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惧死亡 活出生命<br />——访殡葬业新贵郑珍妮

谈起本地的殡葬业,很难不提“郑海船”这三个字。

在本地土生土长、扎根近半个世纪的“郑海船丧事服务”殡葬公司,是郑海船年轻时赤手空拳,一步一步打造出来的。

郑海船的一生相当带有一点传奇色彩。他没读过什么书,十几岁就在劳明达的咖啡店捧咖啡,经常捧茶水到隔壁的殡仪馆,追着殡葬业者问长问短。

在耳濡目染下,郑海船很快就摸熟行业,后来更自立炉灶,直至今日。

郑海船做生意有一套,他日做夜做,凡事亲力亲为,打起广告丝毫不手软。他几乎每天都在报章放上自己的照片和联络号码。他说过,打广告除了为生意,也是为了让那些没有能力为往生亲属办后事的人,随时随地可以找到他。

郑海船的广告,数十年如一日,直到最近几年,只身单影的广告照片,突然多了一个身材高挑、外形亮丽的小妮子。

这个人,就是郑海船的女儿郑珍妮(30岁)。

传统的殡葬业,多年来一直是男人的“天下”,涉足的女性屈指可数,留学海外,思想洋派的新新人类更是少之又少。原本可在职场上施展拳脚的郑珍妮,却一头栽进这个行业,让所有认识她的人都大跌眼镜。

留学澳大利亚的郑珍妮,在新南威尔斯大学修读行销与管理系,活动策划是她的专长,留学回国后,她也先后在两间颇具规模的跨国公司,担任了四年企业活动策划的工作。

在公司颇受老板器重,前途一片大好的她,一次却在父亲心脏病入院后,决定转换跑道,跟随父亲,加入殡葬业。

她当时的决定,让所有认识她的人都大感意外,就连郑海船本身也有点始料不及。对于旁人的质疑,郑珍妮并不感到意外,但她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

或许父女血液里流着同样的血吧,郑珍妮说,她其实早在18岁那年就已告诉父亲,很想过来帮他了。父亲当时没有答应,要她考到一纸大学文凭,工作几年再说。

郑珍妮后来出国念书,选修了行销与管理,因为她心里知道,自己所学的将来必定可以在殡葬业里派上用场。

见父病床憔悴工作 她再度求进殡葬业

2013年1月,郑海船心脏病紧急入院,那是危机,也是郑海船和郑珍妮一个人生转捩点。

当时,郑珍妮到医院探望老爸,亲眼目睹讲话有气无力的父亲,躺在病床上,强忍身体不适,电话一通一通接。

看到他憔悴工作的样子,郑珍妮的心碎了。

她突然意识到,父亲已经上了年纪了,一个人“包山包海”的工作方式急需改变,否则身子迟早垮掉。

于是,事隔九年,就在病床边,郑珍妮再度提出加入父亲公司的要求。

这次,郑珍妮有更好的“本钱”说服父亲,当时的她,有多次替大企业策划大型活动的丰富经验。她向郑海船分析,安排一场葬礼,跟策划大型活动很相似,以她正在职场上累积的经验,加上郑海船的督促,丧礼的整体水准肯定会有所提升。

同一天,郑珍妮也第一次把男友郑廷匡(31岁)带到医院见未来岳父。

拥有辅导系硕士和心理学学士学位的郑廷匡,当时就承诺会跟郑珍妮一起协助郑海船,两人很有想法,谈开后,甚至连未来的发展方向都拟下来了。

向来以传统方式经营寿板生意的郑海船,内心清楚知道,这门生意若要继续生存,求变求新一定要,他过去一天到晚绞尽脑汁,无时无刻不在求变,可是碍于能力有限,他能做的实在很有限。

女儿在病房里的一席谈话,让郑海船发现,多年来疼爱有加,但无法带在身边的女儿长大、成熟了。

在答应女儿之前,他把郑廷匡支开,很认真的问女儿:“这个男朋友,steady(稳定)吗?”

就这样,郑珍妮说服父亲,让她和未来丈夫正式到公司里帮忙。

郑珍妮说,入行之初,她和父亲常为想法不同,起过无数次的争执。

“这是新旧思想的冲击吧!很多时候,我必须慢慢说服父亲,改变会循序渐进,员工饭碗不受影响。每次要改变或推出新计划时,我都得花额外时间向他解释,一回甚至找人制作3D模型来加以说明。很多时候,父亲是要哄的。”

隔9年终得父亲首肯

对行业一知半解,隔天一早递辞呈,如今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很大胆。

时隔九年,终于获得父亲首肯,郑珍妮喜出望外,当晚回家就打辞职信,隔天一早回到公司,就向上司递上辞职信。

她清楚记得,她和郑廷匡分别给公司一个月和七天的预先通知。两人闪电辞职,让同事错愕不已,知道他们转战殡葬业时,同事更是瞪大了眼睛,久久不敢相信。

可是到了后来,大家发现郑珍妮和郑廷匡是认真的,也就默默支持两人的决定。

防腐师不让她进防腐室

第一天报到上班,防腐师一度拒绝让郑珍妮进防腐室。

或许因为是女孩子的关系,加上外形摩登,郑珍妮初入行时很多人都不看好,甚至觉得她只是“玩玩而已”,看死她撑不了多久。

“刚开始时,我确实得花费额外的时间,来证明自己是认真的。记得第一天上班,我被安排到防腐室实习,防腐师看到我的时候,马上拒绝让我进入防腐室。”

问明缘由,才知是防腐师担心她承受不来,所以拒她于门外。

郑珍妮说,她当时已有心理准备,无奈防腐师不相信,她最后才在郑廷匡的陪同下,一起目睹了整个防腐过程。

一张照片 觅得真爱

一张照片,意外觅得真命天子。

郑珍妮和郑廷匡,身材高挑,外形登对,是亲朋戚友心目中的“金童玉女”。

大家或许不知道,两人早年其实还是旧邻居,后来一度失联,直到郑珍妮后来跟父亲一起见报,两人才有机会重逢,而且擦出火花。

因为该张见报的照片,郑廷匡认出郑珍妮,于是通过社交媒体联系上她。

缘分这种事很微妙,感觉似乎天注定。两人当邻居时“没感觉”,绕了一大圈才又相遇,成了相知相惜的情侣。

这段感情更在去年12月开花结果,两人共结连理,成为夫妻。

女儿是郑海船‘心肝宝’

一路为爱女护航,郑海船为了爱女前途,经常担心到寝食难安。

在众多的兄弟姐妹当中,郑珍妮跟父亲最亲,也最谈得来,她因此一直是郑海船心目中的“心肝宝”。

碍于自己再婚,郑海船无法把女儿带在身边,但他对于女儿的关心却从来没有减少过。

例如,女儿要出国深造,郑海船二话不说,会预先把费用准备好,跟女儿在相约地铁站见面,把钱交给她。

曾有一回,郑海船出席活动时遇到有人招保险,他买了保险,在受益人栏目直接填上“郑珍妮”三个字,足见他对郑珍妮有多疼爱。

郑海船经常为女儿奔波忙碌,张罗一切,他在女儿面前不动声色,但私底下却经常告诉周边朋友,会竭尽所能保护女儿。

想见父亲会‘预约’

父亲离婚后另组家庭,郑珍妮想见父亲时会先“预约”,以免让父亲难做。

郑珍妮的家庭相当传统,父主外,母主内,可是后来父母感情生变,一家人生活从此变样。

“父母后来离婚,父亲过后也另娶。为了不让父亲难做,我每次跟父亲见面前都得先‘预约’。”。

“我对父亲的感受很复杂,恨与不恨连自己都分不清,但我很清楚,父亲这些年来一直在经济上默默支持我们,他很多时候缺席,但从不逃避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殡葬业者未必要有‘死人脸’

从事殡葬业,不一定要有“死人脸”。

郑珍妮说,以往在殡葬业工作的员工大多四五十岁,他们一般穿着汗衫短裤、脚踩拖鞋就到治丧处帮忙,而且用福建方言喊来喊去,很不专业。

“我和廷匡起初很不习惯,语言上的障碍是我们跟员工沟通上的一大问题。我从来不认为,从事殡葬业者的人就要有‘死人脸’。”

两人于是拟了全盘计划,把公司上下大整顿一番。他们为公司员工设计制服,聘请国外的殡葬业者为员工提供培训,确保他们说话得体,甚至主持仪式。

他们更突破传统,设计了让人眼前一亮、感觉截然不同的全新灵堂,就连葬礼上提供的食物也大大获得提升。

在郑珍妮和郑廷匡的带动下,“郑海船丧事服务”的业务范围,已从最基本的殡葬服务扩展开来。他们如今经营花店、有专人为往生者的家属提供辅导,郑珍妮也为新人策划婚礼,郑廷匡甚至出书和到学校演讲,协助孩子们了解死亡。

郑珍妮说,公司的业务多元化,但父亲行善的精神不会变。不久之前,郑海船、郑珍妮和郑廷匡就带领一群义工,到马西岭替贫困家庭理发、送干粮。

四人联手出书 介绍如何处理后事

策划丧礼不一定是要准备死亡,也可以是为了庆祝生命。本地第一本关于怎么处理后事的书籍,理性地介绍如何为人生最后一程划上美好的句点。

在刚过去的星期六,郑廷匡、郑珍妮、个人理财顾问公司星融(SingCapital)总裁谢诏全,以及有多年房地产投资经验的律师黄景良,就在中华总商会礼堂举行的新书推介仪式上,正式推出四人联合撰写的《最后的愿望》(Last Wishes)

《最后的遗愿》将带领读者从如何统计自己的财产、怎么立遗嘱、到葬礼上选什么样的音乐与食物等,一步步了解财务与遗嘱规划,以及殡葬策划所有须知的详情,充分向读者介绍如何为人生的最后一程划上美好的句点。

谢诏全受访时说,“自己年纪不小,每次想到死亡时,就会有疑惑一直困扰着我,例如,谁决定我的遗照?我因此才有写这本书的灵感,综合性地介绍有关处理后事的须知详情。”

郑珍妮也表示,“死亡和丧礼一直以来都是新加坡人很忌讳的字眼,但我们希望公众能够理性地面对与考虑这个课题。主动安排自己的丧事,以免家人到时候由于慌乱而草草了事,这是一种理性与负责任的行为,也能让亲人好好地悼念所爱之人。”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chinks@sph.com.sg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Free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