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就是人生'<br />专访新跃法学院长周贵和

明年1月正式开课的新跃大学法学院,是本地第三所法学院。学院首批录取60名学生,八成学额保留给有工作经验的成人学生,其余学额则让理工学院或A水准毕业生报读。当中,学院所推出的部分时间课程着重培养擅长刑事法和家事法的律师。

跃大法学院一大特色,是以实践为导向,让学生通过实际观摩了解法律事务的运作。

国家法院前高级地方法官周贵和教授,将担任跃大法学院院长。本期的《生活进行中》,记者与周贵和教授进行专访,谈他为何接下这个任务、他的展望,以及他37年法律生涯的点滴。

“法律就是人生,一个好律师不仅要懂得法律,也要了解法律的精神。”这是新跃大学法学院院长周贵和教授,对“好律师”的定义。

从副检察司、政府律师、私人律师、地方法官,到新跃大学法学院院长,今年64岁的周贵和教授在法律界,累积37年的丰富经验。 

一个周一的下午,在新跃大学的办公室,与他进行两个小时的专访。访谈中,他总是脸带笑容,有问必答,是一个随和谦卑的人。他深识远虑,回答问题时,喜欢以他的切身经历、实际的例子,深入浅出阐明他的论点。提到法学院时,他侃侃而谈,眼神散发出光彩,可感觉到他心中那股的热忱和冲劲。

对周教授来说,法律就是人生,从出娘胎的出生证、小学入学登记,到死亡证明书,人是一生都离不开法律。

正因如此,一个好律师除了要懂得法律条规外,也在了解法律的精神,即什么是法律?是用来服务人群?或者是人们为法律服务?

要了解法律的精神,人生阅历很重要,否则你只是一名法律技术人员(legal technician ),即熟悉法律条规,仅懂得在技术层面运用这些条规。

因此,新跃大学法学院要培养的不仅是法律技术人员,也是具备人生经验,能诠释法律精神的律师,能够给予当事人更好的咨询。

培养刑事家事法律师

新跃大学法学院着重培养擅长刑事法和家事法的律师,为目前面临缩减的刑事法和家事法律师队伍注入新血。

一般上,法律系毕业生通常倾向当商业法的律师。不少承办刑事法或家事法的年轻律师往往在执业四五年后,转入私人或政府机构从事法律顾问等工作。

周教授说:“刑事律师不容易当,你必须出庭、到监狱见你的当事人,吃力不讨好。”

这也正是为什么法律界面对刑事律师和家事律师短缺的问题。

展望未来,周教授希望跃大法学院能培养出律师行业需要的律师。

须有人生经验去了解法律

一直以来,周贵和教授坚信学习法律,必须要有“一定的年龄”。这也正是他答应出任跃大法学院院长的原因。

由于着重刑事法和家事法,法学院约八成的学生,是成人学生,有实际的工作经验,报读课程的人当中就包括教师、警察、辅导员,甚至是在私人企业和政府机构担任高职的人员。

除了学术成绩,申请者对投身于刑事法和家事法的热忱,是否活跃于志愿或社区服务,也是考虑因素之一。

周教授说,所谓“一定的年龄”,指的是这是他们第二个大学文凭,或者是年龄30岁以上的申请者,若已经成家有子女就更加理想。

“很多没有人生阅历的法学院学生,在上了一年的课后,才了解法律、公平和公正并不一样。不管公不公平,你仍要以法律条规为依据,不能因为觉得不公平而不遵纪守法。”

“若果你有孩子,就能理解要做到公平并不简单。小儿子跟你说:‘爸爸,哥哥打我,这不公平,你要罚他!’。在采取任何行动前,你必须找出真相。大儿子可能有理由打弟弟,但打人就是不对,你必须惩罚他。这时,大儿子就会说‘这不公平,爸爸偏袒弟弟’。”

“再打个比方说,我有五块巧克力,我给你两块,自己留三块。你说这不公平。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每个人对‘公平’定义的判断不一样,所以你必须有人生的经验去了解法律。”

他说,在我国,一般上法学院毕业生,没有人生经验,但在美国,很多法学院的学生曾在其他领域工作过。他在美国遇过曾是一名调酒员的法律实习生,他后来成为一个出色的律师,因为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有丰富的人生经验,了解人们面对的问题。。

这也正是为什么跃大法学院,八成的学生都会有工作经验,而课程也将以实践为导向,学生未毕业前必须到律师事务所实习六个月,了解刑事法和家事法的实际应用,学以致用。

原想当战斗机师

最后却爱上法律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当律师,我想当一名空军战斗机师。” 

不说不知,原来周贵和教授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当律师。他说自己是“误打误撞”当上律师。当年,在莱佛士书院念书时,希望以后能成为一个空军战斗机师,但15岁那年,眼镜找上他做朋友。

“那时要当飞行员,要有完美视力,我近视,这个梦想也就破灭了。”

后来,他报读新加坡大学,原本想念经济系,但有人告诉他,毕业后他也当不了“经济师”,劝他选一个比较专业的科系,毕业后能成为一个“专业人士”。他想想也有道理,本想报读医学系,毕业后就能成为医生,但他的数学成绩不好。

“我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读法律,所以就这样成为律师。”

这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选择,让他在法律界呆了37年,原因很简单,他发现自己喜欢上法律。

法官须确保正义得到伸张

谈及过去37年在法律界扮演的不同角色及个别的挑战,他坦言,律师没有所谓的“工作与生活平衡”(work life balance),有时为了见客户必须牺牲家庭及个人时间。

他说:“不管做什么事情,要做得好,就要有牺牲。

周教授也曾担任七年的法官,在谈到法官的挑战,他表示,法官的挑战在于“责任”,必须确保裁决的公平性和公正性。

“身为律师,你聘请我,我无法保证结果,但我会尽力打赢官司。但法官就不一样。我要确保正义得到伸张。我无须顾虑谁强谁弱、谁好谁不好,我要顾及的是在法律的规范内,这是否公正与公平。公众上法庭是因为他们面对问题,你必须替他们找到解决方案,而不是让问题加重。有时,你无法找到一个十全十美的解决方案,但这就是法官的责任。”

法官的裁决,尤其是刑事案的法官,将决定被告的命运,是否要坐牢、打鞭。每个法官要做出裁决时,要平衡法律规范内的所有需求,以法律为准绳。

他说,公众要的不是考获一等荣誉学位的法官,而是能做出公平和公正裁决的法官。

问与答:

①最尊敬的人是父亲

问:你最尊敬的人是谁?

答:是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第一代的新加坡人,替英军工作,是个文员,后来被裁退。我很尊敬我的父亲,虽然他受的教育不多,但他很喜欢阅读,也正因为他,我爱上阅读,也有了好奇心。我念小学时,他不让我读儿童书籍,要我读成人书籍,读不懂就自己查字典。就像每个家长,他希望我能念大学,但不干涉我念什么科系。那个年代的父母,只要求子女脚踏实地、安家立业、老老实实做人。当我从法学院毕业,父亲参加我的毕业典礼,虽然他没说出来,但我知道他为我感到骄傲。

②‘我是一个好奇的人’  问:你如何形容自己?

答:我是一个好奇的人,什么都想学,喜欢追根究底。我视自己为终身学习的学生,在我的法律生涯,因为我有好奇心及学习的能力,我经常尝试不同的事情。对我而言。每个人都应该终身学习,不需要是那种正统的终身学习。成功人士一生都在学习。

③不能接受‘办不到’

问:你对下属的要求是什么?

答:当你告诉我,你不懂,我可以接受。当你学习得不好,我也可以接受,因为每个人的学习能力不一样。可是,当你告诉我,你办不到,我就不能接受了。因为你都还没有尝试,怎么就说办不到呢?你应该先尝试、想办法,真的不行才说办不到。我不会因一个人能力的差异去责备当事人,我不能接受的是那个人没有尝试,也没有告诉自己可以办得到,就来告诉我,他办不到。

④还是会选择同一条路

问:如果能重新再来,你会选择同一条路吗?

答:虽然我会说,我想成为一名战斗机师,但我还是会选择同一条路,因为我发现法律很适合我。在人生路上,我们应该往前看。而不是往后看。只有在要从历史中学习,我才会往后看。我喜欢历史,它让你了解事件的背景,例如,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吗?为什么会这么处理?另一方面,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安于现状,而应该往前看,把事情变得更好。

⑥培育了年轻好律师

问:在37年的法律生涯中,有什么事情最让你感到骄傲或满意?

答:我感到骄傲的是,我能够协助训练和培育年轻的律师,当中很多也成为很好的律师。我记得在2010或2011年,有两名年轻的律师到国家法院实习,坚持要见我,要跟我谈谈。当时我并没有直接参与实习计划。后来才知道,原来当年他们念中三时,曾经见过我。我与他们分享什么是法律,他们觉得很有趣,激发他们要朝这行发展,因此选择念法律,成为律师。这让我有很大满足感,能够鼓励年轻人找到人生意义。

履历

◆1978年至1981年:在国防部的司法部门服务,随后在总检察署担任副检察司和政府律师。

◆1981年至2007年3月:在私人律师事务所服务。

◆2000年:受委为高级律师。

◆2007年4月至2014年3月:在初级法庭(现在的国家法院)担任地方法官(District Judge),之后擢升为高级地方法官,并在2014年3月荣休。

◆2014年4月:重返私人律师界。

◆2015年9月至今:新跃大学法学院院长。

◆经验:在商业诉讼案方面经验丰富,也在许多国际商业仲裁案中担任律师和仲裁人。负责的案件,包括霸菱倒闭案件。曾担任所得税检讨委员会副主席、工业仲裁庭裁判和新加坡法律教育学院改革委员会委员。出版的刊物包括《新加坡仲裁手册》(Singapore Arbitration Handbook)。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Free
Position: 
0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