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进行中

尽早说真相守护领养儿
——访林孔怀夫妇与养女

18/01/2016 by 温伟中
 林颖恩(左起)与养父林孔怀、妹妹林颖祈和养母张济暇温馨合照。(吴庆顺摄影)

2003年底,婚后七年不育的林孔怀和张济暇夫妇,领养了一名两个半月大的女婴,取名颖恩。

三个月后,张济暇惊讶发现,领养两周后,她竟怀孕了。

过后,她又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从不育,到领养,到生育。一家两口,顿时变成一家五口。

10年前,我登门造访,两夫妻轮流抱着宝宝,侃侃而谈,分享原本打算养牧羊犬,过后放弃养狗,然后决定领养孩子,最后是同时照顾养女和亲生儿女的心路历程。

最近,我在面簿偶然读到一篇感人告白,仔细一看,居然是转眼亭亭玉立的颖恩,在坦然畅谈被领养的感想。

我于是再次上门,亲耳听听女生和父母的第一手叙述,让他们跟读者分享这段还在“进行中”的10年领养生活心得。

孩子多大,才适合说?

领养的真相,应不应该说?

为了保护孩子,可以隐瞒一辈子吗?

若能做到视如己出,为何不能干脆把领养当亲生?

如果认定“纸包不住火”,不希望孩子以后从别人口中听到真相,因谎言戳破而受伤,而毅然决定亲口说,这番话又要如何说?要等孩子多大,才适合说?

国大社工系学者在2010年向1200名国人展开调查,其中26.4%公众认为,不应让养子养女知道领养真相;72%更认为,不该告诉朋友和邻居孩子被领养。

对此,林家夫妻和长女有着与众不同的观点和做法,更愿以亲身例子分析得与失,说明隐瞒和公开领养真相,随之而来的代价和收获。

从事辅导工作20多年的林孔怀(48岁,飞跃家庭服务中心主任),和在触爱当特约“家庭情况呈报书评估员”(Home Study Report Assessor)的妻子张济暇(44岁)指出,许多父母为保护孩子而不公开真相,到头来迟早知道真相的孩子,反而更受伤,牺牲的是亲子关系和难以挽回的信任。

反之,正是为了保护孩子不受伤害,才更要尽早公开,努力帮助孩子认识、接纳、庆祝和享受领养的事实。

道理说易行难,让我们先从他们领养的长女Olivia林颖恩(12岁,国专长老会中学中一生)口中,听她怎么说。或许那样更直接,更有说服力。

这篇专访,要献给所有领养者、被领养,以及有亲友领养孩子的家庭。

这对辅导资历丰富的夫妻档,除了分享领养孩子的苦与乐,也针对不同领养心态和做法,提供实际建议。

姐妹神韵相似记者也认错

为配合一家五口的作息,约好傍晚上门,路上接到济暇传来简讯,说她刚念小一的儿子颖哲(六岁)已“顶不住”入睡,无法拍全家福。

进门后,两个戴白框眼镜的女生,笑容可掬过来问好。

聊几句才发现,我竟错把念小六的老二颖祈(11岁)当成老大颖恩(12岁)。两姐妹戴同款白框眼镜,神韵还挺相似。

我对颖祈感叹说,还记得上回采访,两姐妹才一岁半和六个月大,忽然就变成长发少女了。

采访颖恩时,孔怀和济暇主动进房间回避,半小时后访完,颖恩用英语笑对爸妈说“我给你们面子咧”。

林氏夫妇受访时,总是专心听对方讲完,适时提供互补观点。

与这家人谈天,有坦率的挣扎、自嘲的幽默、开放的接纳和朗朗的笑声,令人如沐春风。

这对夫妻携手营造愉悦的家庭气氛,令人艳羡。

但两人都强调,虽然是辅导员,但他们在教养孩子方面也得从头学起,优势只在于能够认定“我需要帮助,这就去求助”。

颖恩的流利谈吐和细腻思考,展现超过同龄青少年的成熟,令父母既惊讶又欣慰。但济暇坦言,颖恩课业成绩一般,喜欢交朋友过于读书,不是用功的类型。孔怀也说,孩子在不同成长阶段其实充满挑战,幸好她确定父母爱她,也愿陪她走过。

养女的告白:谢谢没送我去孤儿院

我是Olivia,来自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两个半月时被领养。我是个普通的孩子,只是以不同方式进入这家庭。我对被领养的事很公开,公开分享不是问题。

小时候,我认为亲生父母不要我,所以把我给人领养。但我如今相信,他们希望我过更好的生活。

如果有一天找到亲生父母,我希望帮助他们过更好的生活,也希望他们知道我爱他们,谢谢他们将我送人领养,而非送到孤儿院。

如果真的遇到他们,我会告诉他们,虽然我外表看来成熟,但有时也很惹人厌(annoying),还会作弄弟妹和朋友……

我鼓励家长从小告诉孩子领养的真相,不然长大后才发现父母隐瞒了一个大秘密,他们肯定会心碎。

有时被父母责骂,我也会感到自己很多余(unwanted),质问为什么领养我。但静下来后我知道,父母是爱我的。

爸妈答应,等我18岁,会陪我去找亲生父母。

我想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过得怎么样、是否想我、为何把我交给人领养、我有没有兄弟姐妹。

也想知道为什么从小穿我的耳洞,当时我一定哭得很厉害。但以后如果长大要戴耳环再穿耳洞,应该就没那么痛了……

小三那年我梦见生母,我跑向她,记得她有着一头波浪式的长卷发,长得很漂亮。梦醒后就是上课时间了,我没有哭,但如果真的找到父母,我可能会流下开心的泪水。

如果以后工作了,我想供养两个家庭。

记得很小时,母亲让我看一些有关领养的图画,解释我是被领养的。

在今年1月2日的领养纪念日,我第一次告诉小弟我是被领养的。他却答说“被谁领养?”他以为只有动物才会被领养。

可能两个姐姐戴同款眼镜,所以小弟很难明白我们不一样。我的目标是,在今年底之前,让弟弟了解我被领养的事实。

曾有朋友取笑我被领养,“是人家不要的”。我不理他,因为“输家”才会这样说别人。

其实别人往往只是开玩笑,未必真的是那个意思,不必太在意。我的信仰也教会我爱敌人、爱自己,并接受自己的不同。 

我常被骂,因为我比较淘气。

虽然也曾怀疑过,但我知道父母一样爱我和弟妹。

我相信自己是独特的,无法取代的,若没有我,就没有那些欢乐、惹人厌的、喊叫、笑话,这一切的一切。”

养父母心路历程:特殊礼物来到我们家

林孔怀和张济暇的访谈摘录,是家长切身体会,也是资深辅导员实战心得。

济暇(简称“暇”,下同):我希望颖恩长大后能成为“领养者的声音”。孩子要从父母身上建立信任,信任是从坦诚身世开始。所以我一开始就决定要讲,长大后不希望她从别人口中听到。那样会失去信任。应该以平常心照实讲。第一次讲难以启口,可以用领养工具书,用故事书引进领养话题。

孔怀(简称“怀”,下同):从小就讲,能让孩子对领养有好的感觉,不会排斥领养这个词,不认为是羞耻的、忌讳的。

暇:我是剖腹生产的,就从那里开始讲。解释妹妹是从妈妈肚子来的,你是从你妈妈肚子来的。你的生母是tummy mummy, 我这养母是forever mummy,因为家庭是永远的,不管发生什么事,关系都不变。

怀:知道领养身世后的挣扎,今天可以处理,不代表明天也能处理。人的问题往往是带着一辈子走的,只要每天有能力去应付,就能一天过一天。为着颖恩有这样的回应,我很高兴,但毕竟人生路还很长。好处是,她随时可以来跟我们谈,这个空间永远开放。

暇:接下来可能还有挣扎,青少年阶段,什么事随时都会发生。但我们永远都是她可以谈的对象。

领养值得庆祝

怀:每年1月2日我们都庆祝“领养纪念日”,因为领养是值得庆祝的。我们会买个简单的蛋糕,一家人庆祝。如果有一天她有勇气邀请朋友庆祝,我也不排除,因为是她的纪念日。

孩子喊闹别急回应

怀:不同阶段会有不同挑战,最明显的挑战是颖恩念小三时,有时顽皮被骂,就会哭闹说亲生爸妈不会打她、骂她。

暇:她当时会喊啊,闹啊。但闹完就会冷静下来。有些语言是在挑战父母,但我们从不觉得是针对我们,而只是孩子在气头上,没有字眼可以表达自己。

怀:通常家长很在意孩子讲的话,会想办法去解释“我还不够爱你吗”,其实不用急着去回应,孩子心里知道她不是次等的。

因保护而公开

暇:不讲真相,反而是一种伤害。说真相的出发点是保护,要让她懂得如何保护自己。有了资讯就能选择如何回应,这也是一种装备。

怀:很多人说,应该等孩子大了才讲。你怎么断定什么时候是“大了”?将心比心,如果父母亲突然在我50岁时,说我是领养的,我也承受不到。原来你们50年来都没有跟我讲真相!当心理无法承受时,就会做出反社会行为,如交损友、做不对的事。

暇:最大的代价,是破坏关系,造成伤痕。

怀:坦诚的代价是要面对他人的看法、对关系的冲击。但如果像颖恩小时候就坦诚,对关系就没冲击,反而是健康的。如果14岁才来讲,这时的坦诚就有代价。

暇:如果孩子10几岁了,你决定要坦诚,却不懂得怎样讲,就应找第三者,如领养辅导员。

怀:孩子需要一个人对谈,无法面对骗他那么久的父母,需要第三者来收拾心情。

(领养热线:飞跃社区服务64162162;触爱社区服务67098400)

为孩子而领养  

暇:领养孩子的出发点和终点,永远是为了孩子。亲生和领养最大的不同,是亲生孩子没选择,但领养是自己的选择。通过机构的评估和详细家庭调查才领养最理想,很多人做了调查后,都说很有帮助。

怀:(针对许多人付钱给中介,要最快选到孩子)领养这条路很长,毕竟也是一个特殊经历,也有可能出现的危机,值得你考虑参加讲座、接受教育,上网寻求有用资讯。无论起初用什么方法拿到孩子,如今最重要是避免别人犯过的错误重演。

(官方领养网站app.msf.gov.sg/Adoption)

孩子是礼物和祝福

暇:颖恩这孩子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很多人说她来到我们家很有福气,但我们其实更因她而受祝福。如果没领养她,这份礼物可能落到别人的家庭。如今因为我们的选择,我们可以享受家长的成长和其中的欢乐。

怀:颖恩也是一般的青少年,有时说话会让你生气,动作让你受不了,会欺负弟妹,也会跟弟妹玩、互相依赖。但静下心来想,她和所有孩子一样,都是一份礼物,有潜能,有盼望,是上天带来我们家的特殊礼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