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三人被判死刑

10月9日,三名被告被判处死刑。

秀莲闻判,双眼泛泪,她在被带离高庭时,双脚吓得酸软无力,得由两名女庭警将她扶出去。

每天到来听审的丈夫阿萧黯然神伤,不断摇头叹息。

阿玛吉星司法委员下判时说,控方已经提出足够的证据,证明三名被告的罪行。

之前,秀莲的辩护律师黄罗纳辩护时说,秀莲在口供书里所说的“摆脱”阿珍,并不意味着“杀掉”她。而且,秀莲也没有指示,或者提议杀人。

等到亚锦告诉她,事情已经解决了,她才意识到阿珍出了事。

律师指控方完全依赖两名男被告的口供书来构成秀莲的罪名,他认为这两份口供书不应该接受来作为指证秀莲的证据。因为,两名男被告并非承认有罪,而是把罪责推给其他人。

亚锦的代表律师朱时生则说,案发时,亚锦坐在车内,最后一刻还提醒阿乌不要杀人。亚锦在口供书上说,他不曾看到那把凶刀,也不知道阿乌带刀赴会。

阿乌的辩护律师则说,他的当事人多次提醒亚锦不要杀人,他本身并没有杀人的意图,他只是陪亚锦到坟场。

主控官辛广文副检察司总结陈词时指秀莲在口供书里说,她因为受不了阿珍的纠缠,“别无选择,只有找人‘摆脱’她”,秀莲唆使谋杀的动机显而易见。

他指出,法医证实阿珍单单在胸口便有五道伤痕,显示凶手的目的是要取她的性命,而不是“动武教训”她一顿。

除此,杀人和弃尸的地点偏僻荒凉,显然早有预谋。

控方也指秀莲在两份口供书内,用了“摆脱”这个字眼,可见她心存杀机。

亚锦通知她,阿珍已经身亡时,她的反应平静,若无其事,显示她知道对方已经被“摆脱”了,而她从此不会再受到骚扰。

亚锦虽然辩称,阿珍不是死在他手上,可是,根据法律规定,他在此案确实有共同预谋杀人的意图,即使没亲自动手,只要控方证明阿珍并非自然死亡,而是被谋杀,那他也跟动手的同伙同罪。

不服所判提上诉

除此,根据证据法令第30节的定义,控方可以引用被告同谋的口供书来构成被告的罪名。其实,除了口供书,控方也已经提出了充分的证据,证明了三个被告的罪名

三名被告不服所判,对死刑提出上诉。

辩护律师以三个上诉人的共同意图是向“肥仔”讨债,必要时“动武教训”对方,而非存心杀人为理由,引经据典,力图争取三名上诉人只是触犯了误杀罪,而并非谋杀罪,借此逃过鬼门关。

1994年2月18日,杨邦孝大法官、吴允燊法官和卡迪吉苏法官组成的三司,听了控辩双方的陈词后,驳回上诉。

最高法院上诉庭三司认为,秀莲口供书上的“摆脱”,意思便是杀人,而并非辩护律师辩称的“断绝关系”的含义。  

除此,其弟亚锦在口供书内承认,姐姐叫他把阿珍“摆脱掉”,他最终杀了她,显然他明白“摆脱掉”便是叫他杀了对方的意思。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