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进行中

访新神院长 : 华文教会
中英环境中 互补两世界

14/11/2016 by 温伟中
 新神院长谢木水博士说,据他观察,本地华文教会给本地华语群体提供的听读写华文的空间,比正规学校来得更加完整。(郑宇彤)

华文媒体和华文教会,同样服务能听读写华文的群体,也同样面对语文环境变迁带来的挑战和机遇。

谢木水博士(49岁)今年7月出任新加坡神学院(简称新神)第七任院长,是第一位拥有马来西亚独中生背景的院长,领导拥有完整华文系师资,提供大学本科到博士班课程,并为区域超过25个国家培训圣职人员的双语神学院。

本期《生活进行中》,记者专访谢木水,谈谈华文教会与华文华语处境,并与钻研伦理学的他,一同反思宗教丑闻、信仰对话,探讨不同信仰如何达致“和而不同”,同时不单反恐,更要实践爱心。

三方面反映坚持华文学习

谢木水指出,本地华文教会对华文华语的学习非常坚持,反映在三方面:一、坚持使用百年前的白话文圣经版本《和合本》,一代代维持相当于高中的高级华文程度;二、以华文主办从幼儿至乐龄的宗教教育课程或培训班;三、积极推动以纯华文主持节目、活动、会议及一般沟通。

他说:“据我观察,教会给本地华语群体提供的听读写华文的空间,比正规学校来得更加完整。”

本地有约500间教会,其中约300间有华文部或纯华文教会。

他说,上世纪90年代后,本地华文教育在多次转型下,华文教会新一代听读能力过于书写,部分教会开始采用更为简易的圣经版本、诗歌本及培训资料。

“不少华文教会努力耕耘华文教育,为培育新一代对华文的感情,提高他们的理解力与兴趣,有的举办华英双语聚会,有的以更浅白的华语进行活动。近年来,越来越多英语教会看见乐龄人士的需要,也纷纷开办华文聚会,以华语或方言进行。”不过,他看到近10年有一始料不及的转变,即本地有近180万外来专业人士与客工,近百万来自中港台。

“华文教会一时面对庞大的华文群体,是帮助外来人口融入本地社区文化与生活的大好良机。”

为此,谢木水与一群有心人,努力结合各宗派教会的人文力量,四年前创办《新桥》季刊,作为华文教会与新移民之间的沟通桥樑,引介本地风土民情。

“总而言之,本地华文神学教育与华文教会的命运彼此依存,不可分割。”

他坦言,过去20年来,在英文为主流的趋势下,面对华文程度逐渐低落,不少神学院华文系也因缺乏本地人报读,面对学员减少、难以持续的压力。为坚持华文教育,转而积极吸纳东亚各地华文教会的子弟。  

谢木水说,三一神学院先在1948年创立,最初只以英语为教学媒介。1952年,一群有识之士为了讲华语的社群,创办了新加坡神学院,为华文教会及社群训练牧师、教师和领袖。

他说,64年来,新神始终坚持双语学习环境,让学生掌握纯熟的华文或英文,同时又可操练另一语言,成为双语人。

“据我所知,以华文教学,能提供大学本科和研究院水平的神学课程,除了本院有完整华文系的师资之外,这类神学院在本地屈指可数。”

据查知,本地有15间神学院,其中七间有华文部,但有完整华文系师资,提供大学本科到博士班课程的,只有新神和三一神学院。

目前,新神学生人数超过400人,有来自约25国的学生,校友人数近3000人,分布在全球40国,从事牧会、宣教、植堂、辅导、神学教育、照顾孤儿、戒毒和监狱事工。

双语翻译学习交流更有效

谢木水出生于马来西亚彭亨州的而连突(Jerantut),从芙蓉中华独立中学(华文独中)毕业后来新深造,过后考获英格兰埃克塞特大学的哲学博士学位。

他钻研伦理学、神学科学对话,著作包括《人之为人》《21世纪神学事件簿》《会遇众生的容颜》(收录在《联合早报》言论版发表的文章)等等。

新神七任院长都出自华文教育背景,但没有一位是本地华校生。首三任院长自幼在中国受教育,第四任在香港和北美进修,第五任在东马、香港与美国,第六任在东马、新加坡与本地。已成为公民的谢木水,是唯一来自华文独中的院长。  

他说,独中背景令他深得华文教育的培养与造就。如今以双语领导学院,深深体会到华文教育背景,在领导与教育两方面的重要性。

“在工作环境里,只懂得英语的话,常常只能从英语世界角度思考与回应教育和人事课题,难免缺乏华文世界视角,尤其缺乏本地华社因着历史与政治所关注的课题。同理,只懂得华语的话,也常常不经意地从华人华语角度回应面对的课题。”

他说,在实际运作下,单一语言学习环境往往能更有效率地进行教学与交流。但偶尔双语翻译下的学习,则可以让两个世界互补,这样的好处是单语无法实现的。

他常在中港台新马印各地讲学、证道,在报章杂志撰写时评。

他说:“教会作为人类社会的群体,超越国家、民族、语言与文化的分别,所以本地华文教会与东南亚各区华文教会都有密切来往。但从地缘而论,本地教会在独立前,以及独立后的51年来,与马来西亚教会的关系仍然非常密切,经常有不少交流合作,尤其关心济贫赈灾、教会课题与学术交流这三方面。”

‘和而不同’应体现在实践爱心

最近国家发展部大楼新设的多元和谐馆开幕,陈庆炎总统致辞时就说,宗教和谐并非理所当然,我国必须强化不同文化、种族及宗教间的理解与包容,才能有效反恐。

对此,记者提问,不同信仰之间如何既能和谐共处,又各自精彩,达致儒家“君子和而不同”的状态?

谢木水答说,“和而不同”不应只停留在仪式性的祈福,更应体现在实践爱心,接受透明问责,通过对话互相了解,以行动落实信仰生命力。

他说,重要的是大家能和气讨论彼此的信仰动力,分享“在不同信仰里,所理解的爱和希望,是什么让人除了物质以外,对生活能有更大的憧憬”。

不过,他也指出,很多时候“不必有高层次的对谈,可以寻找更多打破信仰疆界、共同的慈善活动……通过一起做一些事情,真正达到和而不同。通过爱你的邻舍,而活出信仰的不同”。

他表示,信仰应落实在每一天生活中,无论任何信仰,都应在各行各业中,以专业精神去建设社会。

“一个敬虔的信徒,会好好做工,不管电梯维修、清洁工作或建筑工作,都不会掉以轻心,不会不把人命看在眼里,而偷工减料。”

用财透明用权民主凡事问责

记者问,对于城市丰收“奉献金”失信案,以及今年金像奖最佳电影《惊爆焦点》(spotlight)提到的神父娈童案,作为神学教育领袖,从中有何反思?

谢木水表示,信仰团体身处在社会,也要面对信徒的回应和诉求,当制衡机制出问题后,就必须向群体负责。

他说,宗教体制里的圣职人员,涉及人与财、人与权力、人与性的关系。无论钱财管理不当,或性侵儿童的不法行为,已“不单是教堂四堵墙内的事,也是社区的事”。

他表示,信仰团体内部要有问责机制,能反求诸己、修正错误,做到“用财要透明,用权要民主,凡事要问责”,

但若是当机制失去制衡功能,“为维护更大的善,而做了自己认为相对小的恶”,就要面对以外的社群,如民间和政府的问责。

信仰无阻友情交流的愉悦

有些宗教信徒旗帜鲜明,与其他信仰、拥有不同信念者划清界线,在个人层面造成隔阂误解,在社群国族层面制造张力,甚至暴力。

对此,谢木水认为,信仰能让人超越自我,去聆听和拥抱他者。但活出生命丰富面的,还是要落实在平时生活的交往。“不管对方的宗教信仰,把别人当朋友、尊重他们、爱惜他们,别人能深深体会到。”

他举例说,在英国读博士学位时,曾与犹太教徒结为好友,并受邀上门看他们庆祝逾越节,虽信奉不同信仰,仍无阻友情交流的愉悦。

他表示,过去整百年在欧陆召开的多次宗教和谈,都提到“没有宗教和平,就没有世界和平”的概念。

而宗教和平,意味着包容多元,底线是珍惜人的价值,那是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基础,也是信仰生命力所在。

他说,以基督信仰而言,因为认定人有神的形象,因此坚持必须尊重生命、不可杀人、要爱邻舍、接待远方来的移民,并款待陌生人。

理性对话依然重要

另一方面,他认为理性的信仰对话依然重要,因为“以文明的对话为火炬,能照明人性黑暗的世界”。

他举例说,如在大学或社会讲座谈“死亡现象”,可邀请跨学科和信仰代表,借此探讨人性、精神和不可知的现象。

他指出,信仰是延续人类价值文明传统的重要传承,能唤醒从远古继承的基本价值,包括人的尊严、人生定位,对爱的需要和实践。

除了行动和语言,在《联合早报》言论版投稿多年的他,也鼓励信徒以文字关怀社会现象、民生课题。

“信仰是开阔的,不是故步自封,只在四堵墙里的世界。信仰群体与社会是共存共构、不能分割的。”

10岁写遗书露珠小鹅‘救’了他

10岁时写遗书企图自杀,树叶露珠和两只小鹅“救”了他。

谈到信仰之旅,谢木水分享了他念小四时的刻骨铭心经历。

他透露,他来自大家庭,父母都有前一段婚姻,父亲的妻子过世后,与离过婚的母亲结合,生下他和妹妹。

曾经有一段日子,家人之间有很多误解和冲突。“我是很压抑的,有时候很愤怒,不知如何表达,也莫名其妙的伤感。”

结果他竟决定一了百了,在单线纸上用中文写了遗书,请邻居朋友转交给父母,请求双亲原谅。

当时住在彭亨州而连突小镇的他,爬上一棵树,预备好绳索,打算上吊自缢。

就在要跳下去时,他看到眼前的两幕画面,突然迟疑了。

第一幕是树叶露珠。“我看到一张树叶很多露珠,有光线透过,反映出七彩色泽。我突然发现到,原来我很多东西不了解的,可能身边有很多真理,就像这些,是我所不了解的。”

第二幕是两只小鹅。“妈妈刚买回来两个礼拜,还很小。我每天早上都需要预备食物。我突然发现,这就是生命,每个人都在生存,人生肯定有目的方向的,只是当时不知道。为何我反而那么快就决定生死了?”

他决定活下去,寻找人生的真相和真理。

放弃轻生后,他对数理和历史等“可以帮助求真”的学科特别感兴趣。

直到中学时,他发现科学和历史无法解答生命意义的问题,也因看到好朋友归信后改变大,他也成为了基督徒。

但他也指出,这些年发现,宗教给人最大希望,宗教暴力也带来最大的黑暗,必须慎思明辨,提防盲信和迷信。

给人房子却不是家

土木工程系毕业后,谢木水在本地建筑业工作四年,完成两个项目,监督另一个维修期的计划,包括管理维修得奖公寓,当工地督工。

他说,当时好多谈婚论嫁的年轻人去买房子,也看到好些年轻人在半年维修期里,就签名分居分家产。

“当时我很多感触,在日记本写下:我这辈子要这样,给人一间房子,却不是一个家吗?

他说,他认同“居者有其屋”政策,但更想看到“居者有其家”。

因此,他26岁那年报读神学,转换人生目标,从事牧养心灵的信仰工程。

他过后与当设计师的新加坡籍妻子黄明娥(47岁)结婚,育有一男一女,儿子谢全恩(20岁)、女儿谢善宁(17岁)。

这些年来,他曾在教堂牧会,当新神院长前,也当过神学院教务主任。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