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差点辍学当割胶工<br />老师改变李美花一生

李美花小五差点辍学当割胶童工,女英文老师上门劝家长别让她埋没在树胶园,让她得以半工半读,中学时老师还让李美花住她家,好专心读书。义顺集选区议员议员李美花(55岁)出身清寒,但许多人不知道,改变她一生的,原来是小学英文老师特丽莎。

1960年,李美花出生在马六甲的小乡村,父母是割胶工人,家有七兄弟姐妹,她是老大,功课也最好。

但思想传统加上家中贫困,父母在她四弟出生后,决定让成绩名列前茅的李美花从小五辍学,当童工帮补家用。

她苦笑说:“以前的人都认为女孩子长大后是泼出去的水,不用读那么多书吧。”

割胶晒砖卖文具

爱读书的李美花当时满腹委屈,她辍学几天到树胶园帮父母剥橡胶杯,几天后忍不住哭着跑回学校。

英文老师特丽莎了解真相后,立刻开车登门见家长,说若不让李美花上学是浪费人才。李美花也鼓起勇气,承诺会半工半读,负责学费也帮补家用。 

就这样,她辍学几天后重回课堂,但此后生活更艰辛。

除了要应付学校课业,她也帮忙照顾年幼弟妹,清早上学前帮父母割胶,下课后到砖厂晒砖,顺道带冰条卖给砖厂工人,上学时也带文具去卖给同学。

她说:“能想到什么办法,多赚一点就是一点。”

她没上学时,会骑脚车到市镇买菜,来回约一小时车程,过后跟妹妹一起煮饭菜给全家吃。

她就这样半工半读念完小学,当她升上马六甲圣母女中时,因家里太吵,女老师为让她专心读书,特地腾出家里的房间让她搬去读书。

李美花也开始教补习,村里功课差的几乎都来找她补习,她从中赚取生活费,总算自给自足,直到高中毕业来新前,一直身兼多职。

特丽莎多年前因肾衰竭过世,李美花饮水思源,至今每次回家乡,都会去探望她的家人。

来新求学只带20元

只身带20元来新求学,大学第一年先考试再打工付考试费。 

高中毕业后,李美花考入马来亚大学也获得奖学金,但没分配到最爱的工程系,转到南洋理工大学读工程系,但一切得自费。

由于成绩不错,父亲放心让她来新读书,也希望她在狮城有好发展。

迎新会首日,她带20令吉,只身从马六甲坐巴士来本地。 

迎新会结束后,她猛然发觉没地方住,到办公室求助,遇到宿舍学生领袖,才安顿下来。

除了要应付学费、生活费,她还得以最快速度恶补英文。她说:“来到大学,才发现这里英文程度很高,我都听不懂。”

她厚着脸皮到处找人练英语,慢慢才跟上,但也牺牲了打工赚钱的时间,以致一度差点因没交考试费而无法应考。 

“考试前突然接到学校通知说我没交钱,只好又去办公室求情,让我考完后再补交考试费。”

念大学时是‘超级补习老师’

念大学时是“超级补习老师”,靠补习赚生活费,常鼓励清贫学子发奋图强摆脱穷困。

既然没奖学金,也没家里资助,李美花必须靠补习赚学费和生活费,有时还有余钱寄回家补贴家用。 

她说,当时“课余时间就是补习,周末补习课也从早排到晚”。

踏入社会工作后,无论在本地或回马六甲母校与学弟妹分享经历时,她都鼓励大家不轻言弃。

为协助贫寒子弟,李美花在马六甲的文庙侨民小学,以父亲名义成立奖学金,同时与私人基金Trailblazer Foundation牵线,提供奖助学金给优秀学生。

她透露,毕业后一次与宿舍朋友打羽毛球,认识了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工程师丈夫。

“他和我们打羽毛球,结果输给我,就说要挑战我打乒乓。”就这样,两人在球场上擦出爱的火花。两夫妻育有一对子女,24岁女儿当华文老师,21岁儿子还在服兵役。

每周送米助贫户

儿时挨饿受穷,当议员后坚持每周送米,10年来帮助了不少贫苦家庭。

李美花坦言,她不想再回到过去的苦日子。 

因深深体会饿肚子滋味,她2006年当上国会议员后,下定决心不愿看到区内有弱势家庭因贫困而挨饿,便找人赞助,发起送白米活动,每周一次,每月送出至少500包米,曾有一次就送出185包2.5公斤白米。

Tags (Categories): 
Package (Feature): 
Publication: 
联合晚报
Email: 
haili@sph.com.sg
Language: 
Chinese
PayMode: 
Paid
Position: 
0
Keywords (online): 
Non Multimedia: 
0
Google Short URL: 
Embedded Video: