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进行中

星雅集团回归新加坡
重新打造摩天观景轮

07/12/2015 by 李慧玲
 星雅的执行主席吴学光,从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闯荡,立足一方。在中国打拼30多年后,吴学光首次回归新加坡大手笔在旅游业领域投资。(王彦燕)

新加坡人熟悉的观景轮因为之前的业主无法偿还银行贷款,2013年由清盘公司接管,并且重新公开招标。

竞标公司聚集新加坡汇报方案的第一天晚上,经营伦敦眼(London Eye)摩天轮、在全球22个国家拥有近百个观光景点的莫林娱乐集团(Merlin Entertainments Group),据说集团包了一条船沿着滨海一带围绕观景轮行驶,信心十足地开香槟庆祝。

2013年7月,莫林娱乐集团营销策略总监布利兹福特来到新加坡。他会见媒体时先插旗,表示将参与竞标新加坡的摩天轮,并且如果成功收购,将把杜莎蜡像馆带入新加坡。

结果,成功标得新加坡地标观景轮的不是这家英国公司,也不是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者,而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企业。联手投标并且成功标得观景轮的是本地上市的星雅集团成立的Bay Attractions和兀兰运输服务(Woodlands Transport)成立的WTS Leisure所组成的公司。星雅透过Bay Attractions占的90%股份,WTS Leisure则拥有剩余10%股份。

与本地人说起星雅集团,大家未必熟悉,因为星雅集团之前经营的项目都不在本地。但是它在上海浦东金融区的上海海洋水族馆,却是上海地标性的旅游景点之一,一年接待200万次的游客。而星雅的执行主席吴学光,从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闯荡,立足一方,至今已经超过30年。本报总编辑日前同吴学光进行专访,谈他到中国创业的历程,以及回到新加坡经营观景轮的想法。

一切或许要从吴学光30岁那年说起,但是这跟孔子说的“三十而立”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而是新加坡政府本来严格拒绝30岁以下的新加坡人到中国访问,这个规定在建国总理李光耀1976年首次访华后重新检讨。

吴学光的老祖母当时回到福州养老,吴学光30岁生日一到,即刻到福州老家看望她。

当时去一趟福州不容易,吴学光先到香港,到中国旅行社办签证,然后坐火车到广州,然后再换火车才能到福州。从广州到福州要36小时。

但那却是改变他一生的旅程。“一到福州我吓了一跳,当时的福州轰轰烈烈,是深圳之后,中国第二个开放的城市。就等于说,能够跟国外进行自由贸易的只有深圳和福州,意味着全国都会到福州来买货,然后运回家乡去。想一下,全中国的汽车都到福州来,那是怎样的概念?我一下被这样的贸易规模震撼,所以就开始积极寻找在中国做生意的机会。”

今年64岁,吴学光回忆起30多年前的经验,一切历历在目。用他自己的话,他这一去,“就一头砸在那儿”。

他在福州待上了四年,认识许多从全国各地来帮买货的人。“他们都打电话说,不然到北京来跟我们做生意。就这样我们进入了北京,进入了上海。”

他说:“不到北京,不知道贸易可以做到这样大。‘中’字号的机构,就是代表全中国的行业在这个机构里经营,再怎么穷,一年也会分到几十亿美金吧。当你看到那个规模,你就更下定决心这个地方一定要待下去。从1984年进京,到1990年,我们的业务规模都做得不错。什么都买,从福州开放,从太阳眼镜,到电风扇,到烫斗,什么都买。”

到了1990年代,中国鼓励外商投资,同时批准盈利汇出。吴学光开始从三百六十行中思考: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3因素决定做旅游业

吴学光说:“后来三个因素决定了我要做旅游行业。第一,人生很短,如果能够做和自己兴趣相关的业务,又能够使公司业务增长,做起来还不累,这样的事业应该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业。第二,我对文学、历史、艺术都有兴趣,什么生意跟这些有关系?第三,当地的历史、人文、人口结构,是不是能够让你的项目源源不断地可以挖掘?是不是有一定的人口基数,来支撑你的想法?把这三个问题想完以后的决定是:旅游行业。”

原来什么都尝试,但是一旦找到了自己想做的行业,他就“坚定不移,坚决不改了”。

他说:“所以人家找我做房地产、开矿,我都没有答应。如果人生只为了赚钱,炒股票最好;可是,如果能够在你的事业发展留下一块块的足迹,那就不虚此行了。”

上海招标建水族馆 吴学光成功击败对手

他在中国旅游业第一个投资的项目是西安以东临潼县骊山的索道。骊山华清宫有唐明皇和杨贵妃的历史故事,吴学光当时在北京就直接跟人签定了这个项目,投资560万美元。

“当然,后面工作起来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比想象中多。不过,在哪儿工作没有困难?很多人把它形容成在中国工作是这样难、那样难,实际上,正是因为在这样难、那样难的情况下,你能够去克服所有这些困难,你才具备这样的机会,如果所有机会都跟你划一了,那所有人都进来了,在那样的竞争下,你可能就失去所有的机会。”

1995年,上海决定公开招标建水族馆,当时全世界来应标的有14个国家。吴学光的公司是其中一家。

他生动幽默地叙述那年的事:“我家有个水族箱,每天晚上我都站在那边抽烟想着,欸,把这个扩大一下,面积加大,再乘个30、50的不就得了。”

结果,真招标了。

“六个月的时间给我们准备,这时候我才想,水族馆要怎么建呢?这时我们就找专业队伍,澳洲的。但我不懂啊,他给我报告书,我怎么检查?再花一笔钱,找一堆美国专家,每一张图交给他们去审查,他们不知道彼此。后来图也出来了,模型也出来了。应标的时候,我们是一货车整个模型载进去的。”

结果,他在公平的竞争下,成功击败对手。1997年12月,时任内阁资政李光耀到上海时,为上海海洋水族馆主持奠基仪式。2002年,投资5500万美元的水族馆正式开馆,馆内展示450多种、超过1万尾鱼类及海洋生物。2004年,李光耀再度到上海时,再为水族馆主持开幕。

同年,星雅集团在新加坡股票交易所上市。2008年,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际水族馆大会由上海海洋水族馆主办。2007年,集团又在厦门鼓浪屿收购了厦门海底世界。到今年底,上海海洋水族馆的参观人次达到230万。

中国打拼30多年 首次回归大手笔投资

去年8月28日,新加坡旅游局正式宣布摩天观景轮以1亿4000万元易手的消息时,文告这么引述星雅集团执行主席吴学光的话:“摩天观景轮是新加坡的著名地标,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机遇,既让我们能够扩展在本地区版图,又能为新加坡旅游业做出贡献。作为一家新加坡公司,我们对这个优质的旅游景点纳入我们的投资组合,感到非常骄傲。”

这是在中国打拼30多年后,吴学光首次回归新加坡大手笔在旅游业领域投资。他在文告中这番话,有旅游业者理性从商业着眼的观点,也有新加坡公司的不一样的心情。

问题是,既然在中国发展得很好,为什么要回到新加坡来?

吴学光在商言商解释,这个行业有它的特殊性,项目的地点最为重要,新加坡是个旅游城市,人口集中,而摩天观景轮正在市中心,地点非常好。

他说:“作为国内的挂牌公司,我们始终在寻找一个我们可以在新加坡发展的方向。这几年我们不是没有在寻找,包括观景轮,几年前我们也跟他们的业主谈过,只是因为价钱不和,所以没有谈下去。这次进行公开招标,我们很乐意参加这个竞争。”

希望为观景轮‘加衣’ 改造方案仍在磋商中

而中国因为经济正在转型,各地政府从房地产的开发,逐渐也转去文化旅游的开发,造成一窝蜂的现象,这让吴学光不得不慎重考虑。

他说:“当所有人在谈文化旅游的时候,你是不是要在这个时候参加一份?还不如冷静一下,我们来审时度势,看下一步要怎么走,因为现在中国的民族资本要走这个行业的时候,动辄20亿100亿,我们没有这样的投资方式。所以我们必须观看一段时间,那时正好出现观景轮的机遇,我们马上就做一个决策,这个项目志在必得。”

什么是志在必得?首先是出心目中认为它所应得的最高的价值,而不是降低它的价值地来投标。

第二,在吴学光看来,观景轮作为地标性旅游景点,建筑本身的设计还需要修缮,因为目前在建筑内,下雨大半的路没法走,空间没有充分利用。因此,在投得了观景轮后,虽然集团公布的业绩显示观景轮已经为它带来双位数的增长,吴学光还是准备再做投入,重新打造观景轮。

‘地标性景点不能单靠一个轮来装’

他说,摩天轮很多城市都有,它是宣传重点之一,但不能是唯一。“它里面必须具备其他的各种功能。Iconic attraction (地标性景点)不能单靠一个wheel(轮)来装,游客来的时候不是单一的目标,它是多头的目标来到。”

他指出,这个iconic,“不是任何人的iconic,必须代表新加坡”,因此,他也准备用高科技的手段,展览新加坡历史的地方,讲解新加坡人土风情的地方,讲解新加坡为什么会有成功的过程等等。

“要能够让游客在赏心悦目的情况下,得到这方面的知识。这个知识,不是强迫性的,而是你乐意接受的。旅游不是强迫给人的,而是你喜欢去接受它,它才会成为旅游。你如果强迫去推销一个东西,那不是旅游,那是买卖。”

重新打造,用吴学光的话,不是拆除原有建筑,而是“给它穿一件衣服”。为此,他找了来自日本的201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奖建筑师坂茂(Shirgaru Ban)答应来做这个项目。坂茂受日本木匠的简约风格影响,建筑设计以具空间感及节约闻名,并且在多个地震后为灾民设计临时房屋,被称为“人道主义巨匠”。

不过,改造方案仍在与当局磋商当中,吴学光希望为观景轮建筑“加衣”的工程,能够得到政府支持。

访问结束时,他有感而发地说:“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你应该早上七八点时来一次,晚上来一次,很漂亮的。这是世界第一流的旅游行业中的项目,不管是为公为己都要做,iconic就是iconic,iconic不是浪得虚名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