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夫有情有义

大法官下判时说,三司一致认为,他们仔细考虑了三名上诉人的口供,以及独立证人的供证后,法庭已经掌握足够确凿的证据,判决三个上诉人的罪名成立。

上诉庭三司在稍后发布长达70页的判词说,法庭不应该以狭义的定义来解释“证据法令第30节”。该节的法律条文,必须参照和兼顾以下这个例子:

甲和乙一起被控谋杀丙。控方只要证明甲曾经说过:“乙和我杀死了丙。”那法庭可以考虑接受甲的这句话,构成指控乙的证据。

三司说,他们考虑到被告可能会把罪责推给别人,或者招供书出现不可靠的问题。但是,究竟招供书分量如何,最终还是得取决于承审法官。

三司深信承审法官是非常谨慎的,一旦发现接受联审的被告的供词不可靠,法官是不会重视这个被告的招供书的。

判词说,三个上诉人的代表律师都强调招供书必须配合独立的证据,那是根据1872年印度证据法令含义所提出的论点。

三司同意副检察司巴拉雷迪的陈词,认为这个论点的含义狭窄,对现代的新加坡是没有帮助的,因此,驳回上诉,维持死刑原判。

在关押死囚监狱问吊之前,秀莲连声向丈夫阿萧道歉之外,还频频追问丈夫:“要是有来世,你还愿意娶我为妻吗?”

阿萧是个有情有义的男子,在妻子被捕后,不但没有责怪她,还出钱聘请律师替她打官司,每星期也到监狱探监。

如此对她,情至义尽,令她既感动又愧疚。

他当时听了秀莲这样问他,不禁相对饮泣,含泪告诉她:“我愿意!生生世世都愿意!”

畸恋杀机事件簿

1988年10月8日:一场华人婚礼上,新娘“不告而别”。

1989年1月28日:一具女扮男装的尸体身中七刀,横陈在蔡厝港坟场沟渠内,身份不明。

1989年1月31日:林家见到报章报道后,联络警方,确定死者是26岁的阿珍,平日爱作男装打扮,自称杰克,外号“男人婆”。

1989年2月1日:警方在裕廊东组屋逮捕29岁少妇秀莲破案。

1989年2月3日:秀莲被控唆使弟弟和另一男子谋杀阿珍。

1989年2月4日:秀莲的27岁弟弟亚锦在新山落网,遣返新加坡。

1989年2月7日:亚锦被控跟另一男子合谋杀死阿珍。

1991年7月20日:亚锦的结拜弟弟25岁的阿乌在新山被扣留,押回新加坡。至此,涉案的两男一女全都被捕,一起控上法庭。秀莲面对唆使杀人罪,两男则面对共谋谋杀阿珍的罪状。他们都不认罪。

1992年9月28日:案件移交高庭审讯。

1992年10月9日:秀莲等三人罪名成立,皆判死刑。

1994年2月18日:杨邦孝大法官、吴允燊法官和卡迪吉苏法官组成的三司,听了控辩双方的陈词后,驳回上诉,维持死刑原判。

1995年3月29日:三名被告正法。

“畸恋杀机”全文完结,明天起刊——“生死判决”。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