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进行中

牛车水卖药61年爱与愁
——访泰山药行两代掌门人

09/05/2016 by 温伟中
 两代人齐心互爱,继承阿公创办的药行。左起为陈剑英的三女美思、“三嫂”刘赛珊、大姐陈翠珍、陈剑英和长女陈美仪。(吴伟国摄影)

中药,不只是跌打膏药,也是强身保健的草药,蕴藏千年智慧的养生之道。

牛车水,或新加坡唐人街,也不只是老旧建筑物、商店和旅游区,更是先辈奋斗、恋爱、养家糊口的地方。

但对许多人来说,它们既熟悉,又陌生。觉得中药有点神秘,所以有人生病只吃西药。但西药有不足之处,中药往往能起增补作用。   

有些人印象中的牛车水有点老土,所以逛街宁愿到冷气商场。但牛车水毕竟是先辈下南洋的重要打拼据点,只要用心停看听,就能感受从战乱岁月起伏至今的脉搏,聆听和阅览活生生的历史,甚至找到自己的根。

本期《生活进行中》采访在牛车水开店61年的泰山药行,听听这家三代人接棒经营的本土药行,如何诉说一个交织着药材和牛车水气息的动人故事。

一个不缺艰难挑战,始终坚持信念,并有家人互爱、齐心奋斗的新加坡故事。

在肉干街的药材店

在珍珠坊对面的肉干街、林志源肉干隔壁的泰山药行,老板陈剑英(67岁)站在俗称“百子柜”的药斗和玻璃柜台之间,笑容可掬地招呼顾客。

一名年迈女顾客拿起一罐药油询问:“老板,老人家风湿适合用吗?”

掌柜的陈剑英竟说:“这个药不适合你,也比较贵,不然你试试看另一种,比较便宜,可能会更好。”

这一幕经常上演。

陈剑英过后受访时说,他痛恨卖假药,认为做“健康”和做药的就应该老实。

因丈夫排行第三,人称“三嫂”的贤内助刘赛珊(63岁)微笑说:“他对人很真诚,也把真诚用在顾客身上,总是根据你的需要介绍药给你。他甚至会跟顾客说,这个药不适合你。但是真诚有时候就做不到生意啰,所以也有人说我们很笨。”

陈剑英回应说:“做人要诚信,对亲人、朋友和顾客都应该真诚,不要只想挖他的钱,做他的生意。人与人的关系,应该要达致双赢。我看过很多朋友的成功和失败,那些成功的人,往往是比较真诚的。”

比建国史长10年的老店

牛车水目前有超过50家中药行,因熟客和游客络绎不绝而百花齐放。

泰山药行创业于1955年,比新加坡独立还早10年。当年牛车水三大中药行当中,“余仁生”来自马来西亚怡保,来自香港的“黄耀南”过后被源自台湾的马光集团收购,而泰山药行则是土生土长的老字号。

泰山第一代老板陈泽培是中医师,原本继承父业的长子陈卓英,突然在1990年9月心脏病发过世。

次子陈剑英当年41岁,早年毕业于南洋大学生物系,当时是贸易商和工程承包商。在高龄78岁父亲要求下,他临危受命继承父业,在艰难处境下守业。

过后他努力经营,也考取中药高级班文凭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但随之而来的15年困难重重,先后经历牛车水翻新、东北线地铁工程、金融风暴,和沙斯危机,一时门前冷落车马稀。

在最艰困的日子,母亲和妻子多方支持着他,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六年前,长女陈美仪(36岁)也在大企业磨炼七年后,自动要求回来帮忙,这些年积极参与商场展销会,提升知名度和包装,也在面包物语总部和义安城高岛屋开新店。

如今,作为一站式的传统药材店,泰山备有600多种草药、1000多种中西药,聘有中医师问诊,也提供煲汤药的服务。

推出网购服务

泰山也积极推出网购服务,吸引中国各地买家网购保健品。近来也有不少中国游客因信任新加坡品牌,来买中国“出国转内销”的冬虫夏草等名贵药材。  

目前,包括祖传秘方生产的滋补药丸“灵芝金凤丸”和“金枪补肾丸”外,泰山共有15种自产自销的药油药膏,以及多种口味不同的凉茶。  

泰山药行最近也参与赞助怀旧电影《我们的故事》和早报“关键词”,并荣获“新加坡邻里企业之星”的“经典企业奖”。

虽然不少观众批评电影的“置入性行销”太明显,但它已有效打造品牌效应,带动客流量。

三代扎根牛车水

记者采访第三代传人陈美仪(目前是药行总经理)时,她侃侃而谈“枸杞子、龙眼干当零食”“药材配菜吃”的非一般童年,也流露对牛车水的浓浓眷恋和自豪。

第一代创办人陈泽培,已在1997年因帕金森病过世,享年85岁。妻子2005年因肾衰竭过世,享年93岁。

陈剑英夫妇育有三女一男,三天后满37岁的长女美仪和30岁的三女美思,已回来帮忙。32岁次女美智在教育部当辅导员,27岁幼子瀚才则在银行当客户经理。

此外,陈剑英的80岁大姐陈翠珍,从30来岁至今仍在店里帮忙。药行的凉茶厂由55岁的侄儿当厂长。

第一代南来打拼 生与死的抉择

1937年7月7日,中国爆发也称“七七事变”的卢沟桥事变,开始了中国抗日战争和二战亚洲区战事。

刘赛珊说,来自广东省西樵的家翁(陈泽培)是中医师,当年老家开药行,精通药材。

“卢沟桥事变后,家乡拉壮丁,爷爷不舍得,到1940年代初第三次拉壮丁时,就让我的家翁逃兵役,一个人坐船南来找工作。”

当时他已结婚,已育有一对子女,忍痛把妻儿留在中国。

但战前生活困难,新加坡找不到工作,他到马来西亚吉隆坡茨厂街药材店当头手。过后二战爆发,马来亚沦陷,他差点在日军检证下被捉走,最终侥幸捡回一命。

几年后他再次南下狮城,在牛车水角头单位与朋友合伙开中药店“永春堂”,生活稳定后才把妻儿接过来。

1955年,合伙人退股,陈老先生决定独资经营下去,并改名为“泰山药行”。

陈美仪说,当年爷爷来到南洋湿热环境,发现工友风湿和腰酸背痛问题特别多,因此对症下药,量身定做出适合本地人的药油药膏,如红花油、千里追风油和治无名肿毒的黑鬼油等。

“爷爷为劳工提神和补身而配制的肉骨茶药材包,当年配方完全没变,我们还在制作和售卖。”

第二代守业 熬过15年艰辛

陈剑英说,接手打理泰山的前面15年“非常辛苦”,他谈到感谢母亲和妻子的付出时,一度哽咽,令人动容。

他说:“我1991年过来泰山,马上接到政府通知牛车水翻新,要赶搬了。过后用454万元标下现在的单位,又用了百万元装修。不久后又遇到东北地铁线和花园天桥工程,木板围在店前,充满噪音和灰尘,牛车水几乎成了‘鬼域’,曾有一天生意,营收不到200元,基本上是亏本。”

当时,四个孩子年龄介于两岁到12岁,但他只拿不到千元的微薄薪水,靠着开源节流和妻子教书的收入,支撑家用。

那些年困难压力一起来:钱不够用,孩子还小,孝顺的他也花不少时间照顾患病父母,幸好贤内助体谅,全力支持,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三嫂”刘赛珊说,夫妻不分你我,坦言当时“家用都自己拿出来了”。

她当年在亚历山大山小学教华文,她2000年摔了一跤,导致膝盖骨裂动手术,在2002年正式提早退休时,已教了28年。

不否认是“虎妈”的她,教书和督促四个孩子,全部“一脚踢”。她悉心栽培孩子,让他们补习,学画画、钢琴和珠算等才艺,也鼓励他们发展志向。儿女如今都大学毕业,且事业有成。

陈剑英说,当时经常要开车带父母和年幼孩子看病,幸好大姐帮忙看店。

三嫂也说,那些年照顾四个孩子忙得没空煮,女佣负责午餐,家婆每周五天煮晚餐,请人送上门,让女佣温热后享用。

她轻叹说:“家人互相帮补,就这样撑过去了。”

她说:“爸爸(家翁)去世后,家婆经常对剑英说‘你去干吧,我全心全力支持你,有什么事情我帮你担当’,所以我也是这样帮他啰。”

陈剑英这时感触良深说:“她是我生命中两个很重要的女人之一,帮我解决了很多问题。妈妈始终都要过去的,还好有另一个女人在旁边支持着。尤其是泰山刚开始那15年蛮吃力的,有时候晚上解决不了问题,经常睡不着觉……就是后面有两个女人在支持着我……(此时哽咽不语)”

贤内助“宁跌”保家

三嫂说,她过去在学校很努力,工作特别多,但当上科主任后,为了照顾家庭,跟校长要求“不要升了”。

“在评估排名时,校长说不升就跌,你都不要上了,就给你跌吧。我心想就给别人机会吧,我就保住这个家庭啰。” 

没想到,过后她真的跌下去,摔一大跤后提早退休。

她说,为了减轻先生的负担,让他多照顾生病的母亲,她2003年正式到泰山帮忙,负责人事招聘、规范制度和回电邮等华文相关事务。

她坦言,依然怀念在学校“三六九十二”的四次学校假期、看到学生成才的满足感,如今凭着在学校的多年纪律,每天带着积极乐观态度,尽量心平气和、有条有理地处理好药行的繁琐工作。

第三代巩固和发展

2010年,在大学修读生命科学和知识产权法律的长女陈美仪,经过七年工作经验(包括大企业,以及在大学为科研报告申请专利权),决定寻找新挑战,回药行帮父亲。

她对药行和牛车水有着许多美好回忆,包括童年时爷爷看她用功读书,除了赏她零用钱,也给她香甜的龙眼肉和枸杞子当零食。

她也清晰记得,从前店里“分三轮”吃晚餐,奶奶总是把党参、北芪等药材入菜。

但她坦承,进来后与爸爸在做法和理念上有不少冲突,幸好妈妈居中调停,她也学习要有耐心,接受自己也得调适心态和改变。

中药行的挑战和机遇

陈剑英说,中小企业面对租金和人手两大问题,幸好泰山已买下自己的店面,不必面对起租压力。

他说,接下来准备在东西南北各有据点、往海外发展,并好好经营网店,需要更多人手,也“比美仪进来之前更忙”。

他透露,过去已有“二三十人”被挖角、跳槽或创业。

“未来我们必须更积极拉拢人才,希望做到大海不择细流,也希望他们良禽择木而栖。”

陈剑英说,希望明年半退休,五年内交棒给下一代。

三嫂透露,最近人力紧缩,她发现一个好现象,就是不少年轻新加坡人,通过网上和电邮查询和应征。

另外,她指出,中文对中药行很重要。“记者随时来电,像问你对黄连的意见;客户也经常电邮来询问,必须精确得体地回复。”

陈剑英说,中药强调的医食同源、养生保健潜能无限。

“我可以断然地说,中医不是夕阳行业,而且有很大的机会,能对人们的健康和经济做出贡献。”

他也强调,新加坡是个好品牌,在政府严格管制下打造出品质保证。

“中国人很喜欢买新加坡的中药,尤其是产自中国青海、西藏的冬虫夏草,却吸引许多中港台游客购买,因他们认为新加坡品牌较可靠。”

两代掌门人受访时都强调,未来中医的挑战是“更透明化”。因此,两夫妻和女儿都先后到中药学院进修四年半课程,希望以更专业和科学的方式,深入浅出向年轻人推广中药的好处。

爱上牛车水

陈美仪说,她回来工作后,发现自己爱上牛车水。“许多有名的品牌都在牛车水开始。这里的美食原汁原味,便宜又好吃。在这里也给我机会用华语和广东话,很有亲切感。”

陈剑英说,童年时父亲管教严,他有时会溜到联络所看电视,到后巷玩羽毛球、弹珠、踢毽子,或到东方戏院后面的万达街偷偷租车,一小时租金才一两角,“但是回来就被骂了。”

他说,牛车水充满人情味。

“我清楚记得,11岁那年下大雨,店前有一条大垄沟,我一脚栽进去,差点没顶,几乎被水冲走。幸好有好心人来相助,我捡回一条命,也没有受伤。可惜当时太小,我不记得好心人是谁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