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乌刺了一刀

案发当晚8时,亚锦拨电找“肥仔”,要“他”在9时30分在裕廊东等候。

  10时左右,车抵坟场,阿乌将“肥仔”从车里拖了出来,他则坐在车里等。

  亚锦说,他听见两人在车外吵架。不久,他见到阿乌掏出刀子刺了对方一刀,接着对方马上倒下。

  他不清楚阿乌刺了对方几刀。阿乌最后将“肥仔”拖进沟渠,他们过后开车离去。

  1992年9月28日,案件移交高等法庭审讯。

  亚锦在庭上透露,姐姐秀莲跟阿珍来往期间,曾给了对方1到2万元,而且还交代他转告对方,只要不再纠缠她,她愿意将这笔钱当成“分手费”,送给对方。

  他说,他代表姐姐跟对方“谈判”,对方愿意接受这笔“分手费”,并承诺不再给姐姐添麻烦。

  阿珍的好友刘金水,是个电器承包商。他在当控方证人时供证说,阿珍遇害后,他才知道对方是个女子。他们平日以为她是男人,还叫她“肥仔”。阿珍曾多次带秀莲探访他,他以为两人是情侣。

  刘金水说,他是在1987年底在搓麻将的场合认识阿珍的,当时,她自称“杰克”。

  他透露,1989年1月16日,阿珍表示她很不开心,要求在他的家留宿,他答应了。

  有一天,他开车载她经过裕廊东21街一座组屋时,她忽然喊停,指着组屋伤感地说:“我的女友已经嫁人了,她和丈夫便住在那里。”

  同年1月20日,阿珍对他说,她的女友欠了两个大耳窿4000元,要她当担保人。

  刘金水劝她不要那么傻,因为,担保人是要承担不少麻烦的事,可能会殃及自己。

  案发当晚7时,阿珍到他的家帮忙髹漆。他接了一个电话,对方要找阿珍。阿珍听完那个神秘电话后,匆匆忙忙离开,临行前只说是出去一会儿,办完事后马上回来,谁知,竟会一去不返。

表面罪名成立

阿乌在庭上表示,他不是自愿向警方录下口供的,不过,经过审讯中的审讯后,法官接受他的口供书作为呈堂证供。

  首被告秀莲承认买通第二被告亚锦和第三被告阿乌,谋杀阿珍。

  亚锦指称阿珍是阿乌刺死的,他声称他只是负责弃尸。不过,他承认案发时,他在现场,目睹阿珍被刺,也知道她已经死亡。

  阿乌反指是亚锦杀死阿珍,他也承认他在现场,那把刀是他买的。

  三名被告所录的六份口供最终都被法庭接受为证据。

  1992年10月8日,阿玛吉星司法委员裁决秀莲等三被告表面罪状成立,谕令他们答辩。

  司法委员告诫三名被告,他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上证人栏答辩,接受副检察司的盘问;二是保持缄默,但是,一旦缄默,法庭有权做出对他们不利的推断。

  三名被告和各自的代表律师商量后,选择保持缄默。

畸恋杀机

  一名女扮男装的“男人婆”,对已注册结婚的少妇“一见钟情”,两人“相恋”多时,少妇懵然不知对方是女儿身,直到有一个傍晚,“男人婆” 横尸坟场,才揭开“他”真正的身份。这起离奇曲折的命案,是因为情海翻波?还是另有内情?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