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身首异处

义顺A工业区附近一片山丘丛林,距离义顺2道大路约700公尺,就算是烈日高照,也因为绿树成荫,格外幽暗清静。

  这样的环境颇适合军人进行丛林侦察训练。

  1989年10月14日上午10时,红毛奎军营261炮兵营的四名军人闯进这片丛林,准备上山进行侦察,以便为下午的演习作准备。

  快到山丘草丛边的空旷地,突然传来阵阵浓烈的恶臭,扑鼻欲呕,像是死物的腐臭。

  当中一名战备军人忽然高声呼叫,原来他看见一具俯卧的腐尸,上半身皮脱肉烂,几乎剩下森森白骨;下半身仅剩双脚,烂肿如球,布满蛆虫。

  最惊人的是,腐尸身首异处,整个头颅,离尸身约2公尺,面目全非,苍蝇飞绕不去。

  警方和高级法医赵自成教授先后抵场。赵教授当场确定腐尸是个少女,死亡时间超过10天。

  除此,女尸下颚破裂,怀疑她是遭谋杀。她的头颅相信是给野狗之类的动物咬断,并非被人分尸。

  刑事侦查局特别罪案调查组人员从女尸米色校服的一块英文名字的小牌子上,证实了遇害者的身份。

  她是17岁的梁珊珊,一个失踪了13天的学生。

  梁珊珊是美华中学中三商科班学生,沙巴人,父亲梁天生是个木材商,妻子是家庭主妇,育有三子二女,珊珊排行最大。

  梁父因为要做生意,多数时间留在沙巴。妻儿在数年前搬来新加坡,梁珊珊在12岁时跟弟弟同校,一家人住马里士他路豪华公寓。

  她失踪那天是10月2日。由于10月1日是儿童节,小学部补假,因此,她独自乘校车上课,平日一起上学的弟弟没作伴。

  按她的习惯,下午最迟2时30分,她必定回到家里。

  可是,这一天,梁母在下午3时30分购物回家,发现珊珊没按时回来,心里开始感到不安。

  她记得当天上午6时30分还亲眼看着爱女上了校车。于是,她拨电话给校车司机胡亚茨,对方却没回应。

父亲心急如焚

  梁父后来也联络胡亚茨,对方却说没载过珊珊。

  等到傍晚5时30分,依然不见爱女的影踪。心急如焚的梁父,亲自赶到学校查询,多名同学都说,珊珊登上校车离开了。

  当天晚上7时15分,梁父始终不见爱女返家,心里非常害怕。因为,这是极不寻常的事,爱女向来循规蹈矩,绝不可能没预先拨电给家人便私自乱溜。

  梁父连忙据情向宏茂桥警署报案,警方列为失踪案处理,动员了警力展开搜查,却徒劳无功。

  等了整晚,没有消息。梁珊珊的父母第二天到报馆,在中英各报,刊登寻女启事。

  由于女儿平日很少接触外人,爱女心切的梁父决定亲身查探女儿的下落。

  他四处向爱女的好友查问,却不得要领。

  后来,他从爱女一个同学口中,探知这名同学最后一次见到珊珊是乘坐校车离开学校的。

  当时是下午1时15分。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