有直接的证据显示被告杀害梁珊珊。

他说,控方必须证明被告蓄意致伤梁珊珊,而所造成的伤势足以夺命,谋杀罪名才能够成立。

可是,控方无法做到这一点。

因此,1992年9月10日,在所有控方证人供证结束后,司法委员判胡亚茨表面罪状不成立,无需答辩,无罪获释。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